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共产党灭亡前的最后忠臣:为何自杀

+

A

-
2017-11-24 07:23:10

苏联灭亡最让你感触的地方是什么?是宏大帝国的崩溃?还是惊心动魄的权力斗争?亦或是那些在希望和绝望中挣扎轮回的芸芸众生?

实际上,最让我感触的是因苏联灭亡而自杀的内务部长普戈(Boriss Pugo)和苏联元帅阿赫罗梅耶夫(SergeiF.Akhromeyev)。他们两人分别参与和支持了1991年旨在挽救苏联的八一九政变。

普戈杀死自己的妻子之后开枪自杀,他在自己的遗书中写道:“我犯了一个绝对出乎意料的错误,相当于犯罪。是的,这是一个错误,而不是一个信念。这使我失去了挽救祖国的唯一机会。”

阿赫罗梅耶夫元帅在自己的遗书中写道:“当我的祖国灭亡了,我人生中的所有意义都不存在了。我无法活下去,年龄给了我死去的权利,我战斗了到最后”,“我的努力没有自私的动机”。

每当翻阅苏联八一九政变的诸多细节、揣摩成败时,我常常凝视着普戈和阿赫罗梅耶夫的照片反复端详,因为,我想知道当共产主义变得臭名昭著,当苏联大厦将倾,当布尔什维克树倒猢狲散、当高官显贵纷纷改头换面的时候,是什么样信念驱使这两个人做出如此莽撞迂腐、飞蛾扑火的壮举?我想知道布尔什维克的英灵烈骨究竟长着什么模样?

苏联的解体是俄罗斯国家的伤痛(图源:VCG)

在八一九政变发动后记者招待会上,坐在亚纳耶夫身边的普戈神情绝望默然,仿佛一块垂死的木头,一位决死的武士,实际上,他为苏俄殉死之后家里随即一贫如洗;阿赫罗梅耶夫元帅风度儒雅严肃,行事两袖清风一丝不苟,但他死后在俄国无人问津,只有他的敌国好友美国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克罗乌弗(WilliamJ.Jr.Crowe)在1991年九月的《时代周刊》为他书下挽歌:

“阿赫罗梅耶夫元帅是我的朋友,他自杀身亡是一个灾难,它折射出震荡整个苏联的抽搐。这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共产党人、爱国主义者,是一个真正的战士。”

仿佛刘宋末年那位忠臣袁粲,当萧道成的大军攻入袁府的时候,挽救主君的一切努力都已失败,只有留下最后的叹息:“早知一木不能止大厦之崩,但唯以名义至此耳。”而在1917年9月,俄罗斯民族主义者克里莫夫将军,这位布尔什维克最狰狞的死敌,在科尔尼洛夫政变失败后,也随即开枪自杀,如他自己所言,“他不能活在一个没有俄罗斯的土地上”。

每一个伟大王朝都有着落幕的霞光,布尔什维克也拥有自己的文天祥,只可惜,挽救国家不能只靠忠诚。

撰写:王夷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