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焘带给毛泽东一生的阴影

+

A

-
2018-01-04 20:19:55

1935年,毛泽东指挥红军翻越四川西部的夹金山,同张国焘的四方面军会师后,中共党内两个超级政治强人开始在一起共事了。同时,一场博弈也悄然开始,被毛泽东称为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即将到来。

毛泽东与张国焘在延安窑洞前合影(图源:AFP)

这次会师是中央红军长征中难得的一次休整喘息的机会,中共中央需要充分利用红四方面军的资源来确定新的战略目标,以此摆脱目前困境,所以对红四方面军的掌控变得重要且敏感。这也决定了中央对张国焘的意向格外关注,并对其存有强烈的戒备心理。隐藏在幕后的角力已经在两个方面军的领导团队展开,这就是红军主力的今后战略发展方向问题。

然而,在在决定红军生存发展命运的问题上,毛泽东和张国焘发生了分歧。尚未会师前,中共原计划要在川西北建立根据地,但从过大渡河以来,发现川西北地区多系少数民族聚居区,地广人稀,山荒岭野,贫瘠粮缺,给养困难,不利于红军的生存和发展,不适宜建立根据地,拟集中力量向东、向北发展,去陕甘一带开辟新的根据地。但张国焘不同意,他认为北有草地,气候严寒,行军不利,胡宗南部有20余团兵力,即便到甘南也站不住脚。他的打算是南下到四川和西康交界的一带建立根据地,因为这一地区背靠青藏高原,面向人烟稠密、物产丰富的川西平原,如果能够站住脚跟,粮食的供给、兵员的补充和战略上的进退应该不成问题。

由于得不到其他同志的支持,张国焘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意见。然而,南下的念头始终没有打消。

时年38岁的张国焘已经在中国革命的洗礼中形成了自己的领导风格,也有自己的战略主张和独立意志。红四方面军是张国焘带领鄂豫皖根据地转移出的一万红军发展起来的,他用类似毛泽东一样的辣手整肃了创建鄂豫皖根据地的军政领导,然后在军事上他快速提拔徐向前、王树声、许世友、李先念这些军事新秀,在组织上他培养陈昌浩、周纯全、李特等人,由此形成了他在红四方面军的领导团队,完成了对红四方面军的绝对领导。

此时在党内与张国焘资历不相伯仲的只有周恩来,而毛泽东虽然在遵义会议中取得了红军的领导权,带领中共中央转战千里,经过强渡乌江、四渡赤水、巧袭金沙、飞夺泸定等一系列战斗,摆脱了40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在红一军内树立起权威,其资历也无法与之抗衡。更何况,红四军方面有8万精兵,反观红一军,人数2万有余,“衣着也不整齐,破破烂烂,五颜六色都有,就是领导干部也不成样子,穿的是用藏民的氆氇做的毛坎肩,披在身上像一个破口袋。1军团的团一级干部比我们稍强一点,还有一个菜盒子,我们(指3军团)连一个菜盒子都没有”,这是历史的真实写照,也是张国焘的底气所在。

虽然政治局作出全军北上的决定,但对张国焘束手无策,为了解决组织问题和权力分配的问题,双方在川西北整整相持了两个月,在这两个月里红军消耗尽了当地所有的粮食,当时全军处于饥饿之中。在这个关键时刻,张闻天表示实在不行就把总书记让给张国焘,但是毛泽东坚决不同意。毛泽东提出了一个方案,“宁可让出总政委,不能让出总书记”,但是总政委也得听政治局的。这样的话,1935年8月的毛尔盖会议,中共决定改组红军的最高领导机构,张国焘担任了红军总政委。张国焘担任红军总政委之后,他的权力欲望得到了满足。

在毛泽东与周恩来的妥协和胡宗南的虎视眈眈下,红军终于开启了北上之路。然而,就在毛泽东率领一半红军经过草原后,张国焘背弃了过草原会师的决定,强调左路军北进的最好时机已经错过,就算勉强会合,也失去了攻击敌人的突然性,所以右路军南下会合更合理。

这封在中国革命史上极其重要的电报导致的后果是灾难性的,意味着中共中央与张国焘以前的妥协化为虚无,中央所有关于红军前途的决定瞬间全被推翻了;还意味着数万红军官兵付出巨大代价穿越草地的努力,以及之后攻占包座所付出的巨大牺牲瞬间全无用了。更严重的是,在红军已经被兵分两路的局面下,张国焘依仗着他所掌握红军总政委的权力突然下此电令,必然会导致党和红军内部的分道扬镳。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密电事件”后,张国焘带领83,000红军南下,毛泽东率领7,000红军北上。毛泽东在以后的岁月里曾反复提及这段历史,并称之为他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比1927年大革命失败还要严重。他当时作出最严重的形势估计,红军要到与苏联接近的边疆地方以求生存。毛甚至作出了7,000红军被打散,到白区做地下工作的准备,这已经是作了最坏的打算了。

不仅仅是毛泽东,当时在红军总部,被张国焘裹胁南下的朱德后来也回忆说:“革命生涯经历了多少坎坷,多少困难,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心情沉重,自己人分裂了,在最需要红军力量团结一起的时候,红军力量分裂了。”

张国焘在南下后,等待他的不是一个水草肥美、粮食充足的根据地。而是与川军在百丈、黑竹关一带进行了一场规模最大,打得最艰难、最悲壮、最惨烈的百丈关战役。这场战役直接决定了南下红军的命运,也决定了张国焘的命运。在战争失败后,张国焘只得北上会师。

综编: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