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前驻日大使:促成日本天皇访华的艰难过程

+

A

-
2018-01-05 01:19:15

1992年10月23日至28日,日本明仁天皇对中国进行了正式访问。这是中日交往史上日本天皇首次对中国访问,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来华访问的日本天皇,其重大意义不言而喻。明仁天皇的成功访华,对改善中日关系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许多人并不知道,当年促成日本天皇访华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而是一波三折的。中国前驻日大使杨振亚所著的《出使东瀛》一书,讲述了明仁天皇1992年访华时的外交故事。

1992年10月23日,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前欢迎日本天皇明仁访华(图源:VCG)

1.裕仁天皇间接谢罪

1992年10月,日本明仁天皇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在中日两千年交往史上,日本天皇访问中国还是第一次。这也是在我(指杨振亚,下同)任驻日大使期间两国关系中的一件大事。

中日邦交正常化后,1975年9月,日本裕仁天皇在动身访问美国前,在皇宫接受美国《时代》周刊记者采访。当问及访华问题时,裕仁天皇回答说,如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后,有机会访问中国,将感到很高兴,但此事应由日本政府考虑决定。日本媒体在报道这一消息时说,这是裕仁天皇第一次透露他有访华的心意,同时评论说重要的在于天皇对日本侵华历史问题如何做出交代。

1978年10月,为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互换仪式,邓小平作为国务院副总理对日本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

互换批准书仪式结束后,裕仁天皇和良子皇后在皇宫“竹间”会见邓小平副总理和夫人卓琳。这是新中国领导人第一次与日本天皇会见。

天皇说,你在百忙中不辞劳苦远道来日本,尤其是日中条约签订了,还交换了批准书,我感到特别高兴。邓小平回答说,中日条约可能具有超出我们想象的重要意义,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们今后要积极向前看,从各方面建立和发展两国的友好关系。

天皇可能被邓小平大度、诚挚的谈话和大国风度所感动,他抬起头来,离开外务省和宫内厅为其商拟的谈话稿,临场发挥说,在两国悠久的历史中,虽然其间一度发生过不幸的事情,但正如你所说,那已成为过去。共同社评论说,裕仁天皇使用“不幸的事情”这一措辞,是从天皇的战争责任这个角度,间接向中国人民表示谢罪之意。

翌年春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邓颖超访问日本,表示欢迎天皇在方便的时候来中国看看。

2.北京发出真诚邀请

1989年1月7日,裕仁天皇因病医治无效逝世,明仁皇太子继承皇位,成为日本的天皇。

明仁天皇幼小时感受过战争带来的灾难,且战争结束时年仅12岁,和他的父亲裕仁不同,与侵略战争没有瓜葛。由于战后受到和平民主思潮影响,在皇族中思想较为开明,曾立志要做祈求和平的天皇。

明仁天皇即位后第一次会见中国领导人,是1989年4月13日在皇宫会见正在日本访问的李鹏总理。明仁天皇对近代两国间一段不幸的历史表示遗憾。李鹏总理表示欢迎天皇在方便的时候,到中国来看看。

1992年4月,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对日本进行正式友好访问。明仁天皇会见江泽民总书记时,江泽民表示,欢迎天皇和皇后在今年秋季对中国进行友好访问。明仁天皇对中方的邀请深表谢意。

江泽民总书记在同宫泽喜一首相会谈时,正式重申了中方对天皇访华的邀请。宫泽首相虽然说如能在日中邦交正常化20周年时实现天皇访华,将对两国关系产生重要影响,但仍表示“日方将予积极研究”。

3.反对者担心成“谢罪天皇”

在实现两国高层互访的气氛上升之际,我应邀于1992年2月21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会见记者,就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和中日关系问题发表演讲,并回答记者的提问。记者的提问大都集中在天皇访华问题,有的还直接问中方对天皇访华关于历史问题的表态有何要求。对此,我回答说,中国是重视礼仪的国家,天皇陛下访华必将受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热烈友好的欢迎。如果天皇访华,对过去两国间一段不幸的历史表明自己的态度,我想必将受到中日两国人民的欢迎。

这时日本国内围绕天皇访华的舆论,日渐活跃。右翼势力坚决反对,还搞了不少活动。政界和其他各界既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认为需要慎重考虑的“慎重论”占多数,反对的主要理由是担心天皇访华被“政治利用”,或对历史问题被强迫表态成为“谢罪天皇”等。

宫泽首相主要顾及来自自民党内的反对或“慎重论”占多数的影响,虽然私下也做些促进工作,但一直不公开明确表态。

面对日方的谨慎动向,我国考虑对天皇访华一事,中方已做到仁至义尽,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日方的政治决断,所以决定不再提此事。

1992年5月下旬,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访日时对此只字未提。这样一来,反倒引起日方的关注和重视,甚至客观上形成压力。在万里委员长于1992年6月1日离开大阪回国前,日本外务省亚洲局长谷野作太郎还专程赶到大阪向随行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徐敦信作解释和说明,说当前的麻烦主要在于自民党内还有反对势力。

