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斗争中被遗忘的正义之剑

+

A

-
2017-11-28 20:09:34

在中国抗日战场上有两支外国人组建的飞行队,一支是众所皆知的美国飞虎队。但是还有另一支从援助时间到战绩远胜于飞虎队却鲜有人知的“正义之剑”,它参加了南京保卫战,武汉空战,重庆空战等二十五场战役,在中国战场上起到了重要作用。

1943年3月30日,美国驻华特遣队(俗称飞虎队)队员与队徽合影(图源:VCG)

这支飞行队的名字叫苏联空军志愿队,赢得“正义之剑”的美名。这支飞行队无愧于这个名字,抗日战争期间,苏联先后派遣2,000多名志愿飞行员来到中国,组成苏联空军志愿队,驾驶1,235架飞机援华抗战,击落日军飞机539架,其中211人最终死在了中国的土地上。 

当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时,中国的防空力量极其差。仅有600架的战机——只有一半能用——也在8月的淞沪会战中拼的一干二净。到1937年11月初,中国空军能升空与日军作战的飞机不到36架。就这样,中国领空成了日本军机的“空中乐园”,轰炸机敢没有任何护卫就四处狂轰滥炸。

国民政府向欧美求援,面对的却是一个表面上说是保持中立暗地里对日本出售战略物资的美国。中国著名教育家、思想家陶行知先生离开美国时,在临别演说中说道:“我回国参加抗战去了。如果有一天我被日本炸弹炸死,请你们不要忘记,我55.4%是被你们美国炸死的。”

在向英美求救无果后,蒋介石不得不转而向苏联求助。

与英美不同,斯大林(Joseph Stalin)早就认定日本的侵略矛头是对准苏联的,中国东北不过是其“进攻苏联的跳板”。事实上这个判断是准确的,1939年,日本在“伪满洲国”及“蒙古国”边界,与苏联开启了一场陆地上的较量,以日本惨败结束。

不过,在“祸水东引”的策略下,斯大林的呼吁注定得不到呼应。为了能使东线免遭战祸,苏联采取了两手政策。一是设法与日本“保持和平关系”,“总是让日本一步”,以免激化矛盾。二是改善中苏关系,推动中国抗日,使日军主力深陷中国战场,无力北犯苏联。

苏联空军志愿队就此组成,但苏联的援助是全方位的,绝不限于物资与志愿军,更多的是“授之以渔”,不仅协助中国建立飞机制造厂,更是派来一批专家帮助帮助中国训练战机飞行员。

据原苏联作家A·M·杜宾斯基(Dubinsky)在他的《1937至1945年的苏中关系》一书中介绍,1937年到1941年苏德战争前,苏联军事顾问、专家先后来华3,665人,空军志愿队员轮流参战的达2,000余人。苏联还在兰州设置了苏方空军基地,阿基莫夫任司令员,他曾经在1925年至1927年作为苏联顾问参加过中国的北伐战争。

这些航空专家包括了日加列夫(Pavel Zhigarev,后任苏联空军总司令,空军元帅)、雷恰戈夫(Pavel Rychagov,后任苏联空军司令,空军中将)、赫留金(Тимофей Тимофеевиq Хрюкин,后任苏联空军副司令员,空军上将),他们在兰州、伊犁、绥宁和成都等地创办了空军训练基地和航空学校,亲自担任教官,对中国航空人员进行技术训练。四年间,总共为中国培训了近1万名相关技术人员。

为加快培训进度,还有一大批中国学员被送往苏联国内进行强化训练。1939年,即有8,354人到苏联参加培训。中国飞行员掌握了援华飞机的性能、操作后,就以单机编入苏联机群,随苏联飞行队作战,学习射击、投弹、跳伞、滑翔、联络、领航等技术,最后编入中国空军建制单位。

援华的飞机也是当时苏军在国内的一线装备。其中,被苏联人称为“黄莺”、“燕子”的伊-15战斗机、伊-16战斗机就占援华飞机的近一半。此外还有发动机、油料、航空弹药,以及坦克、大炮、各种枪械、弹药,甚至马具。作为对苏方援助的回报,中国供给大量锡、铜、锑、镍等金属及茶、生丝、棉花、羊毛和牛羊皮,经过兰州运往苏联。

