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骚乱背后的教派之争

+

A

-
2018-01-02 20:13:09

伊朗局势正受到全世界的密切关注。新年伊始,伊朗国内爆发的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游行继续蔓延并不断升级。不少分析相信,这是美国支持的沙特与俄罗斯支持的伊朗争夺中东霸主地位的较量,而其后仍是摆脱不了逊尼派仇视什叶派伊朗的影子。

2017年12月31日,伊朗爆发街头抗议,示威者抗议伊朗的经济状况,并反对伊朗政府在叙利亚、伊拉克和也门的军事冒险(图源:VCG)

伊朗为古波斯人的后裔,和阿拉伯人一直不同文不同种,随着帝国的倾覆,波斯先后被许多民族、国家征服。公元7世纪时,伊朗为高举伊斯兰教大旗的阿拉伯人所占领,伊斯兰教遂成伊朗“国教”。

这是伊朗与其他阿拉伯国家的第一层矛盾,并非不可调和。然而第二种矛盾,逊尼派(Sunni)与什叶派(Shia)之间的矛盾成为中东战乱的根源之一。如果追溯历史可以发现,这两个伊斯兰教派之间的斗争几乎与伊斯兰教一样久远。

公元7世纪初,阿拉伯人穆罕默德(Prophet Mohammed)创立伊斯兰教,奉真主之命在麦加传教,宣扬“万物非主,唯有安拉,穆罕默德,主之使者”,劝导当地人摒弃多神教信仰,崇拜独一的安拉。

随着时间流逝,伊斯兰教逐渐被大家接受,贫民甚至一些商业贵族家族成员也加入进来,这种情况引起了以倭马亚家族为核心的麦加统治集团的关注。

和耶稣受到罗马统治者的迫害一样,以倭马亚家族为核心的麦加统治集团也开始对穆罕默德进行迫害。

穆罕默德没有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出走雅特里布城,这座小城日后因为他的功绩被称作“先知之城”麦地那。

在麦地那,穆罕默德凭借自己高超的谈判手段和化解矛盾的能力,成功调解了当地部落之间的矛盾,赢得了当地部落的一致赞誉和极高的威望。

此后,他以伊斯兰教为原则制定宪章,组织起严密的武装社团,用了不到10年的时间,穆罕默德便统一了阿拉伯半岛。

然而仅仅半年之后,穆罕默德于632年病逝。但他并没有留下遗嘱指定谁是继承者,他的信徒们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极大的分歧,成为厮杀千年的起源。

穆罕默德生前的好友们结为一派,他们认为继承人应根据资历、威望选举产生。所以在穆罕默德去世后,伯克尔(Abu Bakr al-Siddiq)、欧麦尔(Umar ibn al-Khattab)和奥斯曼(Uthman)联手阻止了教团分裂和辅士们(麦地那当地穆斯林)夺取大权的企图,分别担任了第一至第三任哈里发,即教团的领袖,也就是阿拉伯帝国的领导者。

其中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虽然属于倭马亚家族,他的家族曾经驱赶过穆罕默德,但他是穆罕默德最初的追随者和最亲密的战友之一,根据在公社中的资历成为了宗教领袖。由于该派把穆罕默德早期追随者的言论和事迹编成一本书——《圣训经》,称为《逊奈》,“逊尼派”的名称即由此而来,这一派的教徒即后来的逊尼派。

与支持公社推选的逊尼派不同,什叶派主张世袭。他们支持穆罕默德的堂弟、女婿阿里·本·阿比·塔利卜(Ali ibn Abi Taleb),后者最初被排除在继承人入围名单外。

阿里的身份极其特殊,他10岁就皈依穆斯林,是罕见的没有拜过其他偶像的教徒。而且他是穆罕默德的堂弟、养子与女婿,在穆罕默德死后,他是唯一一位拥有“圣血”的人,故应该继承。

然而手握大权的老人们自然不愿意让权力世袭下去,这意味他们永远无法登上宝座。

不过,什叶派拥护阿里可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血缘。由于阿拉伯帝国的迅速扩张,早期的麦加和麦地那伊斯兰信徒和新征服地的信徒(埃及、伊拉克东部、伊朗等地)之间的冲突愈发激烈。因为前者在战争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而后者得到的却很少。再加上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政策上偏袒前者,于是偏向后者的什叶派刺杀了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拥护阿里成为第四任哈里发。

在麦地那,阿里经历了5年的动荡统治岁月,直至661年被杀。统治期间,阿里遭到了倭玛亚王朝创建者穆阿维叶(Muawiya ibn Abi Sufyan)的挑战,后者接替阿里成为哈里发。

从那时起,什叶派一直将逊尼派统治者视为篡位者。他们继续支持阿里的儿子哈桑(Hassan)和侯赛因(Hussein)争夺哈里发之位,但两人领导的反对倭玛亚王朝的起义都以失败告终。

这纯粹因为政治原因造成的教派分裂,后来又发展出不同的思想传统以及由此衍生的不同的法律教义或法律体系,两派互相指责对方为异端。

16世纪,波斯人在阿拉人征服波斯以来在本土第一次建立了独立统一的国家——萨法维帝国,帝国以什叶派为国教凝聚人心。发展迅速的萨法维帝国成为逊尼派的奥斯曼帝国的竞争对手和威胁。1514年,奥斯曼的苏丹塞利姆一世(Selim I)宣告对被其视为异教徒的萨法维发动圣战。两帝国几乎不间断地打了一个世纪的仗。

在1979年,伊朗的什叶派领袖霍梅尼(Ruhollah Khomeini)推翻了巴列维王朝,建立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同时伊朗还宣称要挑战逊尼派在伊斯兰世界的领导地位。

这引发了周边国家对伊朗的敌视,也加大了周边国家对国内什叶派的打压,仇恨进一步加深的同时,中东也无法得到安宁。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