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婚配的一大奇观:“榜下捉婿”

+

A

-
2017-11-29 23:39:44

“榜下捉婿”是宋代的一种婚姻文化,即在发榜之日各地富绅们全家出动,争相挑选登第士子做女婿,那情景简直就是抢,坊间便称其“捉婿”,宋人笔记对“榜下捉婿”多有记载。

由于宋朝重文轻武,人们把赶考走仕途作为终身追求目标,致使后期“冗官”现象严重(图源:VCG)

由来

宋朝是重文轻武的朝代,也是中国科举制度最完善的朝代,为了防止武将专权,大力打压武官、扶持文官,鼓励人们走仕途。正所谓:“富家不用卖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安房不用架高梁,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随人,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只要读书、做官,良田、美妻、车马等等一切都会应有尽有。

这首诗所言并非夸张,在唐代,取得功名后还要经过考试合格才有资格担任官职,但到了宋代,考取功名很容易,只要是进士五甲以上就可直接授官,而且升迁的速度和级别之高也是其他途径入仕的人所比不了的。

因此,人们把赶考走仕途作为人生奋斗的终极目标,一旦金榜题名,那娶富豪家千金的“洞房花烛”也就马上接踵而至了。但大宋官位毕竟有限,经不起天下人争抢,只有佼佼者才有望胜出。所以大家只得卧薪尝胆寒窗苦读,“不及第不成家”便成了一些人的誓词。

“捉婿”

宋代在由皇帝担任主考官的殿试结束后,就要举行唱名仪式,此时便是“金榜”之上的“题名”见分晓的时刻。而且期间会赐予袍、笏,这叫做“释褐”,表示已经脱离平民,步入仕途,正所谓“前日秀才,今日官人”。唱名结束后,便是“期集”,也就是新及第举人的宴会活动。不过,唱名和期集不在一处,这就为“择婿”者提供了條件。从唱名地点到期集所这段路程就成了“择婿”的地点,豪家贵邸为了给其女儿们挑选佳婿,竞相在此观望这些新及第的士人,行情好时,一日之间“中东床者十八九”。其中最为幸运成功的便是范玲孙和蔡卞。宋真宗时期,范玲孙高中榜首,当朝的宰相便立马下令把女儿许配给他。而宋神宗时期,蔡卞中了进士,王安石便让其火速迎娶自己女儿。

当然了,“榜下捉婿”并非都完美,也曾闹出一些笑话。毕竟金榜题名者有限,肉少汤多,就会出现“饥不择食”者,一些豪家贵邸为了抢到女婿,将习俗所重视的阴阳吉凶、家世背景等都抛之脑后,甚至是这位新及第进士是否还是单身都来不及考虑。

曾有一个新及第的年轻举人,体貌亦不凡,为一权势之家看中,其家便派出十多个壮丁将青年簇拥至其家,该青年既不拒绝,也不逃避,而是欣然而往。不多时,一位着高官袍服的人来到青年面前,问道:“我只有一个女儿,长得并不丑陋,愿意嫁与公子为妻,不知可否?”此青年深深鞠了一躬,推辞道:“我出身寒微,如能高攀,固然是件幸事,要不您等我回家和妻子商量一下再说,怎么样?”围观众人见状哄堂大笑,随即散去。

有时年龄也是可以不考虑的。有一个叫韩南老的人,考中了进士,很快便有人来向他提亲,他并未拒绝,而是作了一首绝句“读尽文书一百担,老来方得一青衫。媒人却问余年纪,四十年前三十三。”

“榜下捉婿”从侧面反映了宋代的婚姻观念在发生着重要的变化。即从魏晋南北朝、隋至唐中期,由于门阀制度盛行,婚姻对象的选择是有着严格的门第限制的。到唐中后期门阀制度开始衰落,历经五代十国,到宋代,门第观念已经淡薄。

对于宋代此种婚姻观念的评价应该辩证地看,较之前代的门第婚而言,宋代的婚姻观念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历史的进步,不过对于后世的论财婚而言也可谓是一种滥觞。

综编:扬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