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真宗:装神弄鬼 泰山封禅的终结者

+

A

-
2017-11-28 03:33:41

宋真宗为了塑造良好的政治形象,摆脱“澶渊之盟”所带来的屈辱,在王钦若的鼓捣下,装神弄鬼,伪造天书,登泰山,举行封禅仪式。未料,聪明反被聪明误,天书封禅却成为他一生中最大的政治污点。本文摘自2017年11月16日《搜历史》,作者张明扬,原标题为《大宋装神弄鬼巅峰从此无人封禅泰山》。

泰山被古人视为“直通帝座”的天堂,成为百姓崇拜,帝王告祭的神山,有“泰山安,四海皆安”的说法(图源:VCG)

北宋景德五年(1008)正月初三,宋真宗赵恒突然召集文武百官,亲自宣布了一个特大喜讯:神人此前曾告诉他会有天降之书,现在果然在宫廷内如约发现了天书。

当着群臣面,宋真宗命人打开了天书,十分振奋人心:“赵受命,兴于宋,付于恒(真宗名),居其器,守于正,世七百,九九定。”话虽有些拗口,但意思却很明白,当今皇上是神人认可的真命天子。

看见大宋朝和当今皇上都上了天书,据说举国上下欢欣鼓舞,大宋朝在此期间也是各种祥瑞不断。在宰相王旦的牵头下,数万民间父老五次联名上书,要求朝廷举行封禅大典。宋真宗还是矜持地推托了一短时间而后宣布又收到了一封天书,大约是上天暗示他可以去封禅,宋真宗随即下诏:十月去泰山封禅。

十月初四,以玉辂载天书为前导,宋真宗的封禅队伍浩浩荡荡向泰山进发,路上就走了17天。斋戒三天后,赵恒头戴通天冠,身穿绛纱袍,在泰山顶完成了仪式感爆棚的封禅仪式。

此次封禅,前后花了共四十七天时间。用《续资治通鉴》中的说法是,“帝自东封还,群臣献贺功德,举国若狂”。宋真宗对此行也无比满意,自觉达到了个人政治生涯的巅峰。

在登顶泰山的荣耀时刻,赵恒或许会颇具解脱感的想起三年前的那些场景,时而让他倍感屈辱,时而心有余悸。

1004年秋,宋真宗在宰相寇准的力主之下,前往宋辽前线御驾亲征。战争过程时有险象环生,但最终宋辽双方还是在1005年1月签订了著名的“澶渊之盟”。

宋真宗起初本来还很高兴,但当近臣王钦若说这是“以万乘之贵为城下之盟,其耻何如之”,自我期许很高的宋真宗就怒了,将澶渊之盟视作奇耻大辱与政治污点。

如何挽回政治形象?慑服于契丹人的武力的赵恒至少不敢再去想打仗这件事。此时,王钦若献计称:“惟封禅可以镇服四海,夸示外国。”但封禅也是需要条件的,必须要有天降祥瑞作为前提。

没有祥瑞怎么办?主谋王钦若随即抛出了他的解决方案,让宋真宗自己主动去制造祥瑞,只要陛下“深信而崇奉之,以明示天下,则与天瑞无异也”。为了让宋真宗安心,王钦若道出了潜规则,言:“陛下谓《河图》、《洛书》果有此乎?圣人以神道设教耳。”

解决了理论困惑之后,宋真宗又开始担心有忠直之名的宰相王旦不愿配合演这出戏。宋真宗的应对方式是:请王旦入宫喝酒。酒局结束后,还送了王旦一坛好酒。王旦回家后才发现,酒坛里装了满满一坛的珍珠。

既然收了皇上亲自馈赠的贿赂,王旦还能说些什么呢?于是,在本文一开始的天书封禅事件中,王旦的演出已算相当卖力了。不过,此事日后成为了王旦一生的阴影,据说他临终前还对其子说:“我一生别无过失,只有不劝谏天书一事,是我的过错无法赎回。我死后,可为我削发,披穿僧尼穿的黑衣殓葬即可。”

《宋史》对此次天书封禅事件的评价相当不善,称之为“一国君臣如病狂然”。在宋真宗之前,共有秦始皇、汉武帝、汉光武帝、唐高宗、唐玄宗五位帝王在泰山封禅,但宋真宗的天书封禅却也成为了最后一次封禅盛典。有一种说法是,正是此种“一国君臣如病狂然”的乱想彻底摧毁了封禅的光环和“奉天承运”的神圣性,以至后世帝王再也不愿意趟这趟浑水。虽然很少直接点名宋真宗,但后世宋儒对封禅也极尽讽刺之能事,什么“取笑当代,贻讥后来”,“淫祀渎天”,“封禅之文不著于经典”。

除了“如病狂然”的天书作伪之外,后世对于宋真宗天书封禅最大的批评无非就是:你也配。从文治武功而言,宋真总与前几位相比的确非常不出彩,更何况,连千古一帝唐太宗也不在这份名单上。

贞观六年(632),唐太宗曾有封禅之意,谁料遭到了魏征的反对。唐太宗一连用了六个反问句来诘问魏征,“公不欲朕封禅者,以功未高邪?”“德未厚邪?”“中国未安邪?”“四夷未服邪?”“年谷未丰邪?”“符瑞未至邪?”

对此,魏征都给了肯定的答案,但他还是不同意封禅一事。他的理由是,“然承隋末大乱之后,户口未复,仓廪尚虚”,并且封禅出巡的耗费也过大,“崇虚名而受实害,陛下将焉用之”。

宋真宗其实是一位还不错的皇帝,当有大臣反对封禅一事时,他也就是罢官降职,也算有容人之量。宋真宗无法预料的是,“澶渊之盟”在这个时代的认知中已远不是什么奇耻大辱和不平等条约,而被视作开创了宋辽边境百年和平局面的伟大和平条约,他对此无需感到任何屈辱和抱憾。反倒是天书封禅,这个被宋真宗寄予厚望,视作挽回“澶渊之盟”之耻,全面提升个人历史地位的盛事,却成为了他一生最大的政治污点。

对于宋真宗而言,历史的吊诡莫过于此。

这个故事的尾声,我想请乾隆出场。1790年,乾隆也前往泰山一游,但他特别强调,此行是“为民祈福”,“非供封禅之用”。在乾隆那个时代,封禅早已是“矫诬侈大之事”,避之不及了。对此,“封禅终结者”宋真宗贡献良多。

编辑:扬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