江泽民第一次严打背后 北京天字第一号枪击案

+

A

-
2018-01-25 06:13:53

“严打”在当今中国已经成为一个众所周知的缩略语,却极少有人知道其全称——“依法从重从快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

至于“严打”的决策过程,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刑法研究室主任刘仁文所说,决策非常神秘化,其他的经济政策或者社会发展纲要制定的时候,都会征求社会各方面的意见,而“严打”决策没有科学性。1996年的中国第二次也是江泽民时期的第一次“严打”决策也有一定的偶然性。

1986年“严打”期间北京市西城区民警查抄群居宿舍(图源:VCG)

在刘仁文看来,1996年的“严打”和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李沛瑶被害有很大关系。

曾任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重案支队支队长的柳毅经历了整个严打时期,在他的记忆中从1983年到上世纪90年代初,北京警方一直在严打,经历了近百个区域性严打高潮。可是,治安局面却未见好转。1996年春,北京爆发了数起恶性案件,尤其是鹿宪洲案与白宝山案两起大案,震动中央震惊全国,拉响了第二次全国严打的导火索。

李佩瑶,广西苍梧人,其父李济深北伐时期曾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军长、总司令部参谋长、黄埔军校副校长,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曾任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长。1947年在香港公开反蒋,1948年在香港成立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1949年受邀参加中共新政协,当选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后又曾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1959年在北京去世。李佩瑶为李济深第四子,1992年出任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次年当选第八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跻身副国级、国家领导人行列。

按照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安保惯例,李佩瑶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属于所谓的“四副两高”,即国家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其安全保卫工作由属武警现役部队序列的公安部八局负责。刺死李佩瑶的正是负责保卫他的武警张金龙。

1996年2月2日凌晨4时许,张金龙利用轮值之机,进入李沛瑶的寓所行窃,被李沛瑶发现制止后,持菜刀行凶欲杀人灭口。63岁的李沛瑶奋力抵抗,身体多处被砍伤,终因急性大出血死亡。张金龙作案后席卷七百多元现金以及照相机、皮衣、手表、首饰等物品逃跑时,被院内其他武警发觉,协同警察将其扭送公安部门。这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例国家领导人在治安案件中遇害的事件,引起了中共决策层的强烈关注。

李佩瑶被刺死六天后,1996年2月8日,一名蒙面歹徒在光天化日之下,手持56式自动步枪将停在朝阳区安慧里附近工商银行泔水桥分理处门前的一辆运钞车洗劫,射杀两名银行工作人员、杀伤一人后,劫走百余万元巨款。

6月3日,海淀区知春里一取款车再次被抢劫,歹徒驾车持枪抢走两个装有巨款和大额存单的铝合金提箱后逃走。8月27日,北京城市合作银行滨河路支行一辆运钞车行至宣武区枣林前街时遭遇抢劫,押运的银行工作人员两死两伤。

2月8日发生的银行劫案是中共建政以来首都北京首次发生持枪抢劫银行运钞车案,此后短短几个月里又两次发生持枪银行劫案,作案者都是鹿宪洲。鹿宪洲1981年至1984年曾在云南某部队服役,1984年复原后到北京开出租车,1991年因伙同他人在北京、天津等地盗窃汽车被捕,1992年判处死缓,1994年越狱潜逃。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