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被毛泽东整惨 首次拒绝刮胡子

+

A

-
2017-12-08 02:17:18

1973年底的批周会议,大部分人在毛泽东的授意下违心地批判周恩来。周恩来在身心遭受重创下,一向注意仪表的他,第一次拒绝刮胡子。本文摘自2013年第6期《湘潮》,作者顾保孜,原题为《“文革”中周恩来一次不可思议的挨整经历》,文章系节选。

1963年,周恩来(右一)与毛泽东(右二)等在天安门城楼上欢度国庆(图源:VCG)

王洪文得到了主持批判周恩来会议的大权。毛泽东的联络员王海容和唐闻生负责在会上传达毛泽东的指示。

政治局扩大会议从11月21日开始,到12月初,持续开了十几天。会议就根据王海容和唐闻生传达的指示,对周恩来再次进行批评。第一次没有“过关”,第二次、第三次……也没有过关,当时到会的许多领导人都不知道周恩来作检查的内幕,但这次会议气氛异常紧张,政治压力很大。

在这种情况下,与会人员都不得不发言表态。于是大家按照毛泽东指示,违心地或非违心地,发言批评周恩来。

这十几天里,周恩来除遭受精神上的重创外,还要忍受病痛的折磨。因为此时他正患有膀胱癌。一到晚上,周恩来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客,不开会,不化疗,一向注意仪表的他,第一次拒绝刮胡子。他一脸苦戚,一腔愤慨,日夜趴在桌子上,长书万言,写了撕,撕了又写,熬红了眼睛,熬酸了筋骨。因为老是低着头,他的眼肿了,接着脸肿了,坐多了腿也肿了,最后全身都肿了。但他全然不顾,还是不断写,不断撕。

邓颖超一开始也不知道周恩来在办公室里干什么,又不能进去说服他注意休息,着急地在门外来回踱步。身边工作人员知道一点内情,可这是中央内部的事情,他们也不能多嘴。可他们看见周恩来这样不顾惜身体,没日没夜地写东西,心里又是着急又是难过,更多的是痛惜!大家无奈着急又帮不上忙。

为此,卫士长张树迎哭了好几回,他恨自己文化不高,不能帮助总理代笔写一些东西。要说最着急的是负责治疗的医生们,自从总理把自己关起来写材料起,就拒绝进行化疗。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