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伊斯兰与汉民族主义:特朗普对中国新冲击

+

A

-
2017-12-16 22:46:06

尽管特朗普所代表白人至上倾向浓厚的民族主义思想,并未直接针对中国。但不应忽视的是,特朗普在美国成功上位,将会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造成巨大的意识形态冲击。

毕竟,多年来,美国扮演着世界思想中枢的角色,美国观念的转变影响着全世界对事物的认知,因此,当一位白人多数族裔色彩浓厚、反伊斯兰倾向明显的美国革命家,凭借主体族群的民族主义击破强敌并担任美国总统,这一事实无疑将对全世界的观念造成巨大冲击,它将不可避免地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输出一种新的革命性意识形态,并展现出主体民族民族主义中所蕴含的庞大政治能量,这将极大地刺激各国大民族民族主义者的政治野心。

我们应该意识到,在奥巴马时期,因政府的平权政策,美国白人的政治、文化、税收、教育和宗教处境某种程度上并不公平,其实际上与中国汉族在当前民族政策下的状况类似,两者实际上存在着相当程度上的政治共情。

特朗普相当部分的支持者具有白人至上色彩(图源:VCG)

因此,当中国以反美著称的民族主义“自干五”听到特朗普、班农的反穆斯林演讲和鼓吹主体认同的言辞后,就会产生强烈共鸣,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特朗普和班农唤醒了他们身上潜藏的类似不满。而特朗普、班农在选举中的胜利,将使得中国国内主体民族的愤懑感愈发强化,并具备了日益明显的自我政治意识——笔者相信的一点就是,特朗普的当选,将使得中国国内汉民族主义获得巨大发展,从现代马基雅维利政治的角度来看,这是完全可以预料的。

因为,相比于“民主自由”这种需要不断磨合才能被民众理解的政治信念,民族主义则属于“无需思考即被接受”的意识形态,在民众之中具有不言自明的政治动员能力。比如,在辛亥革命中,革命家们跟新军官兵谈“民主、民权”是不被理解的,但是谈“反清复明”,则很容易被接受,这也是邹容《革命军》大行其道的原因;同样,在1991年,真正在意识形态上摧毁共产主义苏联的,并非民主自由,而是索尔仁琴等大俄罗斯主义者在合法性上对共产统治的彻底否定,由此塑造了新俄罗斯的独立;在东欧剧变中,打垮东欧共产政权的,并非西方的“民主”和平演变,而是其国内的民族主义,是东德人、波兰人、匈牙利人和捷克人的民族自尊心动员了他们的人民,最终扫荡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同样,崩解台湾国民党的,并非国民党自身不够实干,也不是其发展经济的成绩不够突出,而是其“大中华主义”的意识形态,难以满足占据台湾人口大多数的本土族群自我认同的需要。而奥匈帝国、清王朝、苏联共产政权、东欧共产国家、国民党台湾政权都是毁灭于本土民族主义兴起。

撰写:王夷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