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击美国?江泽民“争气机”2002年黯然下马幕后

+

A

-
2018-01-08 05:26:48

1990年10月31日,时任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在航空航天工业部部长林宗棠陪同下到沈阳飞机公司视察并听取了研制歼-8III战机的设想,江泽民当场指示:“在‘八二工程’上,美国制裁我们,如此欺负我们,我们一定要把歼-8III搞上去,一定要为国家、为人民争口气。”由此,歼-8III战机被称之为“争气机”,命名为“八三工程”。然而,所谓的“争气机”终归没能为中国争气,当其2002年通过设计鉴定后随即就下马了,江泽民也在这一年结束了13年的中共总书记生涯。

中国空军装备的歼-8侦查型战机(图源:@太湖啥个)

所谓的“八二工程”,即中美1980年代蜜月期时,美国格鲁门公司帮助中国升级歼-8II战机项目,以赋予其第三代战机作战能力,具备抗衡苏制米格-29的能力。这一计划最终因“六四事件”以及苏东剧变而中止。

与此同时,习惯于两条腿走路的中国,在1980年代进行了自己的第三代战斗机竞标。中国空军及国防科委对新歼击机提出的总体要求是:2000年左右服役,空战性能要比歼8好,要优于米格23,争取达到F16的水平。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以典型三代机美制F-16战机为标杆,以达到F-16水准为目标,能够超越更好。

众所周知,原本打酱油的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在时任总设计师宋文骢的带领下,从未来空战需要出发,运用当时尚属前沿新兴领域的鸭翼技术设计的歼-10方案,成功战胜保守设计的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歼-13方案。歼-10方案确实先进,但其缺陷也在于此,以当时中国的技术储备能否顺利研制、研制出的成品能够达到宣称战力的几成,很多人都心存怀疑。因而,尽管歼-10作为国家重点项目,经费却并不充裕,甚至一度处于下马边缘,最终由于1990年代初江泽民的视察才获得重视。

正是由于歼-10项目技术指标高、进展缓慢,1990年代初面对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中国再次两条腿走路,也正是由于形势的险恶,江泽民才说出了那句“一定要为国家、为人民争口气”。1991年,中国花费10亿美元向俄罗斯订购了24架苏-27战机,进而在1996年与俄罗斯达成技术转让协议,在沈阳飞机公司实现苏-27战机的国产,这就是歼-11系列战机。

与此同时,1991年中国国防科工委、国家计委、财政部正式批准歼-8III战机立项,定名为歼-8C。实际上,在三代机竞标失利后,1986年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和沈阳飞机公司就提出了在歼-8II大改方案基础上,换装涡喷-14发动机,采用新型航电技术,用7年时间花费7亿人民币(以1986年汇率换算约合2亿美元)为空军研制出一款与歼-10水平相近的战机,待2000年左右歼-10服役后,争取可在对抗训练中优于歼-10。“八二工程”中止后,沈阳飞机公司将歼-8II大改方案重新整合为歼-8III方案。

根据空军提出的作战需要,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沈阳飞机公司对歼-8III提出了研制目标:在歼-8II第2批基础上进行“两大改、两适应、八攻关”,即换装涡喷14发动机提高动力,换装“八二工程”的数字式综合火控系统,加装歼-8D的空中加油能力,具备综合电子对抗能力等。并提出“争三保四”首飞、“争七保八”定型,即以1991年为起点争取1994年最晚1995年实现首飞,1998年最晚1999年实现定型。也就说要赶在歼-10战机2000年左右服役前定型,以与歼-10一较高下,将竞标中失去的“场子”找回来,也为领导争口气。

1990年代初江泽民(左二)在歼-10总设计师宋文骢(左三)陪同下视察歼-10战机(图源:中航工业官网)

1993年12月12日,歼-8III第一架原型机实现首飞。1994年12月30日,第一架全状态原型机实现首飞,“争三保四”目标实现。紧接着歼-8III战机原型机先后转场试飞院进行定型试飞,冲刺“争七保八”目标。然而定型试飞却并不顺利,甚至还发生了两次飞机损毁的严重事故。

1997年1月24日,04架原型机转场试飞院由于天气原因降落时冲出跑道导致飞机损毁。1999年5月20日,05架原型机在试飞院进行试飞任务期间发动机燃油系统发生严重泄露导致飞机起火,飞行员被迫跳伞逃生,飞机坠毁。歼-8III的定型由此被延后,与之配套的涡喷14发动机同样问题连连,直到2002年5月才定型。

而在歼-8III进行定型试飞时,性能明显超越歼-8III的歼-10战机也在1998年实现首飞,并于1999年进入试飞院开始定型试飞。同样性能远超歼-8III,由沈阳飞机公司仿制的歼-11战机也在不断推进。当2002年歼-8III通过设计鉴定时,歼-10、歼-11已服役在即,甚至连1998年才开始研制的小兄弟歼-8F都已经开始服役了,歼-8III面临定型即落后的窘境,最终定型之日即是项目终结之时。

很多人将歼-8III的失败归咎于涡喷14发动机,诚然涡喷14研发的不顺利以及试飞中的状况频出,使歼-8III的定型时间大大延后,但是歼-8III作为一款以二代机歼-8II为基础改进的战机,骨子里的二代机属性就限制了其所能达到的高度。歼-8III如果能够实现其所有目标性能,实际上也就像今天的阵风、歼-10C等三代半战机,无论如何改进也无法跨越与第四代战机之间的鸿沟,反而是以四代机技术去改进、加持造成飞机造价举报不下,相比四代机就连性价比上都占不到便宜。一架以三代机航电装备起来的歼-8III,仍然是二代机,能够抗衡早期三代机已经算成功了,但在中国自主三代机实现突破的背景下,只能沦为牺牲品。

不过,公允地说,1990年代的中国,面对歼-10研制前途未卜,在美国帮助下台湾以F-16为蓝本研制了三代机“经国号”战机,又向美国购买F-16A/B战斗机150架、向法国购买幻影2000-5战机60架,使台湾拥有第三代战斗机超过300架,而1996年台海危机时中国大陆仅有区区几十架苏-27充门面。作为1990年代中国航空工业三条腿走路、坚持独立自主道路的一个选择,以“八二工程”成熟的航电改进歼-8II,短平快地使其具备对抗第三代机能力,不失是一个很好的应急选择。因而江泽民称其为“争气机”寄予厚望,“歼-8III一定要搞。钱,我想办法筹集。我们这么大的国家,买几架飞机解决不了问题,还是要自力更生,靠我们自己,搞它200架,对付台湾的‘经国号’”。

尽管歼-8III项目未能实现预定目标,为中国人“争气”,幸运的是更加先进的歼-10战机历经17年的研制最终服役,并由此带出了一支顶级的设计团队,实现了歼-20四代机的跨越。歼-11战机虽是仿制苏-27,却也发展出了一整个家族,成为中国现役最为庞大的三代机机群。1990年代的三条腿走路,两条都硕果累累,中国熬过了最为艰难的岁月迎来了收获的季节。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