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如何成为中国“自古以来”的领土

+

A

-
2017-12-04 21:09:26

1940年2月,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在拉萨举行,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作为国民政府代表主持坐床典礼,但是“西藏流亡政府”一直宣称吴忠信只是参加。两字不同的背后,折射的是“藏独”对西藏主权的争夺。

西藏药王山南麓摩崖石刻,是古代吐蕃时期的佛教文化的宝贵遗存(图源:VCG)

对中国人来讲,西藏是自古以来的领土。

在唐朝时,吐蕃王朝第一次与中原王朝开始接触,在唐宋两个时期,都与中原王朝时战时和。

到了13世纪,席卷欧亚大陆的蒙古人将吐蕃正式纳入管辖范围,元朝管辖的不仅有土地,还有宗教信仰,宣政院负责管理全国的佛教以及吐蕃地区的军政。

明清时,这种管辖权进一步扩大。

明朝除了设乌思藏都指挥使司外,据《明实录》记载,万历十五年(1587年)十月丁卯日,“番僧答赖(今译达赖)准升‘朵儿只唱’名号,仍给敕命、国书。”这是明王朝正式对西藏精神领袖进行了册封,索南嘉措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任达赖喇嘛。

得此称号后,格鲁派上层僧侣把索南嘉措定为第三世达赖喇嘛,而把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的大弟子根敦珠巴追认为第一世,把根敦珠巴的继任者根敦嘉措追认为第二世。万历二十年,明王朝又降旨把封给三世达赖喇嘛的名号让云丹嘉措继承,他就是第四世达赖喇嘛。

从此,只有经过中央王朝册封的达赖喇嘛才是合法的继承人。从五世达赖喇嘛起,中央政府敕谕、认定、册封达赖喇嘛的档案在中国都有所保存。

到了清王朝时,中央政府的权力进一步扩大。

雍正元年(1723年)六月十日,雍正皇帝下旨,把康熙皇帝册封的“阐扬释教、普度众生六世达赖喇嘛”,改封尊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并赐以金册、金印。雍正五年,清政府正式在西藏设立驻藏大臣衙门,内阁学士僧格和副都统马喇成为首任驻藏大臣。驻藏大臣不仅直接掌管西藏政务,还直接督察西藏宗教重大事务。对大活佛转世灵童的认定除了“吹冲”降乩以外,还需报驻藏大臣,并由驻藏大臣上奏清朝皇帝恩准。

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廓尔喀(今尼泊尔)兵入侵西藏,乾隆应西藏地方政府要求派兵驱逐廓尔喀后,挟军威正式设立金瓶掣签制度,将西藏自古以来由地方门阀势力把控的指定活佛转世灵童、确认达赖喇嘛继承人的权力收归己有。至此,西藏的信仰彻底臣服于世俗政权。

咸丰十年(1860年)十月,咸丰皇帝为派驻藏大臣主持坐床事给第十二世达赖喇嘛灵童敕谕。此后,只有中央政府为灵童主持坐床仪式后才能正式称为达赖喇嘛。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由于清廷同英国签订了一系列有损西藏的条约,驻藏大臣在西藏的威信不断受到考验,西藏和清政府之间也逐渐疏远,清廷对西藏的管控能力开始下降。

英国自19世纪初便逐步蚕食喜马拉雅山地区,在20世纪初期,俄罗斯也试图争夺西藏。已经风雨飘摇的清廷在与两国的争夺中不仅毫无所为,反而怠慢十三世达赖喇嘛图登嘉措,驻藏大臣联豫甚至将其驱逐出中国。

1911年清王朝覆灭,国民政府在北伐后于名义上统一中国,蒙古地方与西藏地方同为中华民国同以地方为名的特别行政区划单位,并重新承认图登嘉措的达赖喇嘛称号。

结束流亡回到西藏的图登嘉措对此已不感兴趣,而是于1913年宣布西藏脱离中国独立。不过,西藏政府并未获得国际的承认。而且,不仅其政敌九世班禅额尔德尼在公开场合多次宣布“西藏是中国领土”,在西藏仍存在亲汉势力。

1933年,图登嘉措圆寂后,五世热振活佛土丹绛白益西丹巴坚赞成为西藏地方政府的摄政,他同中央政府的关系一直非常密切。

1939年,西藏驻重庆代表向吴忠信报告,十三世达赖喇嘛1933年12月17日在拉萨圆寂后,其转世灵童已在青海塔尔寺以东湟中县寻获,拟请中央政府允许该幼童入藏,并派大员到拉萨主持认定仪式和达赖的坐床大典。

吴忠信认为,对灵童的认定和十四世达赖的坐床典礼事关国家主权,乃向国民政府提出实施方案,并组成蒙藏委员会委员长行辕,代表中央政府进藏。入藏之旅并不顺利,他需要假道印度入藏,英国人有意刁难,久久不予办理签证,并要求国民政府先与噶厦通气,然后再由噶厦通知印度政府才可。英国此举迫使国民政府承认英藏直接交涉,承认西藏的对外关系权。国民政府无奈之下,只好决定“如海道不可能,则该派人员由陆路入藏”。但陆路险远,要在灵童坐床之前赶到拉萨已是不太可能。

就是在热振活佛的干预下,噶厦采用非正式通知(自动通知)的方式转告英印政府,吴忠信一行19人将假道印度“沿途妥为关照”。随后,热振活佛又致电吴忠信:“敬悉委员长随率职员仆役十九人取道印度入藏,本人已同噶厦电告英属印度沿途妥为关照,请毋须操心。”10月5日,在噶厦周旋下,英国使馆终于答应给予签证。21日吴忠信赴香港转飞仰光,然后抵达印度加尔各答。

从吴忠信与灵童的一张合影中难以确认吴是否主持了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坐床典礼,其实在当时的环境下,吴忠信能出现在西藏已属难得,这已经是对西藏主权的宣示。“西藏流亡政府”通过吴忠信没有主持坐床典礼,从而否定历史,得出西藏一直是独立国家的结论是荒谬可笑的。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