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毛泽东晚年的困境

+

A

-
2017-12-25 22:10:49
 
“毛泽东一个人孤独地坐在西面的椅子上,神情凄惨。他脸上的仇怨和绝望,使我望之却步。我站在离他八、九码远的地方,……他虽看着我却像没看到我。他的脸浮肿,眼睛、脸颊和皮肤都浮肿……真正教我惊异的,是他脸上那种不忍卒睹的绝望。”

城楼下是狂热群众的山呼“毛泽东万岁”,城楼上的毛泽东却是那样的落寞,1967年5月1日时年46岁的美籍中共党员李敦白在天安门城楼上看到这一幕不禁心中一紧。大权在握、神一般的毛“为什么?究竟是为了什么?什么原因让他如此绝望?”殊不知这样的绝望与仇怨,囚徒的困境,笼罩了毛泽东的后半生。

文革中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红卫兵(图源:VCG)

中国人常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也常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对于家族、亲情的重视是中国人的传统。在外千般好,不如自家亲。革命成功,功成名就,晚年的毛泽东却突然发现自己孑然一身,茕茕孑立,妻子江青似乎更喜欢权力,儿女们也被“赶”出了中南海,连一个说说体己话的人都没了。

毛泽东兄弟三人,大弟毛泽民1921年随毛泽东前往长沙参加革命活动,1922年入党,官至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行长、外贸总局局长、国民经济部长,一手掌控赣南钨砂贸易,全面负责中央苏区财政经济,是红军名副其实的财神爷,毛泽东的强大助力。

据1930年至1936年担任毛泽东警卫员的吴吉清在《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里》一书中记述,中央苏区的秘密金库正是由毛泽东选址毛泽民主持建设的。1934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毛泽东实际已经被剥夺权力,仅保留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虚职,毛泽民仍向毛泽东请示中央苏区最后的储备——“100多万块银元,几百根金条,还有一些银元宝和国民党发行的纸币”的转移事宜,正是这批资金成了红军万里长征中的重要经济支柱。

长征抵达陕北后,1937年毛泽民积劳成疾被安排前往苏联养病和学习。途径新疆时,因道路阻隔时任新疆边防督办盛世才又要求中共派遣干部到新疆工作,毛泽民便留在了新疆,先后任新疆财政厅长、民政厅长。1942年,盛世才倒向蒋介石后,毛泽民等一干中共干部被作为投名状于1943年被处死,时年47岁。

小弟毛泽覃,1921年加入共青团,1923年入党,官至中共中央苏区中央局秘书长、中共福建省委书记、闽粤赣军区司令。红军长征后,毛泽民留下打游击。1935年4月26日,毛泽覃在江西瑞金红林山区突围时身亡,时年30岁。

堂妹毛泽建,是毛泽东家的养女,泽建之名即为毛泽东所取。1923年入党,1928年在耒阳参加了由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起义。后在游击作战中被俘,于1929年被处决,时年24岁。

以上这三位可以说是同辈中与毛泽东最为亲近的人,他们的死去,使毛泽东再也没有可以毫无防备地说心里话的人。电视剧《海棠依旧》中,第一次在大银幕上曝光了周恩来的亲弟弟周恩寿——周秉德的父亲,两人的兄弟之情,令人唏嘘。大跃进中,周恩来省出口粮给弟弟,邓颖超千辛万苦买到的鸡蛋也全部给了子女众多的周恩寿,周恩来1928年取道东北前往苏联出席中共六大时也离不开周恩寿的掩护,尽管当时周恩寿已经脱党。而毛泽东却早已没有了这方面的感受。

毛泽东曾有罗一秀、杨开慧、贺子珍、江青四位妻子,杨开慧为其生下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三子,贺子珍为毛泽东生下三子三女,江青为毛生下一女,合计六子四女,可谓人丁兴旺。然而,六子四女却无人能陪伴毛,长子毛岸英1950年死于朝鲜;次子毛岸青身患精神疾病;三子毛岸龙1931年死于上海;四子毛岸红,1932年出生,红军长征后交给毛泽覃抚养,毛泽覃死后下落不明;五子1933年出生,不久先天不足夭折;六子俄文名阿廖娃,1938年生于苏联莫斯科,十个月时夭折;长女小名金花,1929年出生,半个月后交给当地一杨姓人家抚养,改名杨月花,直到1973年才确认其毛泽东女儿身份,毛泽东、贺子珍生前始终未与她见面;次女1935年生于长征途中,送当地人抚养,下落不明;三女李敏、四女李讷,健康活到了中共建国,但一如他们的母亲一样,与毛泽东的关系并不怎么样。

回过头来再看毛泽东的四位妻子,第一任妻子罗一秀属毛泽东的父亲毛贻昌包办婚姻,毫无感情可言,毛泽东从未承认这段婚姻,也从未同居,1910年死于痢疾。初恋杨开慧与毛泽东感情深厚,却早亡。从贺子珍不停地怀孕,最后连贺子珍本人都厌倦了,因此与毛泽东分居前往苏联来看,两人的结合要说多有感情,恐怕没有说服力。至于江青,上海花花世界的电影明星,可能一度也将毛泽东迷住,但两人最终都是各取所需吧,文革中江青甚至见毛泽东一面都很难,毛对江青看得也很清楚。

至于那个曾被寄予厚望的侄子毛远新,毛泽东一度也曾着力培养,担任辽宁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沈阳军区政委,却是一个志大才疏“扶不起来的太子”。

几任接班人,刘少奇最终“背叛”了毛泽东的革命路线,成了天字第一号“走资派”,悲惨地死于郑州。“最亲密的战友”林彪,在形势所逼之下乘飞机“外逃”,坠毁于温度尔汗。曾被称为“副帅”的邓小平,几次沉浮之后总算学会了“忍一时风平浪静”,无奈心中“钢铁公司”依旧,始终拒绝如毛泽东所愿为文革定论,释去毛泽东对他最后一丝不放心。至于张春秋、王洪文、姚文元,在毛泽东看来只不过一书生耳,可信,可用,却不能托付大事。

孤家寡人,毛泽东只剩下权力,至高无上的权力。一如称孤道寡的君王,毛孤独地坐在高高的王座上,百无聊赖。文革前毛泽东还时常全国各地巡游视察,九一三事件后毛泽东彻底将自己锁在深宫大院,冷眼旁观四人帮与官僚集团的明争暗斗,一会儿偏向这边,一会儿偏向那边,又常派出身边的人传达“圣谕”,或者直接以钦差之姿参与具体政务,一手将大秘汪东兴推上中共政治局委员的高位,作为在政治局的耳目。也有文章称,毛泽东在安排身后事时,甚至将汪东兴与机要秘书张玉凤一同安排进中共政治局常委会。

也难怪,九一三事件后毛泽东两次昏倒,第二次晕倒后醒来,周恩来“如释重负,他激动地扑到主席床边,双手紧握着毛泽东的手,泪水夺眶、语音哽咽地冲口而出:‘主席,主席,大权还在你的手里!’”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