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康生VS陈云 谁出卖了林育南

+

A

-
2017-12-08 07:29:28

鲁迅的《为了忘却的纪念》一文,因曾收入中国大陆语文教科书而流传很广,是为纪念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五位青年作家——李伟森、胡也频、柔石、白莽、冯铿即“左联五烈士”而作。鲜为人知的是,在“左联五烈士”的背后,对中共而言是党内第一次反抗苏联干涉的政治运动,又被称为“小文革”,不仅是“五烈士”而是包括林彪堂兄林育南在内的“龙华二十四烈士”;对国民党而言则是1930年代反共最大成果“东方旅社事件”,包括中央委员在内32人被捕,事发当天蒋介石欣喜异常,连夜派陈立夫赴上海处置、劝降。究竟是谁出卖他们,所有证据都指向时任中共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王明,也有证据指向康生,更有牺牲者后人将怀疑的目标指向时任中共特科负责人陈云,而这位牺牲者正是陈云的入党介绍人……

1938年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主席团合影,前排右一为“东方旅社案”最大嫌疑人王明,左一为康生,当时他已改换门庭投入毛泽东(左二)的怀抱(图源:VCG)

震动上海滩的“东方旅社案”

东方旅社位于上海公共租界浙江路与汉口路交汇处西南,也就今天的上海黄浦区汉口路与浙江中路交汇处西南,在当时是一座拥有110间客房的中等规模西式旅馆。由于设计新潮,自1923年开业以来入住率一直较高。

1931年1月17日,国民党上海当局联合公共租界巡捕房突然包围了东方旅社直扑31号房间,正在举行紧急会议的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会常委兼秘书长、全国苏维埃中央准备委员会秘书长林育南(林彪堂兄),上海总工会秘书彭砚耕,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干部胡也频、柔石、殷夫、冯铿以及苏铁、李云卿等8人当场被捕。

与此同时,另一路军警在巡捕配合下直扑天津路中山旅社6号房,中共上海沪中区委书记蔡博真,共青团江苏省委委员兼上海总工会青工部长欧阳立安,共青团上海闸北区委书记伍仲文,上海总工会组织部长阿刚当场被捕。

下午三四时,中共山东省委组织部部长王青士、青岛市委书记罗石冰到东方旅社参会时被捕。上海总工会秘书长龙大道,红22军政委、中共淞浦特委书记兼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党团书记黄理文,中共江苏省委委员、上海沪东区委书记何孟雄也在前往中山旅社开会时被捕。

晚间,左翼作家联盟据点之一的华德路鸿运坊152号被国民党军警查抄,房内搜出大量左翼作家联盟的文件,房主汤士德及其妻子王孙氏(化名)被捕。通过查抄的信件,军警又抓捕了上海总工会沪东办事处主任费达夫和王小妹。当天凌晨,汤士德的哥哥红14军驻上海办事处负责人汤士伦在昆明路被捕。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中共中央宣传部干部李求实,中共南京市委书记恽雨棠,中共机要干部李文等人相继被捕,使被捕人数达到32人,成为国民党1930年代反共最大成果。

事发当天,得知消息的蒋介石欣喜异常,连夜派陈立夫赴上海处置、劝降,然而一切并未让蒋介石如愿。2月7日晚,林育南及“左联五烈士”等24人在上海警备司令部龙华监狱被秘密处决,黄理文等人被判处有期徒刑。

反对苏联干涉人事:中共第一次内斗“小文革”

就在东方旅社案发生前十天,1931年1月7日,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在上海召开。这次会议上,共产国际东方部副部长米夫(Pavel Mif)直接干涉中共人事,坚持将自己赏识的王明选入中央领导机构。

早在王明留学莫斯科中山大学时,就受到时任中山大学校长、共产国际执委米夫的赏识。1927年米夫第一次来华时,钦点王明为翻译。同年,中共五大在武汉召开,米夫原本想让王明主持中共中央宣传工作,时任总书记陈独秀便安排王明出任中央宣传部秘书,在当时的中共体制下,所谓秘书实际是仅次于部长、副部长的官员。1928年莫斯科中共六大上,米夫希望中共提拔王明进入中央领导层,但在议会代表抵制下未能如愿。1930年,王明与米夫先后回到中国,在米夫压力下中共不得不同意召开六届四中全会。

六届四中全会上,米夫表面上未参加正式会议,却代表实际掌控会议议程,提出了一个包括王明在内的16人政治局委员名单。为保证这一名单获得通过,米夫与王明又精心挑选出席会议的代表,包括22名中央委员、15名非中央委员,2名共产国际代表,又破坏组织原则给予非中央委员表决权。时任中央候补委员、东北地区党组织代表唐宏经按照通知前往上海开会,却发现到了上海无人问津,无会可开。

最终,米夫、王明仅以一票胜出,可见会议之激烈。王明由非中央委员跃升政治局委员,实际掌控中共中央,赵荣(康生)担任组织部长,沈泽民担任宣传部长,博古(秦邦宪)担任团中央总书记,向忠发仍担任总书记,因王明等人不懂军事周恩来留任军事部长。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