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文化主宰中国2000年? 胡适不幸躺枪

+

A

-
2018-01-10 05:14:02

中国国学大师胡适在一篇题为《印度吾师》的文章中曾说过,“中国花了一千年才逐渐走出印度对中国的文化征服,并取得某些程度的文化独立和思想上的文艺复兴。”不知从何时起,胡适的这句话传到了印度,开始了它的“奇幻之旅”。

古印度佛教中心那烂陀寺遗址。众多印度典籍随着那烂陀寺的焚毁而毁灭,使得印度研究古代历史不得不借助唐玄奘、法显等中国古代游历印度僧人的回忆录、游记(图源:新华社)

胡适先生的“中国花了一千年才逐渐走出印度对中国的文化征服”传到印度后,几经辗转就变成了“印度不费一兵一卒就在文化上征服并统治了中国2,000年”。这一极富印度特色的提法很快就在印度传播开来,不仅被印度官员引用,还走向世界。

美国问答网站“quora”上,2016年时曾有人提问“印度入侵中国的最佳方式是什么”,排名第一的答案中就提到了胡适的话,“对印度来说,最好的方式是在文化和精神上侵略中国。事实上,在文化上,印度在其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主宰着中国。”“印度不费一兵一卒就在文化上征服并统治了中国2,000年——胡适。”答主自称来自印度“India's my motherland”。

所谓印度文化统治中国2,000年,实际说的就是佛教对中国的影响。不过,了解中国佛教史的都知道,佛教自汉朝就传入中国,但真正的大发展时期在于佛教吸收中国文化诞生了禅宗以后。禅宗的“顿悟”很符合中国人“临时抱佛脚”的实用主义态度,这一点与印度佛教的精进苦修有天壤之别。

当然中国也有强调苦修的“律宗”,弘一大师李叔同即是南山律宗传人,晚年严守戒律,“过午不食”,多次断食苦修,堪称一代佛学大师。但律宗苦修非一般人所能坚持,自然也就逐渐式微了,中国化的禅宗大行其道。可能也正是禅宗的大行其道,今天的中国佛教才如此的世俗化乃至市场化,名山宝刹变成了一桩生意。

而当佛教这个源自印度的宗教因中国化而在中国兴盛时,在它的诞生地印度,佛教却在外来的伊斯兰教、本土的印度教的排挤下于13世纪消失,直到19世纪末才又出现佛教复兴运动,据统计1980年时印度佛教徒不过555万余人。正是由于佛教在印度的覆灭以及由此导致的印度古代典籍的毁灭,印度人要研究古代历史不得不借助唐玄奘、法显等中国古代游历印度僧侣的回忆录、游记。

也就是说,中国的佛教不仅与印度东传的佛教差别很大,极富中国特色,而且印度人已经抛弃佛教几百年,现在印度人却又以佛教来找寻对于中国的心理优势,真是咄咄怪事。更何况,在印度共和国1947年独立前,印度只不过是一个文明意义上的概念,很难简单等同于印度共和国。从宗教意义上来说,佛教主张的众生平等,实际就是对于印度文化中至今尚存的种姓制度的一种否定。

如果印度硬要以佛教源自印度,将胡适的话引申为印度文化统治中国2,000年,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胡适也说过,“我把整个佛教东传的时代,看成中国的‘印度化时代’(Indianization period),我认为这实在是中国文化发展上的大不幸也!所以我坚持‘中国的印度化时期’是中国国民生活上一个大大的不幸!”

在“印度入侵中国的最佳方式是什么”的问题下,除了印度人也有中国人的回答,一位中国网友就送给了印度人一副对联,上联是“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下联是“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横批为“Let it go”。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