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年轻少将叛逃苏联之谜

+

A

-
2017-12-25 22:36:50

中共最年轻的开国将军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少将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中只有简单的两句话:“曾任过新疆军区副参谋长,1955年33岁时,被授予过少将军衔(其他资料暂缺)。”

在略为详细的官方介绍中,对这位将军的介绍依然很简单: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前苏联,塔塔尔族,新中国开国少将。早年在新疆从事教育工作,后被新疆军阀盛世才关进监狱,1944年释放后后参加新疆三区革命,1949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12月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军副军长兼参谋长、军长。1954年10月任伊犁军区司令员。1960年任新疆军区副参谋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并获一级解放勋章。1961年,经中央军委同意后与祖农·太也夫少将去了前苏联,1992年在阿拉木图逝世。

1955年在怀仁堂举行的授衔仪式(图源:VCG)

在中共不愿提及的背后,马尔果夫实际是叛逃。

马尔果夫走上革命的道路看似和很多中共将领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新疆在民国时期与苏联无法割断的联系,以及马尔果夫双重国籍的身份,使他的生命中牢牢烙上了苏联的印记。

1944年9月2日,在苏联的支持下,伊犁、塔城、阿山三个地区发生对抗国民政府在新疆省政府统治的疆独建国运动,中共将其称之为“三区革命”。1944年11月7日夜,伊犁解放组织得到苏联军火、援助后突然在伊宁发动起义。12日,伊犁解放组织成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临时政府。日后一同叛逃的同志祖农·铁伊波夫任国家政府委员会副主任、政府军事厅厅长。

此时的马尔果夫尚在监狱中,1945年7月,伊犁解放组织在伊犁成立了新疆民族军,出狱后的马尔果夫参加了军队,一个月后就成为游击队绥定第1团的负责人。

1949年8月,绥来(今玛纳斯县)、景化(今呼图壁县)、昌吉三县纷纷流传三区要进攻迪化。9月国民党省政府派教育厅副厅长陈方伯为首的代表团到绥来,与民族军中线代表、步兵1团团长马尔果夫会谈。陈方伯代表包尔汉和陶峙岳向三区保证不动用武力。马尔果夫说:我们是正规军,在没有接到上级命令前决不会进行任何武装攻击。他希望对方保证将征集用于撤退的民间运输工具发还民众,民族军人员下河饮马取水时,对方不要随意开枪。马尔果夫澄清了驻玛纳斯一线的民族军正与国民党军发生军事冲突的谣言。双方达成了口头协议,为迪化军政当局和平起义消除了后顾之忧。

9月,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彭德怀的指挥下进军新疆,新疆和平解放。此后新旧政权更替,为了在新疆建立政权,首先要建立中共组织,发展民族中先进分子入党。

据新疆党史研究室所著《中共新疆地方史》所记:我党在新疆建党建立政权的活动中,采取了和内地许多不相同的政策。如首先由中共新疆分局的领导同志王震、徐立清等人直接介绍赛福鼎、包尔汉入党之外,又由新疆分局介绍舒慕同、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阿不都热合满·穆义提、阿不都拉·扎克洛夫、安尼瓦尔·贾库林、司马益·牙生诺夫、达夏甫、安尼瓦尔·汗巴巴、伊不拉音·吐尔地、乌依古尔·沙伊然、阿不列米提·马克苏托夫等十一名知名人士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们是在新疆本地各民族中发展的第一批中共党员,没有候补期,直接入党,并且可以马上担任党组织的领导职务,并在政府中任职。随后,阿巴索夫同志建立的“人民革命党”和新疆共产主义者同盟合并后的部分同志李泰玉、陈锡华等人也很快转为中共党员。

同年11月,新疆民族军起义部队整编为第一野战军第1兵团民族第5军,马尔果夫任民族第5军副军长兼参谋长,并兼任伊宁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民族军并入解放军新疆军区序列,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军,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后任新疆军区副参谋长兼伊犁军分区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解放军少将军衔,获一级解放勋章。1955年授衔被授予少将军衔,时年32岁,是当时最年轻的将军。

但是中苏交恶后,1960年代初,苏方开始通过集体农庄、区乡政府往新疆各地投递信件,提供各类非法证件,寄赠报刊杂志等宣传品,引诱中国边民去苏联。苏联哈萨克广播电台对新疆的维语广播1950年曾自动撤销,但到1961年上半年又得到恢复,经常播放去苏人员的录音讲话、访问记等,赞美苏联。同时,引诱中国军官,根据东方明著《克格勃间谍在中国》一说所说,克格勃的“红星一号”方案中,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是重点工作对象,要他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出面煽动少数民族边民越境外逃,在外逃同时最好是能带上一批中国军官。

根据1996年编著的《共和国之战》一书可知,时任新疆军区副参谋长祖农·太也夫少将和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少将两人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最终,新疆酿成了“伊塔反革命暴乱事件”。

1962年4月起,伊宁、塔城、阿尔泰、博尔塔拉、伊犁的政府和军营都遭到了冲击和包围,从阿尔泰、塔城、博尔塔拉到伊犁四个地区,二十几个县,在三千多公里的中苏边境上,几个重要的边境口岸,滚滚的人流如潮水般涌动了三天三夜,白天苏联当局用巨大的广播声指示方向,夜间则打开探照灯,一道道光柱射入中国境内几公里远。

截至5月底,逃往苏联的中国公民累计达6万余人,他们带走大小牲畜23万头、大车1,500多辆,造成耕地荒芜60万亩。加上被捣毁的政府机关、企业和被抢劫的粮食、物资等,造成的损失累计在1亿元人民币以上。5月30日,在中国方面的强烈抗议下,苏联边防军被迫停止接运伊犁外逃居民,封锁了边界。

不过祖农·太也夫、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并没有直接外逃,而是写报告,以双重国籍为由要求要求前往苏联,毛泽东干脆的同意了,最后以两人及40多名校、尉级军官前往苏联。

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和法纪,保障自治区的社会秩序,1962年8月新疆自治区政府发布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命令》,宣布对边民外逃和伊宁反革命暴乱的处置方针,及对外侨、自称外侨、外国公务机构以及中国公民出境等问题的态度和政策。1963年4月又发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委员会命令》,宣布:对犯有制造谣言、煽动组织居民越境外逃、分裂祖国统一、破坏民族团结、带头聚众闹事、策划反革命暴乱、接受外国指使从事情报活动或颠覆活动者,一律依法惩办。 

1963年初,新疆自治区党委在向各地通报中苏边境情况时,指示伊犁区党委和边境地区地、州委加强军事和边防工作,落实各项战备措施。是年末,自治区党委颁布了《边境禁区管理规定》。1963年秋至1964年春,伊犁州又根据自治区的有关命令和规定,划定了边境禁区、边境管理县和管理区。

伊犁、塔城地区边民大规模外逃事件至此告一段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