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英雄:笼罩在张国焘阴影下的红军西路军

+

A

-
2017-12-27 03:48:15
 
1992年7月2日,飞机承载着李先念的骨灰向祁连山飞去。李先念生前向夫人林佳楣嘱托:“将来我的后事要节俭,一切按中央规定办。我只有一个请求:把我的骨灰撒到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大别山、大巴山、祁连山。那里是我成千上万的战友流血牺牲的地方,我舍不得牺牲了的战友,我想和他们在一起。”

为什么李先念要将其骨灰撒在祁连山?因为,作为红军西路军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追随他的、从大别山走出来的战友很多人都埋葬在这里,他想同战友团聚。

西路军,指1936年10月由中国工农红军红一、四方面军主力约6,000人,刀棍队7,000人,非战斗人员9,000人,西渡黄河作战,在河西走廊,西路军孤军奋战,伏尸盈雪,由于兵力悬殊、粮绝弹尽,穿着单衣草鞋的西路军健儿无后勤、无弹药补助,无任何救援,视死如归,宁死不屈,在中国革命战争史上写下了悲壮的篇章。

红四方面军是在大别山创建和成长起来的,由其主力组成的西路军在血战河西走廊、兵败祁连山之后,长期背负着张国焘错误路线的罪名,承受着不公正待遇和冤屈,50多年之后,历史终于为这群悲情英雄恢复了其本来面目。

张国焘(左)与毛泽东(右)在延安窑洞前合影(图源:AFP)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在会宁会师后,红四方面军的五军、九军、三十军和方面军总部等共2.1万余人奉中共中央、军委指示,渡过黄河执行宁夏作战计划,之后,宁夏计划未能继续,经批准渡河部队组成西路军,向河西走廊挺进。

对于深入河西走廊的西路军,蒋介石指使马步芳、马步青等部进行围追“兜剿”。在战事不利情况下,西路军领导决定,余下人员分成三个支队,分散游击。其最终结果是七千多人牺牲,九千多人被俘。

特别应提到的是,左支队400余人在李先念带领下向新疆转移,经陈云等接应,进入乌鲁木齐,抗日战争爆发后,他们分批回到延安,后来成为抗战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右支队领导人王树声在部队被打散后,几经生死考验,只身沿路乞讨为生,最终回到延安。

当西路军因兵力悬殊而兵败河西走廊之后,真相就被模糊和湮埋了,历史被改变了模样。从1937年到1983年,西路军被捆在“张国焘路线”上,长达半个世纪。

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陈昌浩回到延安后,被安排到中宣部当科长。李先念回延安后从军政委一下降到营长,在毛泽东亲自过问下,他才被调到新四军第四支队当参谋长。

1937年3月,中共在延安召开扩大会议,会议批判了张国焘的严重错误,认为:“西路军向甘北前进与西路军的严重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

20世纪80年代初,朱玉以“竹郁”笔名写成了《“西路军”疑》一文,向传统观点发起了挑战。邓小平对西路军问题极为重视,他将此文批给李先念研究。陈云说:“西路军是当年根据中央打通国际路线的决定而组织的。我在苏联时,曾负责同他们联系援助西路军武器弹药的事,而且在靠近新疆的边境上亲眼看到过这些装备。西路军问题是一件和自己有关的事,我今年77岁了,要把这件事搞清楚。”

李先念指出:“西路军执行的任务是中央决定的。西路军自始至终都在中央军委领导之下,重要军事行动也是中央军委指示或经中央军委同意的。因此,西路军的问题同张国焘1935年9月擅自命令四方面军南下的问题性质不同。西路军根据中央指示在河西走廊创建根据地和打通苏联,不能说是执行张国焘路线。”

2004年,由兰州西路军研究会编纂,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一书,全面系统地汇聚了关于西路军的事实材料,序言指出:“很长时期,西路军由于被当作是‘张国焘路线’的牺牲品,其史实及研究都被视为‘禁区’,尘封了半个世纪,幸存者大多命运坎坷,备受压抑和屈辱,受到极不公正的对待。”

综编:安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