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纯如:让西方认识南京大屠杀

+

A

-
2017-12-13 19:59:06

2017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这段令每个中国人痛心的历史已过去80年。让中国人倍感欣慰的是,对日军的暴行已经有更多的国家关注,而改变这一切的是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的《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

2015年8月25日,总统马英九在总统府颁赠褒扬已故华裔美籍作家张纯如(图源:中央社)

在张纯如之前,南京大屠杀并非没人关注,但这种关注只存在于学术界。而最该纪念的中国却因为回避国民党的抗战对这段历史避而不谈,旋即又因为中日建交而继续回避。与纳粹大屠杀同样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因为政治原因而被遮掩。

虽然从邓小平时代开始纪念,但与奥斯维辛集中营相比,英语国家对南京大屠杀几乎一无所知,他们接受的都是与欧洲二战史或纳粹大屠杀相关的教育内容,对亚洲只知道“珍珠港事件”和“原子弹轰炸日本”,这也是为什么张纯如称南京大屠杀是“被遗忘的大屠杀”。

1996年,加拿大华裔医生王裕佳为了让世人更了解日本历史上的野心和暴行,把加拿大保钓委员会转化为亚洲二战史实维护会,随即成立多伦多史维会;而在温哥华的战友聂国远则成立温哥华史维会。

但他们沮丧的发现,不仅西方国家的人对这段历史不了解,即使是华人也“非常地冷漠”。王裕佳在宣传过程中遇到很多华人,他们有的不知道这件事,有的甚至不想知道这件事,“知道这件事的那些人也会说,都过去六十年了,我们不需要记住,我们要向前看……”

直到1997年《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在美国出版,王裕佳才察觉一线希望:“西方人会比较容易接受一个美国土生土长的华裔所写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书。”

在史维会的推动下,这本书在加拿大热销,随后,这股热流从加拿大传回美国,美国媒体纷纷跟进。很快,她和她的这本书在全世界造成了震动,该书曾经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十周之久,张纯如也成为继《喜福会》作者谭恩美之后第二位登上该畅销书榜的华裔作家。该书其后再版了15次,印量达50万册。

《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是第一本用英语写成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长篇著作,首次让西方国家全面了解了日本犯下的罪行。《纽约时报》称之“60多年首次打破中、日、美国的沉默”。《纽约读书人书评》称赞它为年度最佳书籍之一。该书引用了大量中方,日方,以及来自英美的第三方的亲历者的资料。许多资料都是张纯如在为写作此书的研究过程中挖掘出来,并首次公之于众,比如《拉贝日记》和《沃特林日记》。

到现在,西方人对于南京大屠杀的认识,基本上源于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日前曾致力于在加拿大推动纪念南京大屠杀的联邦华裔众议员陈圣源曾说,他就是2007年观看史维会拍摄的电影《张纯如——南京大屠杀》后才了解此事的,随后成为加政坛推动揭露日本暴行最积极的议员。

但这本书同时引起非议,以张纯如的教育背景和记者职业经历,她几乎没有可能写出符合史学家口味的严格意义上的学术著作,书里杂糅了很多新闻调查的风格,以及错误。日本右翼根据这些错误否定南京大屠杀的事实。然而比起这本书在西方带来的巨大反响,其正面意义远远大于那些差错带来的问题。

2004年,张纯如在美国加州吞枪自杀。传媒普遍认为她生前活在日本右翼势力恐吓阴影中,不堪精神重负而弃世。她的死因至今是迷,但她曾经说过的“我写这本书完全是出于一种愤怒的感觉,这本书能不能赚钱我不管,对我来说,我就是要让世界上所有的人了解1937年南京发生的事情。”做到了。2005年8月15日,张纯如的青铜雕像永久地安放于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