1992年6月19日,日本首相宫泽喜一在首相官邸会见正在日本访问的由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孙平化率领的代表团。会见结束,宫泽与代表团成员握手告别后,要求孙会长和我留下,说还要单独说几句话。

宫泽首相把我俩引进他的办公室说:“关于天皇访华的事,我一直当成大事在办,看来自民党内还有阻力,我为进一步调整党内意见,还需要些时间,希望中方务必能予理解。请相信我一定会克服阻力,尽早做出决定。”

4.友好人士遭右翼分子恐吓

1992年6月底,日本驻华大使桥本恕专程回国,着重向自民党有影响的实力人物介绍中国国内动向,强调中国社会日趋稳定,对天皇访华问题采取“静观”态度,实则期待日方尽早决断。他认为天皇访华的条件已经具备,做了不少说服工作。

我在使馆宴请桥本恕大使时,两人做了深入交谈。桥本大使很积极,认为当年是“日中邦交正常化20周年,是千载难逢的良机”。桥本还说,他回日本后,自家门外常有日本右翼势力来骚扰,还收到恐吓信,夫人半开玩笑地说,还不如在北京安全呢。

后来随着宫泽首相加大工作力度,我馆也配合做些工作,日本各大报的论调在7月底明显变化,“赞成论”逐步取代“慎重论”占上风。

1992年8月5日,宫泽首相还召开自民党最高顾问恳谈会,争取前首相等重量级政治人物的支持。在这前后,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竹下登和自民党副总裁金丸信等都公开表示理解和赞成,公明党委员长石田幸四郎和社会党委员长田边诚等也相继表示支持。中曾根康弘还强调,天皇访华是日中关系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希望这次访问能为日中友好事业奠定基础,并成为朝向21世纪的剪彩典礼。这时自民党内虽仍有一些参议员串通右翼学者开会表示反对,但赞成天皇访华的声音已逐步形成大势。

5.日本首相官邸前汽车起火

1992年8月28日,宫泽内阁开会终于做出同意天皇访华的正式决定,中日两国同时对外发表天皇10月访华的重要消息。

这一天前后,日本首相官邸、中国大使馆等周围,日方都增加了警察,戒备森严。

1992年8月25日下午,一右翼分子驾车在首相官邸前引爆起火,企图制造事端。日本国民对天皇访华的决定,普遍表示高兴和欢迎。这时离1992年10月23日明仁天皇访华不到两个月,时间相当紧迫,中日双方都集中抓紧各方面的准备工作。媒体报道的中心也是如何促使天皇访华取得成功。迫于大局已定,日本右翼势力也从反对立场转变为祈祷天皇访华平安康泰,顺利回国。

6.到天皇起居地共进午餐

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也在为这次访问做准备。

10月12日,我和夫人韩秋芳应天皇、皇后的邀请,到天皇起居地东京赤坂御所做客,共进午餐。以往我和夫人会见天皇和皇后时,都是在皇宫举行正式活动的场合,一切均按宫内厅的严格礼宾规定进行。这次到天皇、皇后的起居地还是破例的第一次。

大约11时15分,我们按时来到赤坂御所。在外厅稍事休息后,侍官把我们引了进去。第一间大房间陈设着钢琴,周围摆着大提琴、小提琴、竖琴、铜管和其他乐器,一眼就可看出,这是天皇一家举行音乐会的地方。再进去就是会客室,天皇和皇后已经站在门口等候,高兴地同我们握手。

考虑到10月20日是美智子皇后的生日,我的夫人特地准备了一件生日礼物——我国苏州双面绣猫咪。皇后非常高兴,说这是她那年过生日收到的第一件礼物。

会客室并不大,也没什么豪华装饰,摆设高雅简朴。在靠墙壁的桌上有一长方形的大鱼缸,一些银色鱼儿正在水草中游来游去,表明鱼类是主人的爱好和生物研究对象。

用餐时,气氛就更轻松了。话题从历史上派遣唐使到今天的中国留学生生活,从美味的中国菜肴到日本雅致的和服,边吃边谈,很快地度过了一个多小时。从天皇、皇后的谈吐中,我们感到,天皇、皇后对即将开始的访华是很重视的,正在从各方面做准备,了解有关情况,对中国的历史和今天都很感兴趣。

告别时,皇后还在我夫人耳边小声说,为不失礼,如果在中国期间有什么需要提醒的,可别客气。两人都笑了。我为接待天皇访华,于10月18日提前回国。在日本国内或中国国内,期待这次访问圆满成功的友好气氛正日益高涨。

1992年10月23日到28日,日本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对中国进行为期6天的正式友好访问。这年恰值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从年初开始,两国高层互访和各种纪念活动就持续不断,天皇的这次访问更把纪念活动推向高潮。

编辑: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