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毛诞节论毛泽东功过是非

+

A

-
2017-12-26 22:41:21

中共开国领袖毛泽东恐怕没有想到,在他逝世三十多年后,他未曾谋面的唯一孙子毛新宇居然给他贡献了一个节日。

中共开国领袖毛泽东(图源:VCG)

2009年,时任全国政协委员毛新宇建议,应该将毛泽东的诞辰和忌辰定为法定节假日或纪念日。此番言论虽然得不到官方的支持,但立刻引起众多毛泽东支持者的响应,他们开始以“人民节”的名义为毛泽东庆生。几年之后,引起西方媒体的关注。2013年12月,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前夕,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刊登文章《毛诞节快乐》(Merry Mao-mas!),“毛诞节”应运而生。

尽管毛泽东的生日与耶稣基督的诞辰相差一天,但中国时间12月26日恰好就是西方时间12月25日,因此,许多中国人认为毛泽东和耶稣基督是同一天诞生,毛泽东才是他们的救世主和上帝。正如《东方红》所唱的一样,“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千秋功罪毛泽东

伴随着“毛诞节”走红,毛泽东一生功过是非引起的争议越来越多。用毛泽东自己的话来说,这就“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毛泽东逝世后不到1个月,他的夫人江青及其三名政治盟友被捕,中共摒弃毛泽东的文革路线,开始拨乱反正,当时西方舆论普遍认为,中国将走向“非毛化”,但事实并非如此。

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首次将毛泽东拉下神坛。决议指出,毛泽东犯有两次错误。第一,在开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十年中,党在指导方针上有过严重失误,毛负有主要责任。第二,对于文革这一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毛负有主要责任。决议也指出,毛泽东虽然犯了严重错误,但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这份决议虽然没有彻底否定毛,但被外界视为否定毛泽东的起源。

在通过这份决议之前,中共党内四千名老干部曾对决议草案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大讨论,有人提出彻底否定毛泽东。据2010年第4期《炎黄春秋》文章《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草案)>大讨论记略》披露,这些老干部直言毛泽东“拒谏爱谄,多疑善变,言而无信,绵里藏针”,“封建主义打底,马列主义罩面”“历史上最大的暴君要数他”……对毛泽东的批评远远甚于后来正式通过的决议。不过,由于邓小平一再指示:历史决议要“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这是最核心的一条”,“不写或不坚持毛泽东思想,我们要犯历史性的大错误”,“对于毛泽东同志的错误不能写过头”。这次讨论中多数人的意见并没有被决议所采纳。

究其原因,一些海外媒体分析,毛泽东是中共不能割断的遗产,虽然毛泽东晚年发动过文革等政治运动,把中国经济和社会折腾到崩溃的边缘,但中共的江山毕竟是在毛泽东领导下打下的,完全否定毛泽东就等于否定中共的历史,否定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因此,无论毛泽东犯过怎样的弥天大错,都必须维护其领袖地位。当时,邓小平声称,北京天安门的毛泽东像“永远要保留下去”。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毛泽东的评价至今未变。1983年是毛泽东诞辰90周年,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等中共领导人集体瞻仰毛泽东的遗容。当时,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发表胡耀邦的文章《最好的怀念》称:“毛泽东同志就是我们国家这一百多年中最伟大、最卓越的人物”,但也指出“他晚年的严重失误,曾经使我们党陷于极大的困境”。此后,中共在毛泽东诞辰100周年时举行纪念大会,毛泽东诞辰110周年、120周年时举行座谈会。这三次纪念活动,中共常委都集体瞻仰毛泽东的遗容。而肯定毛泽东的功绩并重申他晚年犯了严重错误,也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纪念毛泽东诞辰讲话的基调。

毛左派势力崛起

后毛泽东时代,中共实行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巨大成就,但也带来巨大的贫富差距与严重的贪污腐败,不少人因此怀念毛泽东时代,主张回归毛泽东时代。这部分人代表的民意不小,被外界视为毛左派。

近年来,一些毛泽东的批评者,如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高级教师袁腾飞、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中国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毕福剑、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遭清算,毛左派功不可没。

袁腾飞辞职,离开体制;茅于轼遭毛左“公诉”多年后,微博账户被删除,其创办的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网站也被关闭;毕福剑离开央视;毛左网站红歌会网连续发表23篇《一定要批倒“王长江”》系列文章后,王长江因“年龄到限”卸任;邓相超则被免去山东省政府参事与政协常委职务,并被校方强制退休,声援邓相超言论自由权的山东独立作家鲁扬遭毛左殴打。

虽然袁腾飞等人遭噤声,但批评毛泽东的声音仍然存在。当前,中国社会左右对立、严重撕裂,左右之间的一个分水岭,就是对毛泽东功过是非的评价。由于左右对立日益激烈,中共希望左右逢源已经越来越难。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