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何以成功进行世俗化改革

+

A

-
2018-01-09 19:58:40

奥斯曼帝国和清帝国这两个古老的帝国在19世纪进入晚年,传统的惯性力量的强大造成两国变法改良图强运动都失败了,逐渐沦为西方工业国家的瓜分对象,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分别被称为欧洲病夫和东亚病夫。

在对女性的态度上,可以一窥伊斯兰世俗化进程。图为2016年,土耳其女性在抗议法律(图源:VCG)

自奥斯曼帝国衰落以来,奥斯曼人不得不和中国人一样,思考帝国为何落伍于世界?他们得到两个答案:一是我们失败在于我们没有完全贯彻《古兰经》上所说的一切,真主才没有给我们应有的现世奖励。只有全实现伊斯兰政教一体,把《古兰经》上所说的一切付诸于现世生活中,真主才会给我们真正奖赏。二是我们的宗教阻碍了我们前进,我们要向西方学习。

这和晚清知识分子的反思很像,两者不同的是,中国人对儒家并没有宗教式的信仰,只有落后于世界的失落感。但对于奥斯曼帝国来说,这些穆斯林必须向他们从前所鄙视的“低贱的异教徒”(inferior infidel)学习,包括技术的、体制的、文化的甚至心理上的。

清朝出于对“祖宗之法”的自信、奥斯曼出于宗教的束缚,两者都尝试了君主立宪制但收效甚微,只能继续被西方列强欺凌。

一战后,中国虽然忝列战胜国之中,因国力衰弱未能摆脱半殖民地的命运。而站在同盟国一方的奥斯曼命运更是凄凉,在与协约国签订《穆德洛斯停战协定》后,协约国便开始侵占奥斯曼帝国领土。希腊自西面登陆伊兹密特并向内陆挺进,而法国和亚美尼亚亦分别自南、东两面进入小亚细亚。而在协约国阵营中占主导地位的英国、法国及意大利于战时、战后进行了多次磋商,逐步确定了它们从奥斯曼帝国获取的利益。

从1919年开始,奥斯曼开始独立运动。但在独立运动的大部分时期,是打着保卫苏丹—哈里发的旗号,并没有提出建立共和国的问题,也很少提及现代意义上的“土耳其民族”问题来。

土耳其民族运动领导人穆斯塔法·凯末尔(Mustafa Kemal Atatürk)取得了反抗侵略的军事胜利后,他决心开始现代化改革。尽管帝国早就开始向西方学习、进行现代化的尝试,且青年土耳其党已经发动过一次反对帝国腐朽统治的革命并获得了成功,但他发现,如果要建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欧洲式共和国,必须废除苏丹制和哈里发制。

幸运的是,独立战争的胜利带来了空前膨胀的民族自豪感,随着“突厥”理念的不断发酵,民族国家的建构变得轻而易举,民族主义情绪一时间大大压制住了宗教情感。凯末尔顺势通过建构土耳其民族观念用民族主义取代了宗教情感在土耳其的影响力。同时,他关闭了所有苏非教团并宣布其为非法,把宗教活动置于国家的监控之下,当有宗教人物发动反叛时,他则血腥镇压。

虽然土耳其的世俗化改革很顺利,然而凯末尔对宗教的零容忍反而激起了民间的反抗情绪,有人认为,这成为后来土耳其政局始终动荡不安,一直无法出现一个真正服众的党派的原因。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