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惨痛教训:中美同盟时期的军事外交

+

A

-
2018-01-08 05:36:29

1980年1月5日晚九时许,一架大型客机缓缓降落在寒冬笼罩下的北京。候机厅里,早已等候多时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常委兼秘书长耿飚,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武修权,急匆匆走出大厅,来到红地毯前迎候贵宾的到来。机舱内,核物理学家出身的美国国防部长哈罗德·布朗,一遍遍整理仪容、确认礼节,静待舱门的打开,平静的面容里充满着期待与兴奋。在舱门打开的那一刻,同僚们不禁鼓起了掌,恭贺布朗开创历史的一刻。这是美国国防部长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也是中美两军第一次握手。

布朗(Harold Brown)的中国之旅,受到高规格接待,中共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中央军委主席华国锋,副总理、军委副主席兼解放军总参谋长邓小平,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军委副主席徐向前元帅先后接见了布朗,也与耿飚进行了长达4个小时的会谈。同年,耿飚访美,中美两军高层首次实现互访。

在苏联入侵阿富汗,“热战”重新爆发的共同威胁下,中美两国、两军迅速靠拢。美国商务部先后将对中国的出口限制,从“Y”类“华约国家标准”放宽到“P”类“新兴国家标准”,再放宽到“V”类“欧洲盟国标准”。1984年6月,美国总统里根(Ronald Wilson Reagan)签署美国对中国“对外军事销售待遇”文件,中国正式成为美国“对外武器销售国”(FMS)。同年,根据中国国防部长张爱萍与美国国防部温伯格(Caspar Willard Weinberger)签署的军事技术合作备忘录,双方确定了用于对付中苏边境苏联大规模坦克威胁的反坦克导弹的生产、大口径火炮弹药的制造和为中国歼-8战斗机开发电子控制系统等三个合作项目。

“和平珍珠”计划中美国帮助中国改进的歼-8飞机原型——歼-8Ⅱ歼击机(图源:鼎盛军事论坛)

“和平珍珠”计划

20世纪80年代中期苏联远东地区部署有53个装甲师,装备有坦克14,900辆、装甲车辆17,300辆、火炮13,400门、战术导弹375枚、战术飞机1,730架。此时的中国,虽拥有300多万的陆军、45万空军、35万海军,但48.8%的战机、53.9%的飞机发动机、42%的雷达、50%的红旗-2防空导弹,因设备故障作战效能堪忧。按照当时美方的估计,中国至少需要再装备8,000辆坦克、10,000辆装甲车、20,000辆重型卡车、6,000具地空导弹发射器、240架战斗轰炸机才具备与其人员数量相匹配的机械化作战能力,也才有可能顶住苏联的突袭。

相对于陆军机械化兵团的大兵压境,更现实的威胁来自苏联空军的图-22“眼罩”及图-22M“逆火”超音速战略轰炸机的外科手术式打击。两机能够搭载战术核武器超音速突防,图-22最大突防速度为1.5马赫,图-22M则超过2马赫,即可以以1.5倍、2倍音速突击目标。其时,中国的主力战机歼-6、歼-7是以苏联50年代研制的米格-19、米格-21为蓝本仿制,无论是速度还是升限都存在缺陷,面对70年代战机——图-22、图-22M很是尴尬,既追不上也够不着。刚刚服役,潜心研制16年的歼-8战机,有了速度也有了升限,但却限于航空电子系统、空空导弹技术的落后,仍然无法有效应对图-22的威胁,中国北部有空无防大门洞开。

1986年10月,根据此前两国达成的军事技术合作备忘录,中美双方就升级改造55架歼-8战机签订协议。中方经过权衡,最终选择设计制造F-14“熊猫”战斗机的格鲁门公司为总承包商,计划将歼-8Ⅱ战机的机载雷达、导航系统、座舱显示系统、中央处理器、数据计算机、数据总线乃至发动机进行现代化升级,预计6年完成,美方称为“和平珍珠”计划。整个改造项目总投资5.5亿美元,按当时汇率约合18.99亿人民币,占当年中国军费的9.5%。

1987年,两架歼-8Ⅱ战机和一架1:1模型运至纽约长岛比斯派格工厂进行改装,约20名中方技术人员随同前往接受培训、学习。1988年,航电系统改装及测试完成,并成功首飞。此后,美方还与中方讨论引进AIM-7M“麻雀”中距空空导弹、F/A-18“大黄蜂”战斗机装备的F404涡轮风扇发动机进一步升级歼-8Ⅱ战机。

经“和平珍珠”计划升级改造后的歼-8Ⅱ战机作战性能大幅飙升,据美国空军评估,其实力足与当时美军大量装备的第三代战斗机的标杆F-16A/B“战隼”同台竞技,在中国一众第二代战斗机中可谓鹤立鸡群。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