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中断了伊朗世俗化进程

+

A

-
2018-01-08 11:10:15

如果剔除宗教因素,巴列维王朝掌权时期的改革与韩国总统朴正熙时代的改革似无二致。韩国在汉江奇迹后并没有倒下,而是继续发展,但伊朗的世俗化改革却戛然而止,这背后的缘由,不仅是因为伊斯兰教的原因。

巴列维执政时期和凯末尔一样,全民西化(图源:Getty)

伊朗在古代称波斯,曾建立庞大的波斯帝国,然而和中国一样,在崛起后的欧洲前不堪一击,最终沦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1907年,英、俄两国签约划分了在伊的势力范围:北部属俄国,南部属英国,中部为缓冲区,仍由卡加王朝执政。

一个强大的帝国衰落后,总会更容易激发强烈的民族主义,并变法向列强学习。就在清王朝施行新政改革时,伊朗也发生了宪法革命。然而和中国一样,改革已经不适用于这个国家,在中国大革命时代,1921年,礼萨·汗(Reza Shah)上校发动了军事政变并在之后摆脱了英国的控制,博得民众的欢心,建立了巴列维王朝,开启了伊朗的世俗化改革。

礼萨·汗怀抱伟愿,土耳其在凯末尔(Mustafa Kemal Atatürk)的改革下成果显著,他决心向其学习,计划要把极度贫穷落后的伊朗建设成“现代化的、伟大文明的国家”,他想要向英美看齐,试图用西方文明来改造伊朗的传统文化。在改革前,他进行了民意测验,得到了95%以上的民众的支持,之后,他开始政教分离的现代化改革。

他建立了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开始推行现代化,发展了伊朗的工业、军事和综合国力,很长一段时间使得伊朗摆脱了受到西方国家操纵的局面。

然而礼萨·汗没有见到伊朗成为强国,他因为与纳粹德国暧昧不明的关系在1941年遭到流放,随即由英、苏、美三个国家掌控了伊朗,礼萨·汗的儿子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Mohammad Reza Pahlavi)在得到三国同意下得以继任。经过一系列斗争,巴列维背靠西方,在1961年开启了“白色革命”,意即不流血的革命。

巴列维在《白色革命》一书中宣称“权利应归全民,而不得为少数人所垄断”,“消除一切妨碍前进、助长落后的反动势力”,要进行土地改革、工业改革、教育改革、解放妇女等等。

最关键的是,巴列维推行政教分离的现代化运动。他取消了宗教领袖的特权,从神职人员手中夺回教育和司法权,创建了从小学到大学的现代学校体系,用俗世的科学知识取代神学教育,建立了以法国法制为蓝本的现代司法体系,以俗世的民法取代伊斯兰法,尤其不准教会干政。同时实行开放型文化政策,给予了妇女选举权,并让她们脱去黑纱。

这些措施使得西方文化和生活方式迅速涌入,冲击了原有的宗教传统。伊斯兰宗教领袖霍梅尼(Ruhollah Khomeini)就因为大力反对白色革命而被逮捕,并于1964年11月4日被驱逐出境。

从短时看,白色革命是成功的。1968到1978年间,伊朗经济以年均16%至17%的速度增长,国民收入从60年代初的160美元跃升至70年代的2,250美元,初步建立起了比较完整的轻重工业体系,并进一步开始发展原子能、电子工业。学者雷颐称,许多巨型现代化工厂魔术般地出现在原本荒凉的田野,德黑兰由一座肮脏破败的小城一变而成为举世闻名的繁华大都市。

伊朗巨大的变化让巴列维充满了信心,他劝说沙特国王费萨尔(Faisal of Saudi Arabia)引进西方文化价值观,对沙特进行现代化改造“我的兄弟,请推动现代化,开放您的国家,让男女同校,让妇女们穿短裙,开放迪斯科,走向现代化。否则我不能保证您还会继续坐在王位上。”费萨尔则回信说,“尊敬的君主,我感谢您的建议。请让我提醒您,您不是法国国王,不是在爱丽舍宫,而是在伊朗。您的臣民90%是穆斯林。不要忘记这一点。”

费萨尔的预言实现了,巴列维国王确实是被霍梅尼带领的黑色革命推翻的,不少文章将他的倒台归结于伊斯兰教,但忽略更为重要的一点。

dwnews.com

巴列维追求发展大型工业,扶持大企业,钢铁、化工、电力、汽车、机械制造等重工业获得发展,甚至开始向电子和核能领域迈进。与此同时,农村发展陷入停滞,大量剩余农村人口涌向城市,他们和城镇中受到现代化工商业冲击而破产失业的传统巴扎商人,小手工业者构成了城市边缘人群。而巴列维依然在声称:“伊朗将成为这一地区的强国,一个能付出巨款向不发达邻国他所需要的需要的食物的国家。”

在上世纪70年代初,国际原油价格大涨,国民福利不是问题,这些流民依靠救济也可以生活。但巴列维没有远见,他虽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消化这些人口,但更沉迷于恢复波斯帝国的荣光。

1971年10月,巴列维国王为庆祝波斯帝国建国2500周年而举行盛会,在荒芜的遗址上架起了3座巨大的帐篷和59座稍小的帐篷,《时代》杂志称之为“整个历史上最盛大的狂欢会之一”。另一方面则要需求伊朗的大国地位,1972年至1976年间,美伊订购的军火合同高达104亿美元,给社会带来沉重的负担。

巴列维认为他是改革者,建成了一个现代化的伊朗,人民会永远站在他的一边,事实当然不是这样。

不说在底层挣扎的人民,富裕了的中产阶级孕育了一批知识分子,他们开始追求自由与民主,但巴列维用称作萨瓦克(Savak)的秘密警察来维持他的统治,将潜在反对者进行酷刑折磨和处决,因而成为伊朗人最恐惧和厌恶的组织。

而国际石油价格自1975年开始下跌,伊朗国内人民的怨气逐渐聚集,但上层社会依然过着“荷兰买鲜花,法国买矿泉水,东地中海买野味,非洲买水果”的生活,这种怨气最终以“黑色革命”的面目爆发出来。

从1977年底开始,伊朗出现了大规模的群众抗议活动,反对国王统治和要求民主权力。由于巴列维政府之前对于宗教领袖的打击和对宗教传统的摒弃,很多抗议活动以宗教的名义出现,群众抬着霍梅尼的画像,高呼“打倒国王,建立伊斯兰教国家”的口号。

在困境中,巴列维由于在美国总统选举中政治投机失败,当时的总统卡特(Jimmy Carter)因为误判直接导致了伊朗军方在冲突中的不作为,使得巴列维王朝瞬间土崩瓦解,王室出逃。

最终,宗教势力成为团结大众的利器,霍梅尼成为“黑色革命”胜利果实的收获者,伊朗的改革就此中断。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