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美停战以来最惨烈交火 苏联外交官叛逃美国

+

A

-
2017-11-30 05:11:08

绵延两百多公里的朝韩非军事区(DMZ)满是地雷、铁丝网与反坦克壕,犹如一道伤疤横亘在朝鲜半岛。在非军事区两侧,是世界上兵力、火力最为密集的区域,总数上百万的朝鲜人民军、韩国国军、美军在此对峙,可以说这里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但有一个地方是一个例外,那就是非军事区西部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署地板门店周边直径800米范围内,这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朝鲜半岛南北方唯一能够发生直接接触的地方,与柏林墙一同被视为冷战的标志。这里被称之为共同警备区(JSA),一度由美朝驻守,直到2006年美军才将JSA的警备任务移交韩国。

作为唯一的接触点,JSA也因此成为朝鲜半岛南北方冲突的最前线,朝鲜人叛逃南方最佳地点,而一起苏联人叛逃事件引发了朝鲜与美军、韩国自朝鲜战争以来最激烈交火。

从板门店共同警备区韩国一侧眺望朝鲜,中间横向的台阶即是朝鲜半岛南北军事分界线(图源:AFP)

瓦西里·马图佐克(Vasily Matusak),苏联人,1984年叛逃时22岁。对于瓦西里的身份,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朝鲜、苏联认为他是苏联大学生,另一种说法——韩国解密文件认为他是苏联外交官,刚刚大学毕业被派往苏联驻朝鲜大使馆实习。瓦西里早就厌烦了苏联清贫的生活,希望前往美国。叛逃前一周,瓦西里就得知自己将和同事前往板门店参观,决定伺机逃往韩国再去美国。

1984年11月23日叛逃事件发生当天,瓦西里担任一个苏联旅行团翻译正在板门店参观。上午10时30分许,当瓦西里带着苏联旅行团在军事停战委员会会议室朝鲜一侧参观时,瓦西里很平常地将相机交给一位旅客,让他给自己和正在南北军事分界线旁执勤的朝鲜士兵合影。然而,当瓦西里靠近南北军事分界线,朝鲜士兵很配合地做好拍照准备时,瓦西里突然加速冲过南北分界线。

就在游客目瞪口呆的工夫,反应过来的朝鲜士兵一边跨过南北军事分界线一边拔出手枪就向瓦西里射击,试图将瓦西里抓回来。瓦西里迅速绕过军事分界线韩国一侧的“自由大楼”,一边向南跑一边用英语高呼“HELP”,并连滚带爬穿过“自由大楼”后面的下沉花园躲入灌木丛中。

板门店附近的共同警备区由朝鲜、韩国、美军三方驻守,原本跨越南北军事分界线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自从1976年两名美军军官因在共同警备区砍伐遮蔽哨所视线的杨树时被朝鲜军人用斧头砍死,几乎酿成第二次朝鲜战争后,双方都严禁己方士兵越线。

板门店共同警备区示意图,红色线条为朝鲜半岛南北军事分界线,黑色环状线条为共同警备区界,黑色小方框为朝鲜哨所,大方框为朝鲜建筑,白色小方框为美国、韩国哨所,大方框为美军、韩国建筑(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朝鲜士兵越界开枪后,一时间共同警备区警铃大作。据韩国揭秘文件披露,约有10名手持68式突击步枪(仿苏制AKM突击步枪)全副武装的朝鲜士兵越过南北军事分界线约150米,躲在美韩军队警备区内一处花丛下向瓦西里躲藏处射击。

距离事发地最近的美韩军四号哨所外执勤的美国宪兵伯格恩、韩国宪兵姜明基,眼看着一队全副武装的朝鲜人民军士兵冲过来,立刻拔出配备的勃朗宁M1991A1手枪还击。冲在最前面的朝鲜人民军士兵被击倒,但伯格恩、姜明基也遭朝鲜突击步枪火力压制,抬不起头。

时任共同警备区美韩联军指挥官的日裔美国陆军上尉水泽(Bert Mizusawa),出身于美国陆军三大特种部队之一的游骑兵(United States Army Rangers),刚从距离共同警备区约400米的驻韩美军基地小鹰营(Camp Kitty Hawk)来到执勤点。

事件发生后,水泽立刻带着3个步兵班27人及一个两人制重机枪组赶来增援。很快,火力处于劣势的朝鲜士兵就被压制在“自由大楼”背后低洼的下沉花园,于是水泽便兵分两路包抄朝鲜军。部队迂回过程中,在树丛中找到了已经受伤的瓦西里,水泽这才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立刻安排人将瓦西里送往安全地带,并下死命令务必保证瓦西里的生命安全,以免将来朝鲜在这件事上抵赖。剩下的战斗毫无悬念,在美韩军队火力压制下,4号哨所的40毫米榴弹发射器也开始向低洼地带的朝鲜士兵射击。

从交火声判断出越界朝鲜士兵形势不妙,瓦西里已经不可能抓回来后,10时50分许,朝鲜共同警备区指挥官向美韩联军值班军官打去电话,强烈要求停火。值班军官在未通报指挥官水泽的情况下,直接向位于韩国首都首尔龙山基地的驻韩美军司令部军事调停委员会报告,委员会决定接受了朝鲜停战请求。

然而,水泽却拒绝执行命令,仍然下令猛攻。10时59分,越界朝鲜士兵全部缴械投降后被送还朝鲜。在近半个小时的交火中,1名韩国士兵即最先交火的姜明基被击中头部阵亡,1名美军士兵重伤,先后有17名朝鲜士兵越界,3人死亡1人重伤。

事后,朝鲜曾通过军事调停委员会要求韩国、美国遣返瓦西里,美国以“保护人权”和“将与苏联进行直接交涉”为由拒绝,最终瓦西里伤愈后如愿到了美国。美军指挥官水泽后官至美国陆军少将。2011年事件发生27周年时,时任美国国防部三星级行政官的水泽还曾返回韩国纪念阵亡的韩国士兵姜明基。至于参与作战的朝鲜士兵,其命运可以想见。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