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亿汉人的大国 为何被六万外敌轻易灭亡?

+

A

-
2017-12-23 21:57:12

1644年三月十九日(阴历),绝望之中的明思宗朱由检在煤山上吊自杀,李自成入紫禁城,拉开了甲申国难的坍塌序幕。

四月十三日,李自成亲帅大军讨伐驻扎山海关的明总兵吴三桂;二十三日,李自成在吴清联军的打击下败溃;五月初一,清军入北京。

1645年四月二十五日,扬州为清多铎率部攻破,史可法殉难;五月十五日,清军进入南京,魏国公徐文爵、保国公朱国弼、及尚书钱谦益等人剃发降清;五月二十二日,忠于南明的靖国公黄得功战死,其部将中军田雄、马得功等冲上御舟,劫持弘光帝献予清军。

在短短不到一年时间里,庞大的汉人帝国如同泥足巨人,在外力的轻轻一击下迅速崩解,胜利是如此轻而易举,以至于清庭自身都感到的头晕目炫。“由北向南,其行若速,恍若梦中矣!”而曾国藩的幕僚赵烈文亦不得不感叹清朝“国初创业太易”。

如果《八旗通志》中记录属实,那么入关的八旗精锐满打满算不过6万人,而其所要征服的群体却是一个拥有1亿人口的庞然大物,即便战力再强,然有限的实力绝难支撑持久的消耗。考虑到自身兵力的薄弱,多尔衮本人并不乐观,并言“得地一寸则一寸,得地一尺则一尺。”

“剃发令下,有言其不便者曰:‘南人剃发,不得归。远近闻风惊畏,非一统之策也。’九王(即多尔衮)曰:‘何言一统?但得寸则寸,得尺则尺耳。’”——身在北京之张怡所记《搜闻续笔》

实际上,真正使得清王朝瞬息之间踏平中原征服江南的,并非军事实力。从进入北京到平定南京弘光政权,清军仅在潼关附近、太原和扬州有过较大规模的作战行动。大部分清庭之敌,不论是前明还是李自成,只是望风逃跑或者投降,而这其中不乏实力强横的地方政治军事势力。事实表明,是灵活多变而富有远见的政治策略,而非军事力量清庭的胜利中起了决定性作用。

山西姜瓖、山东谢升、河南徐定国与李际遇、九江左梦庚、淮北李成栋、李本深、刘良佐,以及福建郑芝龙,皆不战而降清。

当多尔衮在山海关击败李自成进入北京的时候,他实际上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

一方面,李自成从北京败溃逃亡西安后,称强一时的大顺政权迅速瓦解,从北京到淮河以北的广大地区都实际上处于地方自治的状态,谁能够迅速收服这些地方力量,谁就能率先建立政治优势。

如前明大同总兵姜瓖杀大顺军守将张天琳自治,山东前明官员谢升、赵继鼎等杀大顺州牧吴征文自治,即华北大部分地区是由曾经投降大顺的前明地方官所统治。在这种情况下,争取这些地方官员的认可和归顺,尽可能不流血的征服中国北方,显然成为此刻清庭的急务。

对于当时的形势,多尔衮有着清醒的认知,他采取了一系列相当务实的政治策略,设法吸引这些举足轻重的前明故臣效忠清庭。

崇祯死后,清军很快入关,并征服中国(图源:VCG)

首先,在入京初期,多尔衮尽可能地维护前明士绅的财产,并严明法度,建立了稳定的社会秩序。

顺治元年七月,多尔衮下令:“故明勋戚赡田己业俱准照旧,乃朝廷特恩,不许官吏侵渔、土豪占种,各勋卫官舍亦须仰体,毋得滋事扰民。”这一规定,得到了汉族地主士绅的欢迎,并使得很多厌憎满清的汉族士大夫开始认可清朝,明清之际曾与清军有血仇的“国朝六大家”宋琬即是如此。

入京之后,八旗军队在多尔衮的严令下一改抄掠无度的习性,并谨守法度。据刘尚友的《定思小记》所言,清军中的蒙古兵在城上守卫巡逻时,皆收弓束矢,说:“恐惊百姓也。”还说:“中华佛国也,我辈来作践佛地,罪过!罪过!”徐应芬的《遇变纪略》则谈到,当时北京长安市上有诸多无赖刁民向清庭兜售窃取自宫中的锦缎彩织,多尔衮为此不惜付出两月军饷。总之,清庭的表现迅速收揽了普通百姓和士绅之心,并被战乱中渴望安宁的士民认为是能够安邦定国的“仁义之师”。

刘邦用张良之谋,还军霸上,并召集秦地父老道:“秦地百姓受秦法苛待很久了,我今天只与诸位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偷盗入刑。诸军当严守法度,百姓不用害怕。”同时令人告谕县乡百姓,秦地百姓欲犒赏刘邦军队,刘邦道:“不用,我军不乏粮食,不欲破百姓之粮。”百姓大喜,都害怕刘邦不能为秦地之王。——汉·司马迁《史记·高祖本纪》(这也是刘邦出陈仓后,降者无数,并迅速扫荡关中直逼徐州的原因。后来楚汉争霸在刘邦统治下,秦地民众壮年皆死,老弱苦于辗转)

其次,多尔衮对前明故臣和大顺官员,采取了一贯收纳的政策,这使得清庭的势力范围迅速向河北、山东、山西蔓延,并建立了相对稳固的统治秩序。

入京第二天,多尔衮即下令:“各衙门官员俱照旧录用,可速将职名开报,如虚饰假冒者罪之。其避贼回籍隐居山林者亦具以闻,仍以原官录用。”(《清世祖实录》)甚至许诺只要剃发归顺,地方官即可各升一级。第二天,就有沈惟炳、王鳌永、金之俊等十几位前明遗臣报到,多尔衮立刻亲自接见,并恳请对方:“汝曹勿畏,我不杀一人,令各官照旧供职。”(李天根《爝火录》)不久,前明山东布政使司参议兼按察使司佥事霸州道刘芳久、布政使司参议天津道孙肇兴、山西按察使司佥事昌平道孟良允,按察使司佥事易州道黄图安,皆来入仕,多尔衮皆使之“俱仍为原官”(《清世祖实录》)。即便是于是李自成带来的官员,多尔衮也一概予以任命,针对柳寅东的反对意见,多尔衮则表示,“经纶之始,治理需人,归顺官员既经推用,不可苛求”。于是,“诸名公巨卿,甫除贼籍,又纷纷舞蹈矣。”(张怡《搜闻续笔》)

归顺者大多熟悉民情政务,具有相当的经验和威望,能够以最快的速度稳定地方。前明顺天巡抚宋权宣布降清,多尔衮让他继续担任顺天巡抚。宋权征税赋、兵役、慰农耕,荐行地方人事,皆得其能,而该地区的形势也迅速安定下来。

多尔衮在这些人的帮助下,不但迅速稳定了入京后的地方形势,还通过此辈的声望招揽了更多的前明地方势力效忠。山东官员王鳌永受命招抚山东、河南,通过其人脉关系,迅速帮助清朝收揽了整个山东;沈惟炳则拟定了一份包含北方各省的重要前明故臣的引荐名单,通过对这些人任命,清庭很快稳定了在北方的统治。

撰写:王夷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