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李广而薄卫青:司马迁缘何如此?

+

A

-
2017-12-26 03:53:32
 
《史记》追求的是“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的实录精神,但是司马迁作为一位有追求有抱负的史学家,自然会在《史记》中表现出自己对待历史的情感与态度。《史记》中比较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司马迁如何看待李广与卫青。

司马迁在《史记》中最为钟爱的人物就是李广,他以“不遇时”为主来描述李广的悲剧色彩,而描写卫青则以“天幸”为主题。

在人物的刻画上,司马迁对李广的刻画是极为细致而全面的,突出了李广战争经历,表现出其骁勇善战、智勇双全的一面:“广之百骑皆大恐,欲驰还走。广曰:‘吾去大军数十里,今如此以百骑走,匈奴追射我立尽。今我留,匈奴必以为我为大军之诱,必不敢击我。’……有白马将出护其兵,李广上马与十余骑犇射杀胡白马将,而复还至其骑中,解鞍,令士皆纵马卧……胡兵终怪之,不敢击。夜半时,胡兵亦以为汉有伏军于旁而夜取之,胡兵皆引兵而去。平旦,李广乃归其大军。”

司马迁对李广的偏爱远胜于卫青(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而在描写卫青所经历的战争场面时则很少像这样进行细致的刻画,或者说是出自司马迁的亲自撰写,司马迁多引用诏书的内容记载卫青的事例。

在对人物的评价上,司马迁前后记述了汉文帝“惜乎,子不遇时!如今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的感叹,司马迁自己也写道:“《传》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其李将军之谓也?及死之日,天下知与不知,皆为尽哀。”

对于卫青,司马迁只是写道:“大将军为人仁善退让,以柔和自媚于上,然天下未有称也。”如果说前一句话还算是称赞,那么后面两句则绝对是司马迁对卫青的不满,尤其是一个“媚”字,体现了司马迁对其政治品格的讽刺。

此外,在顺序的安排上,司马迁也体现了厚此薄彼的态度,终汉一代,对匈奴的战争一直是汉朝的重中之重,卫青被誉为是“帝国双璧”之一,开启了汉朝对匈奴战争的反败为胜的新篇章,七战七捷,没有败绩,但是司马迁却将卫青排在了对匈奴战争中建树不多的李广之后,这很明显是司马迁个人情感的一种表达。

司马迁究竟为什么厚李广而薄卫青?

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这样表述自己的追求:“欲以穷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这种思想贯穿了司马迁的后半生,无论是修史还是为人,司马迁都有的独立人格,并且不肯屈服与妥协。

政治上,司马迁对于“文景之治”的无为而治一方面是赞赏的,另一方面他也察觉到无为之治之下的危机:“至今上即位数岁,汉兴七十余年之间,国家无事,非遇水旱之灾,民则人给家足,都鄙廩庾皆满,而府库余财货。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众庶街巷有马,阡陌之间成群……当此之时,纲疏而民富,役财骄溢,或至兼并豪党之徒,以武断于乡曲。宗室有土公卿大夫以下,争于奢侈,室庐舆服僭于上,无限度。物盛而衰,固其变也。”所以司马迁的性格与追求决定他在修史过程中不可能完全参照旁人的评价。

最重要的一点,司马迁对于汉武帝无论是在私人感情上还是政治态度上都存在很深的矛盾,汉武帝好大喜功,不断发动战争让司马迁担忧不已,毕竟秦朝灭亡就在眼前,却仍然不能吸取教训。另一方面汉武帝时期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在思想上加强了对知识分子的管控,而司马迁“成一家之言”其实就是对汉武帝思想政策的直接对抗。

作为一位文人,司马迁要想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就必须在作品上体现出来。李广与卫青的对比正是司马迁个人思想与汉武帝治国方针的对立。

第一,司马迁尊崇墨家,期望君王能够任人唯贤,而不是任人唯亲。李广虽然出身名家之后,但是他的仕途是依靠的自己能力通过自己的武功一步步奋斗走过来的,“孝文帝十四年,匈奴大入萧关,而广以良家子从军击胡,用善骑射,杀首虏多,为汉中郎”,之后李广依靠自己真实本领从陇西太守到骑郎将,汉景帝七国之乱时以骁骑都尉的身份参加平叛,因为接受了梁王的将军印而没有得到中央的赏赐,之后又转徙各边郡太守,“皆以力战为名”。到了汉武帝时,李广由上郡太守而为未央卫尉,而自马邑之谋后李广先后以骁骑将军、右北平太守、后将军、前将军等职务镇守或出击匈奴,直到其最后引刀自刭。

卫青与李广的仕途相比则多了一份靠关系升迁的阴影。卫青本是奴隶出身,姐姐卫子夫得到汉武帝的宠爱,而且汉武帝也想遏制大长公主的势力,所以卫青就成为汉武帝利用的一枚棋子。元朔元年,卫子夫被立为皇后,秋天,卫青作为车骑将军出击匈奴,司马迁在这里将两件事情搁在一起难免不会让人怀疑卫青的仕途是否完全是因为姻亲关系?在司马迁眼中,后来兵败投降的李广利和屡战屡胜的卫青其实都是“关系户”,他们与李广没有可比性。

第二,李广的一生充满了悲剧色彩,一腔抱负、天下无双的李广最后落得个自刭下场,让人唏嘘感叹。李广满门忠烈都为国家效力尽忠,但是皆没有很好的命运,儿子李敢被霍去病射杀,孙子李陵在战场上不得已投降匈奴,“汉闻,族陵母妻子,自是之后,李氏名败,而陇西之士居门下者皆用为耻焉”。这样的悲剧人物一直深受司马迁的钟爱,从西楚霸王项羽到淮阴侯韩信再到李广,司马迁一直非常用心的塑造这些人物,很大程度上司马迁也是借此抒发对自己遭遇的愤懑。

第三,司马迁对卫青评价不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卫青可以说是汉武帝暴民虐民的帮凶。汉武帝盛世的背后,其实已经显现了王朝衰败的迹象。由于连年的对匈奴的战争,劳民伤财,百姓对朝廷早已不满,地方起义不断,但是此时没有人能够警醒汉武帝。虽然卫青和霍去病建立了丰功伟业,但是在客观上正是因为这些战争才加深了国家的动荡,他们是汉武帝满足个人私欲的爪牙,也是汉武帝加强君主专制的执行者。所以司马迁不可能称赞他们。

司马迁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也是一位伟大的史学家,在讲求“公正”的历史研究上,司马迁在李广和卫青两人的评价上确实说不上公正与公平。除了上述的理由,还有一点就是司马迁自身的遭遇,毕竟他在作为一个男性上是失败的,所以出于本人的情感,他更多地关注那些失败者,给予他们更多的赞美与同情。后世有很多人为卫青翻案喊冤,其实卫青本人何尝不是一场悲剧,他的平步青云只是因为他并没有李广为人的刚烈,而是更多选择了低调与缄默,完全安静的依附在汉武帝个人身上,但是这种低调也让他,包括卫子夫都丧失了一种作为自由人的品格,晚年的卫青和姐姐卫子夫都失去了汉武帝的宠爱,他们唯一的依附失去了,悲剧也就不期而至。

撰写:安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