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违抗毛泽东军令:摆错了位置 大材小用

+

A

-
2017-12-25 02:55:10

1947年3月,陕北战役爆发,毛泽东退出延安,转战陕北各大山沟。到了6月份,战事危急。毛泽东准备调中共名将陈赓回防,但陈赓反对毛泽东下令调其西渡黄河保卫陕甘宁。为此,他和毛泽东叫板,认为毛摆错了位置,大材小用。本文摘自《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作者邸延生,新华出版社出版。

解放军开国大将陈赓(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见到毛泽东,陈赓的第一句话就是:“主席,你身边的部队太少了,武器又不好,我们实在担心呀!旅长们都要求过黄河来保卫你呢!”

“一路辛苦了!”毛泽东高兴地说,“进窑洞去坐下讲,我们几个人都盼着你来呢!”

陈赓先后又和周恩来、任弼时、彭德怀见了面,便到毛泽东住的窑洞里去了。

那天,李银桥见到陈赓曾问过周恩来一些什么话,周恩来笑着没做什么明确答复,只听陈赓轻轻说了句:“看来君命难收啊!”

这么多人来到小河村,是来开会的。

会议的主要内容是研究如何粉碎敌人对山东和陕北的重点进攻。

一连几天,凡是李银桥见到陈赓的时间里,总见他默默无语地像是在想什么问题,在会议进行当中他也是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

毛泽东曾多次在会上凝视陈赓,陈赓见了总是面无表情地不说一句话。

会议进行期间,难得毛泽东走出窑洞来散散心;一次竟被叶子龙请去和机要科的人们照了好几张相,令这些年轻人高兴了不少日子。

会议进行到第6天。

傍晚时,李银桥跟随周恩来走进了毛泽东住的窑洞。

李银桥见窑洞里特意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几样酒菜。在座的有毛泽东、周恩来,再就是陈赓。

“来,陈赓!”毛泽东首先举杯,直呼其名,“我和恩来请你,一为你洗尘,二为你接风,三为你庆功!”

周恩来也将酒杯举向陈赓:“来,干杯!”

陈赓举杯在手,站起身一饮而尽:“谢谢主席!谢谢周副主席!”

毛泽东用筷子给陈赓夹菜:“恩来你们是同学,今天要多喝几杯。”

饮罢头杯酒,三个人又坐下来连饮了好几杯。陈赓有些激动了,放下酒杯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主席,恕我直言——你调我西渡黄河,不够英明!”

一句话,说得毛泽东微微一怔,说得周恩来也吃了一惊。但毛泽东的脸上却不露声色,倒是周恩来替陈赓捏了一把汗,急忙欠身拿了陈赓面前的酒杯:“你今天喝多了,不要再喝了。”

李银桥站在一旁也被陈赓的话吓了一跳:这陈赓的胆子比彭老总的胆子也不小啊!

毛泽东取过酒杯重新放回到陈赓面前:“说下去,我洗耳恭听。”

被酒涨红了脸的陈赓好像不明白周恩来劝阻的用意,又自斟自饮了一杯后,坐在毛泽东面前打开了话匣子:

“我一向敬重主席,敬重周副主席——请恕我直言!”陈赓面对毛泽东,又一次说了“恕我直言”,直陈己见,“你让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陈粟大军挺进鲁西南,都是英明决定。这两路大军,向南可以直逼武汉,向东可以直压南京,就像两把快刀子直插蒋介石的心窝,这我从心底佩服。可是,全国战场一盘棋,对于我这个小棋子儿,你却摆错了地方……”

周恩来和陈赓曾同在黄埔军校,又曾同在南昌发起“八一”武装起义——周恩来用眼色欲阻止陈赓的讲话,但被吸着烟的毛泽东察觉了:“让他把话讲完、讲透!”

周恩来会意地点了点头。

陈赓继续说:“主席,你不该让我西渡黄河,保卫陕甘宁;你应该把我拿出去,南渡黄河、东砍西杀,再给敌人的胸口插上一把刀!至于保卫陕甘宁,可以就近考虑;把我调过来,不谦虚地说,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你这个大材、我怎么小用了?”此时的毛泽东已经面带愠色。

陈赓坦陈直言:“全国一盘棋,形势越来越好,越来越对我们有利;可是,我认为让四纵回师陕北,不是主动进攻,是消极防御,这是一招险棋……”

“大胆!”毛泽东猛地一拍桌子,“霍”地一下站起来、勃然大怒:“好你个陈赓!这次调你过黄河,可不是为了保护我毛泽东!你们都想在中原辽阔的战场上跃马纵横、杀个痛快,却不想想陕甘宁的兵力是何等空虚?你让我就近调兵,我调哪一个?你最近,我都调不动!我晓得你曾救过蒋介石的命,难道这次想把我毛泽东、把党中央拱手送给蒋介石吗?岂有此理!”

毛泽东越说越激动,止不住又拍了几下桌子,把桌子上的酒菜都震动了——陈赓大吃一惊,浑身的酒劲儿被吓掉了一大半,连忙站起身来说:“主席,我这只是一己之见……”话说得有些发颤,只见他脸色发白,嘴也不大听使唤了,“我坚决执行中央的决定……”

站在一旁的李银桥被吓得不得了,心里直替陈赓捏着一把汗——除了彭德怀,还没见谁敢跟毛主席这么说话!

周恩来却神情自若,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不说一句话。

再看看此时此刻的毛泽东,见到陈赓窘迫成这个样子,反倒哈哈大笑起来:“陈赓呀陈赓,说了一句笑话,吓了你个半死!”

毛泽东用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吸了半截子的纸烟,戳着陈赓的鼻子尖说:“你怕么子嘛!跟你说句心里话,你同中央想到一起了!”

周恩来这时才拉陈赓重新坐下:“主席就是要你把话全讲出来,告诉你吧——中央已经改变计划了。”

陈赓长长出了一口气,坐下后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脸上也渐渐有了血色。

毛泽东丢掉手上的烟头,语气深沉地对陈赓说:“告诉你,刘邓挺进大别山,会打得蒋介石鸡飞狗跳;胡宗南又被彭德怀牵制在陕北,腿拔不脱。现在,豫西一带是个空子,你若南渡黄河,乘虚而入,在西至潼关到郑州的800里战场上,打他个昏天黑地;向东,可以支援刘邓和陈粟的两路大军;向西,可以配合陕北作战、从背后抽胡宗南一鞭子,他的800里秦川便在风雨飘摇之中!陈赓呀陈赓,你没有错!”

毛泽东如此大度的一席话,说得陈赓反倒不安起来。李银桥见他先看看毛泽东、又看看周恩来,然后才拘谨地说:“只是……这样一来,主席身边也……”

“你莫管!”毛泽东端起酒杯说,“有惊就有险,有高度就有难度;让我和恩来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你们放开了去打,你们打得越好,中央就越安全!”

周恩来也端起酒杯,站起身将杯中酒伸向陈赓:“我陪主席给你敬酒,为你壮行!”

面对中央两位最高首长、全国人民的革命领袖、解放军的最高统帅,陈赓猛地端起酒杯,站起身,语气坚定地说:“主席、周副主席——请放心!我陈赓一定不辜负中央的重托,我代表四纵全体将士敬你们一杯!”

三人用力碰杯后,一饮而尽。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