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一波撰文悼念亲家战友谷景生:教育薄熙来谷开来

+

A

-
2018-01-23 21:44:51

薄熙来的父亲为中共元老薄一波,薄妻谷开来之父谷景生是中共开国少将。2004年12月22日,薄一波在《人民日报》撰文《悼念战友谷景生同志》,缅怀战友和亲家谷景生。第二天,2004年12月23日,《人民日报》才发表《谷景生同志逝世》的讣告。可见,当时薄一波的威望有多大。在这篇文章的最后,薄一波写道:“作为谷景生同志的老战友或老领导,我在这里讲了一些他的功绩和高尚品格,目的是为了缅怀逝者和教育我们的后代。”全文如下。

惊闻谷景生同志不幸病逝,十分悲痛。我们的党和人民军队失去了一位栋梁之材,我失去了一位相交几十年的老战友。

谷景生同志1929年即投身中国革命,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了七十多年,曾经做过一些对中国革命和建设产生重大影响的大事,是一个对党和人民有功的人。然而,他又历经磨难,对自己的功绩从不言及,以至今天的许多人对他并不熟悉。如今谷景生同志去世了,我们的党和人民军队,尤其是广大青年,应该记住他的功绩,记住他的名字。

中共开国少将谷景生(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谷景生同志是在中国革命史上产生巨大影响的一二九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1935年华北事变以后,日本侵略者已经侵占华北大片土地,民族矛盾迅速上升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在这种情况下,党的正确方针应该是“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用一切方法去组织民众,结成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但是,当时北平的地下党组织北平市工作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却仍然固守打倒国民党的方针,反对组织广大青年学生向国民党政府争取抗日的民主和自由,并且打击坚持正确意见的市委宣传部长彭涛、左翼文化总同盟和左联党团书记谷景生、中华民族武装自卫会负责人周小舟。“官司”打到河北省委后,省委肯定了后者的正确意见,并决定立即改组北平市委,成立中共北平临时委员会,由谷景生任临时市委书记,彭涛任组织部长,周小舟任宣传部长。

为加强领导,河北省委随后又派来了特派员李常青。是以谷景生同志为书记的新市委,根据时局的发展,精心组织和领导了12月9日抗日救亡大请愿和12月16日更大规模的群众游行。谷景生同志参加革命后就从事白区工作,1933年参加察哈尔抗日同盟军,任团政委,并在战斗中负过伤,具有相当丰富的地下斗争经验和军事斗争经验。一二九运动前,他在北平从事左翼文化的领导工作,创办泡沫社和《泡沫》月刊,在进步学生中影响很大。这一切,使得他在一二九运动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领导作用。毛泽东曾对一二九运动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把它和伟大的五四运动相提并论。然而,由于当时地下斗争的特点,作为临时市委书记的谷景生处于一种很隐蔽的状况,以至后来在人们的回忆和党史著作中他的作用被湮没了。对此,谷景生同志长时间三缄其口,坦然处之,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崇高的思想境界。

我和谷景生同志相识于抗日战争初期。1936年10月,我奉刘少奇同志之命,率领一批优秀的共产党员到山西组成以我为书记的中共山西公开工作委员会,负责和阎锡山建立上层统一战线。当时,党中央、毛泽东同志对山西的抗战十分重视,把山西作为坚持华北乃至全国抗战的战略支点。尤其是在平津沦陷的情况下,如果不和阎锡山这个地方实力派搞好统战关系,八路军三个师就很难在山西立足,很难以山西为基地实施战略展开。而如何和阎锡山这样一个抗日又降日、联共又反共、联蒋又惧蒋的人物打交道,需要很高的思想和政策水平。我们肩上的担子重啊!谷景生同志是第二批由北方局派来的,担任中共山西公开工委委员。对于我们实行的“戴阎锡山的‘帽子’,说‘山西话’,做党的统一战线工作”的三句话方针,一些同志不时带着“左”的情绪发出责难。

谷景生同志由于有一二九运动的经验,坚决地维护上述方针。他的主张很明确:现在抗日是大局,必须抛弃过去的不合时宜的一套,包括作出一些必要的让步和妥协,表现了一种复杂局势下思想上的清醒和政治上的成熟。很快,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成立。这是一支名义上接受阎锡山领导,实际上是由我党掌握领导权的抗日武装。谷景生同志是决死第一纵队的民运部长,负责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改造旧政权、建立新政权等项工作。这是我们能不能建立巩固的抗日根据地的重要一环。民运工作队员大多是大学生和初高中青年学生,文化程度和政治热情高,从事学生运动出身的谷景生,工作起来得心应手,工作开展得十分活跃。

谷景生同志很有眼光,他把工作重点放在建立抗日政权上,广泛动员群众,赶走那些过去一贯欺压百姓的旧官吏,团结开明士绅,选举抗日的村长、乡长,直至区长、县长,从而在晋东南把阎锡山的旧政权彻底改造成我党领导的抗日政权。新政权下的广大民众,踊跃参军参战,两年多时间里,就有青壮年农民7,000多人参军,为决死一纵队原有人数的一倍多,从而把决死队以青年学生成份为主改造为以工农成份为主的队伍,极大地壮大了部队的力量。

到解放战争时期,谷景生同志已经先后担任第二野战军第九纵队政治部主任、第十五军政治委员等职务。1947年8月,他和秦基伟等同志一起,率部队挺进豫西,执行党中央、毛泽东确定的三军配合、两翼牵制、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战略任务。其后,这支部队又打过长江,解放西南,直至渡过鸭绿江,抗美援朝。在这一战斗历程中,谷景生同志开展了十分出色的政治工作,其中有两个很重要的特点值得一说。

一是他在率部进军的过程中,十分注重发挥我军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的作用,重视地方政权建设,巩固新解放区。部队每解放一个地区,他就派出一些干部战士去建立地方政权和武装,甚至是整排整排地抽调。解放洛阳,他担任洛阳市委书记兼城防部队政委;解放郑州,他又担任郑州市委书记兼警备区政委。这项工作,他抓得很认真、很细。这是一个很有战略眼光的举措。须知,没有巩固的根据地,野战军就缺乏源源不断的兵员和粮草,解放了的人民就会受到残存的反革命势力的疯狂报复。但是,由于不断地从部队调人调枪,一些同志包括一些很负责的同志并不理解,说我们的政治部主任变成地方政治部主任了,意见甚至反映到二野刘邓首长那里。邓小平同志后来在西南局会议上明确指出:谷景生同志在豫西根据地的工作,事实证明,他的工作方向和所执行的路线是正确的。

综编: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