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与胡锦涛访日:中日媒体谁做得更好?

+

A

-
2017-12-20 02:21:06
 
著名主持人白岩松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评价日本媒体:日本媒体对中国现实的观察要远远强于中国媒体对日本现实的观察。如果说中国对日本的认识还停留在几十年前《菊与刀》等一些文章对日本分析上,而日本已经开始把中国放在手术台上解剖。

无论是地缘关系还是历史关联,日本对中国的影响都比周边其他国家来得深刻得多。而且日本的媒体在国际上颇有名望,大众媒体在国内政治和外交决策中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尤其是中日之间的交往,日本媒体的影响尤为明显。

2008年5月6日,胡锦涛访问日本,此举被称作“暖春之旅”。图为胡锦涛(左)和夫人刘永清(右)一同抵达东京(图源:AFP)

中日媒体对某些事情的报道角度也完全不同,特别是在中国领导人出访日本这一问题上。

江泽民访问日本,《人民日报》给出的论述是绝对的正面和积极:“唐家璇表示,江泽民主席即将对日本进行的国事访问是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问日本,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他说,这次历史性的访问适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二十周年,又值世纪之交,因而更具有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意义。他说:我们希望通过这次访问,总结和汲取中日关系演变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从长远角度和战略高度构筑面向二十一世纪中日睦邻友好合作关系的框架。”《人民日报》这种长篇累牍的报道并不少见,几乎中国领导人的每次出访都是如此的表述,给读者展示的全是正面的内容,主题宏大,而且内容十分空泛,又显得极为高端。

日本《朝日新闻》与《人民日报》所选择的角度不同,它加入了对江泽民个人背景因素的探讨:“江主席作为中国的国家元首首次在本月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表示‘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构筑今后中日之间友好合作关系的框架。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望为美好的未来而共同努力’。他在寻求历史认识上日本的明确回应的同时,以这次访日为契机,强调了日中之间合作关系的构筑……或许是因为江泽民主席是其被亲日派间谋暗杀的叔父的养子的关系,他对日本包含着一种复杂的感情。希望通过这次访日,江主席能直视已经经过战争长达五十年以上的今天的日本社会的形形色色,和市民以及年轻人多接触接触,以治愈其内心的创伤。”

《朝日新闻》十分注重对领导人的刻画,强调了江泽民“自信满满、野心勃勃”的性格特点:“作为国家的领导者,一眨眼十年过去了。这十年中,没有一刻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在今年夏天抗洪救灾的时候,他自赞道:‘解放军和人民胜利了。这是难得的业绩啊。’在别的场合,他也说道:‘我赢得了战争。’……香港回归后台湾问题是重点而我们也能感到领导人试图在中国引入新的法制体系并发挥引领作用,这看作是第三代领导人已开始考虑名留青史的问题了。”除此之外,《朝日新闻》还特意对江泽民个人的教育背景和特点做出了介绍。这种丰富立体的报道的确是中国媒体尤其是《人民日报》十分少见的。

再比如,2008年5月,胡锦涛对日本进行了为期五天的访问,《人民日报》这样报道:“在经历2006年10月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访华的‘破冰之旅’,2007年4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访日的‘融冰之旅’以及日本首相福田康夫于2007年12月底访华的‘迎春之旅’之后,将进一步深化两国在各领域的合作与交流,夯实两国战略互惠关系,促进两国关系长期、稳定发展。”

《人民日报》侧重点仍然是这种宏观的命题,而且只围绕两国关系展开,并没有提到其他层面的内容。

日本《朝日新闻》对这一次访问是这样写的:“时隔十年,中国元首访问日本四天,在和日本媒体见面的时候,胡锦涛主席说:‘这次的访问一定能取得我们所期待的成果。’其意愿可见一斑。不仅在熊猫出界问题上十分积极,同时也呼吁要重视日本。但是,由于中国产冷冻水饺以及西藏问题等悬而未决的事情很多,日本的舆论也相当的严厉。胡锦涛主席是否能如愿将这次访问变为‘暖春之旅’,还不得而知……涉及争端的不光是在中日两国。比如围绕中国在西藏的人权压制,中国政府一概不接受欧美各国的批判的态度,不仅造成了奥运圣火传递中的骚乱,而且还引起了他国首脑对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缺席。就中日之间,引起日本国民对中国不和谐感觉的象征性的问题是饺子事件。”

这里所说的饺子事件也被称作是“毒饺子事件”,2008年,日本兵库县警方公布一条消息:来自中国河北天洋食品生厂的速冻饺子中检测出超标百余倍的高毒农药甲胺磷,多人因此中毒。中国公安部表示“投放甲胺磷发生在中国境内的可能性极小”,这一说法引起日本部分官员的不满。这件事也确实让中国生产的冷冻食品在日本遭受了巨额损失,形象和口碑都一落千丈。所以日本媒体特别看重“毒饺子事件”是否对胡锦涛出访日本带来影响。

对于中国的国家定位,《人民日报》认为,中国是一个正在以和平方式崛起的发展中大国,且愿意为世界的安定与和平贡献自己的力量。

《朝日新闻》则认为中国是一个经济快速发展的大国,但政治上的保守与其他社会问题成为中国发展的不稳定因素。

某一个事件通过媒体不同角度的探究也许会演变出完全不同的解释,而这种解释甚至会进一步强化或者转变一国人民对另一国的固有看法。

《人民日报》在对待中国领导人访问日本这一问题上保持着“无负面”的绝对立场,当然这也是中共媒体长期以来的一贯风格。而日本《朝日新闻》以中立偏正面的立场为主,存在相当数量的负面报道。比如,在胡锦涛访问日本这一事件上,日本媒体不仅要报道胡锦涛访问日本的行程,而且还相应地报道了“西藏问题”、“冷冻水饺问题”等事件。

在当今时代,媒体无孔不入,几乎没有任何国家任何人能够摆脱媒体所带来的影响,特别是媒体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中国的媒体很大层面上比较倾向于“报喜不报忧”,这主要是和中国国情有关。毕竟《人民日报》是中共中央委员会的机关报,十分看重对舆论的正确引导。在对待国际事务问题上,更喜欢用一种宏大而正面的语调来论述,保证绝对没有半点负面,比如在日本闹得沸沸扬扬的饺子事件在《人民日报》上几乎未主动提及。

对于西方媒体,中国更喜欢批评他们是“夸张的”和“博眼球的”,日本媒体显然深受西方媒体影响,也许确实存在某些具有极强冲突性的负面新闻,但是也要看到《朝日新闻》在国际事务的处理上,加入了多方面的多层次的融合的报道,而不是单纯的类似于《人民日报》那种官方的强调,比如对江泽民个人的介绍,这在中国的媒体是比较少见的。

诚然,中国媒体在很多方面也有自己的优越性,日本媒体对中国的报道这些年来也确实存在一定的偏见,但是中国如果继续保持这种“无负面”的报道,让民众对很多事件的真实内容一头雾水,那么媒体的作用真的就所剩无几了。

撰写:安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