这支航空队战功赫赫,首批志愿飞行员于1937年11月南京保卫战中飞抵南京机场,他们着陆后就第一时间驾机起飞,与数量几倍于己的敌人搏斗。12月1日第一次大空战,5架歼击机应战日本20架飞机,连续5次起飞,共击毁敌人轰炸机和歼击机6架,并将剩余敌机赶走。

南京沦陷后,中日主战场转向武汉。国民政府遂在武汉、南昌修建新机场,以便与日军开展空战。1938年2月18日,日军出动12架轰炸机,在26架战斗机护航下,轰炸武汉。苏联志愿航空队起飞迎战,一举击落日机12架。

喜讯迅速传遍武汉三镇的大街小巷,百万军民无不欢呼雀跃。2月21日,武汉各界民众万余人举行集会和游行,“庆祝空捷,追悼国殇”。中共中央和驻武汉的第18集团军代表周恩来、陈绍禹、董必武、叶剑英等出席集会并敬送挽联。苏联志愿飞行员由此获得“正义之剑”的美誉。

最经典的战例发生武汉会战期间。4月29日为日本的天长节,也就是天皇生日。日军为向天皇献礼,特派出海军航空兵精锐的佐世保第12航空大队18架轰炸机和21架战斗机空袭武汉,苏联与中国两个航空大队联手出击。经30分钟激战,2架飞机的代价,击落日机21架,创造了中日开战以来最大的空战战果。

7月和8月是保卫武汉最为激烈的时间,苏联空军志愿队20多次出击,其中三次大空战共击落数十架日机,给日军以迎头痛击。这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空中不利战局,夺取了局部制空权。这对当时艰苦奋战、缺少外援的中国军民来说是极大的帮助。

中苏空军还多次深入敌后,对日军机场等主要军事目标进行空袭轰炸。据统计,1938年1月至6月,轰炸日军机场累计达20次以上,炸毁炸伤日机百余架。其中最大的一次是苏联轰炸机队远征台湾。

武汉会战前,中国空军向苏联志愿航空队求援,希望能由中苏双方共同派飞机奇袭松山,打日军一个措手不及。1938年2月23日,中苏空军联合出击,由苏联航空队指挥官雷恰哥夫指挥,轰炸机大队长波雷宁执行作战任务,直奔日军在台湾的松山基地而去。这对当时的作战飞机是一次远征——从汉口到台湾的直线距离超过1,000公里,几乎是“图波列夫”SB轰炸机的航程极限,远超护航战斗机的航程,因此轰炸机只能在无战斗机护航的情况下执行任务。当天上午7时许,28架轰炸机起飞,而此时松山基地的日军毫无防备。战斗机整齐地排列成行,机库与巨大的储油罐延伸到机场尽头,装满飞机零件的大箱子四处摆放。轰炸机在3,000米高度一共投下280颗炸弹,把日军的飞机、机库和储油罐掀到了天上。战报显示,共炸毁日军12架飞机、10栋营房、3座机库,同时还焚毁了可用3年的航空油料及其他装备。

一直到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前的4年时间内,航空队的战绩主要在1938年取得,1939年后由于飞机老化、战斗机性能的巨大差距,为减少无谓牺牲,航空队就很少再投入战斗。同时,由于国际形势的急剧变化,1940年,为了中立日本,苏联决定改善对日关系,并大幅削减对华援军规模,这支航空队也不再直接参战。1941年4月13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苏联向日本保证不再支持中国抗战。仅仅两个月后,苏德战争爆发,由于国内战事吃紧,航空队陆续回国参加卫国战争。

然而中国对于苏联志愿援华航空队的纪念是断断续续的,在中苏友好的年代中,苏联志愿队曾被视为两国之间友好的象征,1949年10月17日《解放日报》载文评价:“他们以自己的无畏行动提高了中国人民的士气。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而英勇献身的苏联志愿飞行员洒下的鲜血同中国人民洒下的鲜血融合在一起。”

不过这支航空队毕竟是协助国民政府作战的,因此中共没有非常详细地去探讨这支部队的战史。当中苏交恶后,对于苏联飞行员的纪念活动也明显减少。待到中美进入蜜月期,美国“飞虎队”的故事流传于大街小巷后,苏联志愿援华航空队益发从人们记忆中淡去。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