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与达兰萨拉之间——摇摆的达赖喇嘛

+

A

-
2017-12-04 02:38:36

印度当地时间11月23日,西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参加加尔各答商会举行的一个研讨会回答提问时表示,他的“国家”不寻求脱离中国独立,但希望有更好的发展。

近些年来,达赖喇嘛在西藏问题上的表态不断改变。其实这种摇摆贯穿其政治人生,他的政治立场一直随着内外形势的变化而不断改变。

1959年3月10日,武装分子在布达拉宫前保卫达赖喇嘛(图源:AFP)

歌颂毛泽东

1938年,拉莫顿珠遴选为十三世达赖喇嘛唯一转世灵童,经国民政府批准后,成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1940年,蒙藏委员会主任吴忠信在亲汉派热振活佛的帮助下进入西藏,主持拉莫顿珠的坐床仪式。【相关阅读:西藏如何成为中国“自古以来”的领土

虽然此举宣示了国民政府对西藏地方的主权所有,实际情况并不乐观。西藏不仅由英国人实际控制,美国人也开始插手西藏事务,1942年,总统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派遣两位军官抵达拉萨,送上信和礼物,与噶厦地方政府建立友好关系。

尚未执政的达赖喇嘛在英国人与美国人的包围中长大,他最喜欢的玩具也由这两个国家送上。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949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中共在多次要求噶厦谈判无果后发动昌都战役,消灭了藏军的主力。随着局势越来越糟糕,摄政达札在“神明谕示”的指使下归政于未成年的达赖喇嘛。

年轻的达赖喇嘛没有控制局势的能力,他一方面致信中央政府,希望可以通过谈判和平解放西藏,同时又听从亲西方派建议逃往亚东,准备在英美等国的帮助下独立。

令他失望的是,“亲善使团”没有带回英美政府的支持。

此时美、英、印等可以干涉西藏问题的国家正聚焦于朝鲜半岛的战况,虽然利用西藏问题遏制中国已成为美国既定的战略目标,时任总统的杜鲁门(Harry S. Truman)不愿节外生枝,主张尽可能保持西藏政策选择的灵活性和开放性。美国国务院1950年12月30日向英国驻美大使提交了一份备忘录,明确地表达在西藏问题上的转向:“美国牢记中国关于对西藏享有主权的主张,美国政府对这一主张从未提出过怀疑。”但是“如果得到适当发展,还可以考虑承认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对于英美的决定,达赖喇嘛多年以后仍心怀抱怨地说,“英国人与西藏人夙来交好”,可“现在英国政府居然同意中共对西藏主权的部分主张,真令人难以置信”。1948年“华盛顿曾欢迎过我们的代表团,我们甚至还和副总统见面”,可是“他们改变了立场”。

1956年元旦,毛泽东会见达赖喇嘛(右)和班禅额尔德尼(左)(图源:AFP)

独立幻想破灭后,1951年2月18日,在亚东的达赖喇嘛亲自签字,派出以昌都总管的阿沛·阿旺晋美噶伦为首的谈判代表团前往北京。5月23日,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签订,西藏的地位明确而且稳定了。

由于没有触及他们的利益,以及对美国的失望,达赖喇嘛开始拥护中央,北京对他们也礼遇有加。1954年,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分别当选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和政协委员会副主席,这是西藏地方政权的执政者在中央政府中担任的最高职务。

1955年,结束国内参观回到拉萨的达赖写了《毛主席颂》,把毛泽东比做太阳,保护藏族人民的慈母,战胜帝国主义的大鹏,称颂毛泽东解放了枷锁,指示了和平的道路,祝愿伟大领袖像世界的火炬永放光芒。

神谕:出走

朝鲜战争结束后,杜鲁门政府再次调整对华政策,在西藏问题上逐渐从幕后走到前台,卷入程度日益深化,对西藏分裂势力都做出了越来越明确的承诺。

1954年,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开始通过达赖喇嘛的两个哥哥召募藏族人进行训练,从边境偷运或空投武器,让他们回到西藏在那里制造恐怖和麻烦。

1956年11月,达赖喇嘛接受印度政府邀请,和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前往印度参加佛陀2500年诞辰纪念活动。

当时除西藏以外的藏区开始试办民主改革,开展阶级斗争,影响了西藏的局势。一些留在印度主张独立的前噶厦官员以及达赖的哥哥不断劝说他留在印度,正在印度访问的周恩来在新德里连续3次同他谈话,转达毛泽东暂停民主改革的实践的指示。最终,达赖返回拉萨,但西藏的骚乱在美国的介入下已成不可控制之势,达赖的政治立场动摇、犹疑不定。

1959年3月,达赖喇嘛提出去军区看戏之事点燃拉萨叛乱的导火索。9日晚,当时的拉萨市长声称汉人准备把达赖喇嘛劫往北京,要每户市民都必须派人到达赖喇嘛的驻地罗布林卡去保卫达赖喇嘛,阻止他去看戏。10日,中情局支持的“四水六岗”和“卫教军”在拉萨发动袭击,在与西藏军区政治委员谭冠三的信件中,达赖喇嘛声称被反动分子挟持,很难自主自己的行动,但仍愿意说服他们并前往军区寻求保护。

然而,3月16日他却为是否逃走打了卦,神断指示说:“快走、今晚。”26日,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宣布“西藏独立”,成立了“西藏临时政府”,在中情局的协助下,流亡印度。

