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问题根源 喇嘛教政治化谁之过?

+

A

-
2018-01-12 08:31:50

中国的西藏问题,不仅是一个政治问题也是一个宗教问题,而其背后的根源在于喇嘛教的政治化。那么,谁又是喇嘛教政治化的幕后推手?

拉萨大昭寺中的尺尊公主、松赞干布、文成公主(从左至右)塑像(图源:VCG)

松赞干布手中的政治工具

目前学界大多认为佛教传入西藏始于吐蕃第33代赞普松赞干布时期(约629年至650年在位)。

通过迎娶泥婆罗(今尼泊尔)尺尊公主、唐朝文成公主,松赞干布将佛教引入了吐蕃。泥婆罗王将释迦佛、不动明王等三尊佛像赠送给了吐蕃,唐太宗以释迦牟尼像、珍宝、经书、经典360卷等作为嫁妆。

松赞干布之所以引入佛教,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吐蕃国内的政治斗争。松赞干布之父囊日论赞死于叛臣毒杀,囊日论赞死后象雄等部纷纷起兵叛乱。629年松赞干布13岁继位,直到642年才重新统一象雄。象雄是当时吐蕃占据统治地位的宗教——苯教的发源地,松赞干布引入佛教就有以新的宗教打压包括象雄在内的吐蕃国内信奉苯教的旧贵族的意图在里面。

到第37代赞普赤松德赞时期(742年至797年),其对佛教尤其是从印度传来的佛教的支持力度空前。在其支持下,随文成公主入藏的汉传佛教禅宗在“顿悟”与“渐悟”之争中落败,代表禅宗的摩诃衍被驱逐出吐蕃,赤松德赞下令禁止再修“顿悟”,汉传佛教被排挤出西藏。

赤松德赞进而又宣布禁止苯教,勒令苯教徒改宗佛教,拆毁各地苯教神坛。赤松德赞之后的几任赞普都延续了崇佛抑苯的政策。但苯教作为曾经占据统治地位的宗教,在吐蕃并不缺乏支持者,赞普的打击只不过使苯教转入地下。当然,赤松德赞等人的崇佛抑苯,目的与松赞干布一脉相承,最终导致了苯教的致命反击。

838年,信奉苯教的贵族发动政变,吐蕃赞普赤祖德赞被杀,其兄朗达玛被拥立为赞普。朗达玛继任赞普后,在信奉苯教的贵族的操纵下,对佛教反攻倒算,下令禁止佛教在吐蕃传播,大肆捣毁佛寺、焚毁佛经,僧人要么还俗要么被杀,史称“朗达玛灭佛”。卷入政治斗争作为政治斗争工具的佛教遭到灭顶之灾,直到一百多年后才重新传入西藏。

很快,朗达玛又被信奉佛教的将领刺杀,吐蕃陷入内乱,吐蕃帝国灭亡。从此西藏再也未能凭借自身的力量统一。

忽必烈选中了喇嘛教

10世纪末期,佛教从受灭佛影响较小的康藏地区(今西藏昌都、四川阿坝等地)重新传入西藏,并在随后的几个世纪里逐渐形成了藏传佛教四大派。

宁玛派,又称旧派,以朗达玛灭佛以前翻译的佛经立派,因这一教派僧侣多头戴红色僧帽又称“红教”。萨迦派,因主寺萨迦寺围墙上涂有象征密宗三大怙主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和金刚手菩萨之智慧、慈悲和力量的红、白、黑三色条纹,故常被称为“花教”,并且萨迦派僧侣不禁婚嫁。噶举派,因这一派僧人的僧裙中加有白色条纹,又俗称“白教”。

四大派中最晚产生的是格鲁派,由宗喀巴大师以噶当派教义为基础创立,原噶当派僧人、寺院都改宗格鲁派。因这一派僧人头戴黄色僧帽,又被成为“黄教”。今天人们语境中的喇嘛教只要不是特别指明,大多指的就是格鲁派,清朝以来喇嘛教地位最高的四位宗教领袖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章嘉呼图克图、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都出自这一派。

前面提到自吐蕃帝国灭亡后西藏人再也没能凭借自身的力量的统一西藏,唯一的出路是凭借外力,首先走出这一步的是萨迦派。

1229年,窝阔台继任蒙古大汗,将青海、甘肃及原属西夏的地区分封给第二个儿子阔端,称为“凉州王”。1240年,阔端派麾下大将多达那波率军进入西藏,一盘散沙的西藏各派势力难以抵挡,萨迦等教派首领向多达那波表示归顺蒙古。于是阔端邀请止贡噶举派首领到蒙古传教,但止贡噶举派首领并未亲自前去,多达那波转而邀请了西藏各教派中势力最大的萨迦派领袖班智达。

1247年,班智达在凉州与阔端会面,成功赢得了阔端的崇信。阔端在其治下将喇嘛教奉为诸宗教之首,赋予崇高地位和权利,并为班智达兴建宏伟的幻化寺,允许他向蒙古各地传授佛法。同年,在班智达的劝降下,西藏各部归顺蒙古。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