在达赖喇嘛出走后,毛泽东提出了两种处置办法:“(一)宣布为叛国者,以后只有悔过认罪之后,才可以回来;(二)宣布为被人劫持者,仍然希望他脱离叛匪,早日回来,罗布林卡位置及人大位置仍给他留着。”中共采取了第二种处置办法。

毛泽东始终希望争取达赖回国,他在接见班禅时说:“达赖叛逃了,这种事是我们所不希望的。但只要他们回心转意,我们还是欢迎的。”同年4月第二届全国人大上,达赖仍被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直到1964年12月,中共才作出了《关于撤销达赖职务的决定》。

达赖喇嘛不可能回应毛泽东的意见,从1950年代晚期到1974年,达赖喇嘛每年获得中情局西藏项目的18万美元资助。这些资金是给他个人的,但是将多数用于西藏流亡政府的活动,资助外交官员游说国际支持。而中情局西藏项目年预算超过170万美元,而1952年西藏自治区政府的总收入仅为1,300万人民币(1美元约合2.617人民币)。

博弈下的“中间道路”

中共对达赖喇嘛的政策始终是一致的,在江泽民时代形成“一个放弃、一个停止、三个承认”原则。在此前提下,可以就他个人的前途进行接谈。但达赖喇嘛根据世界形势的变化,不断改变、调整策略,几次终止与中央的接触商谈。

上世纪70年代末,因为中美建交,当邓小平传递出愿意与达赖喇嘛和解的信息后,他迅速回应。1979年的3月12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了达赖喇嘛的哥哥嘉乐顿珠,表示“除了独立以外,其他什么内容都可以谈”。

但是到了80年代中期,达赖喇嘛才提出“中间道路”,既不坚持再搞“西藏独立”的同时也不认同中共的要求,而是在二者之间寻找一个折衷的方案。1988年,他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发表宣言,以“西藏历来是独立国家”为前提放弃独立诉求,但要求建立一个约占中国总面积1/4的“大藏区”,并且在政治上高度自治、只能有少量驻军。

“中间道路”在提出后就得到西方国家以及印度的支持,但中共一直反对,认为中间道路实际上要建立不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不执行全国统一的法令和政令、不允许有国家的驻军、限制其他民族进入的“国中之国”。

次年六四事件发生后,中国内部改革遇挫、外部又面临西方社会封锁。这一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亦颁给达赖喇嘛,以表彰他“为西藏自由和对非暴力和平解决西藏问题作出的努力和斗争”。

政治生涯达到顶峰的达赖喇嘛相信了西方及民运人士的预言,认为中国必将崩溃,在西方国家不断演讲,指出“进一步加强西藏独立的所有事情”,并于1991年9月撤销斯特拉斯堡发表宣言。

中国没有按照他们的预言崩溃反而在改革开放后充满活力,香港回归中国之后,“西藏人民议会”不得已通过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路线”,不过达赖喇嘛依然是西方世界的政治宠儿。

2005年7月6日,达赖喇嘛70岁生日之际,一万余藏人与外国人聚集达赖喇嘛家中为其庆生。俄国东正教会大牧首阿列克谢二世(Patriarch Alexy II of Moscow)表示“我高度珍视东正教和藏传佛教及其信徒们良好的关系,并且住祝愿藏传佛教在未来取得进一步发展”。时任台湾总统的陈水扁在台北中正纪念堂出席了庆达赖喇嘛的生日会并题字“与爱和智同行70年”。

然而十年后的80大寿时,达赖喇嘛尴尬的发现,他已经不受世界欢迎。曾经歌颂他的媒体现在为他唱起了挽歌,许多曾将其视为座上宾的国家都拒绝了他与本国领导人见面甚至入境的申请。

曾在2012年会见过达赖喇嘛的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遭遇中国抗议后对新的会面请求没有任何反应;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访华时只谈经济,对“藏独”要求她质问的西藏人权问题避而不谈;一向与达赖喇嘛亲近的美国为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访问让他“回达兰萨拉吃饭”,达赖喇嘛不得不“遵医嘱休息”提前回到印度。

这种冷落让愤怒的达赖喇嘛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质问西方“钱、钱、钱,道德到底去了哪儿?”随后又称“美国人还不如英国人”。

更令达赖喇嘛不悦的是,因为他相对温和的政治光谱,“西藏青年大会”因部分成员反对“中间道路”发生分裂。有人公开批评“中间道路”,不再把达赖和“中间道路”置于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

对前途迷茫的达赖喇嘛在近些年来频繁提及转世问题,他曾称自己会转世为蜜蜂、活泼的金发碧眼女郎、以及外星人等。不过中国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认为,由于西方舆论对达赖的关注度日益下降,达赖喇嘛再无良策,只好拿自己的宗教名号和达赖喇嘛世系存废做文章,博取外界眼球。

曾负责与CIA联系的嘉乐顿珠于2015年出版的自传中指出,美国、印度之所以支持“西藏独立”只是为了本国利益,并非真正为藏人着想。达赖的弟弟丹增曲杰更是直言,一旦达赖喇嘛去世,“我们就完了”。有文章指出,两兄弟所表达的,未必不是达赖不便出口的想法。

“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是时候说再见了。”心灰意冷的达赖喇嘛在2015年2月曾经如此说,显然,他不肯兑现这句话,而是在历史和世界政治舞台继续他的表演。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