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叶新:六四前后的江泽民与曾庆红

+

A

-
2017-11-22 02:47:01

“六四”事件后,江泽民入主中南海,曾庆红随之成为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由于风云际会、恰逢机遇,中国剧作家沙叶新在“六四”前后和江泽民、曾庆红有所接触与对话。2009年“六四”20周年之际,沙叶新撰文《我的心更没死!——“六四”前后我和上海市委领导的接触》,披露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1997年11月2日,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左)与中央办公厅主任曾庆红在洛杉矶华人社团主办的欢迎晚宴上(图源:AFP)

 1989年1月,时任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的沙叶新,与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曾庆红有过一次长谈,沙叶新说:凡经济上出问题,隔年政治上总要出事。1979年国民经济比例失调造成很大损失,1980年华国锋辞职。1985年物价飞涨导致次年爆发学潮,1987年初胡耀邦下台。而去年(1988年)物价闯关,价格飙升,百姓恐慌,今年(1989年)恐怕会出事。沙叶新还以当时流行的讽刺版《社会主义好》为例,说明形势很糟糕。

但曾庆红不以为然,他说:“如今党风民气是有问题,但并非像这首歌或者像传说的那么糟。我们的新闻界也不应该将人民的注意力硬转到社会的这些和其他某些敏感的问题上去。今年会不会出事?我认为自由多一些,民主要慎重,就不会出事。新加坡不就是这样吗?社会和政治很稳定。”

没想到三个月后,果然出大事。胡耀邦辞世很快引发大学潮。上海市委因为《世界经济导报》事件激起轩然大波,难以自拔。沙叶新在日记中记载,5月16日,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召集知识分子座谈,会议一开始,江泽民便说北京和上海的形势非常严峻,他作为市委书记压力甚大,以致精神不济,进退两难,举棋不定。就像乌龟一样,头伸出来一刀,头缩进去一刀。

这次座谈会,主要是为了解决《导报》问题。当上海记协主席夏其言提到他是《导报》总编辑钦本立的入党介绍人时,江泽民便立即离位,和夏并坐,低声交谈,沙叶新说:“明显感到是他在向夏求援,希望夏帮助说服钦解决《导报》问题。”

沙叶新在发言中提出,当人们的温饱基本解决之后,需要层次便直线上升,要求尊重、要求自我实现。不满和骂娘,都是为了社会的更大进步。而领导干部不习惯民主,喜欢自己的一言九鼎,不喜欢人家的七嘴八舌。

他还举了江泽民1987年在上海交通大学处理学潮为例。那次江以一个学生运动的前辈开导大家,起先很受听,当江用英语背诵美国总统林肯(Abraham Lincoln)的《葛底斯堡演说》时,有点炫示,发音欠准,被台下一个学生“嘘”了几声,江便“尊容失色”,指着台下质问:“谁?你上来,上来!”没想到该生真的上来了。江连声问,“你叫什么名字!”该生坦然回答,反而使江下不了台。

沙叶新对江说:“起先你很潇洒,后来你失态了,表现的不是一个政治家的风度,而是一个父母官的架势。什么原因?就是不习惯民主。”

江对沙叶新的话非但不以为忤,反倒说:“还是你们作家懂得人心,看得准。”

又过了两天,5月18日,沙叶新考虑到江急切想解决《导报》问题,又考虑到学潮以来江和市长朱镕基一直未在媒体露面引起的疑惑和猜测,便打电话给曾庆红,提出三点建议:“一、市委迅速发出《告全市人民书》,声明学生游行是爱国民主运动……。二、市委迅速对钦本立事件有个态度,可以主动下台阶……。三、请江泽民同志迅速出面,接见绝食的学生。”

沙叶新还说,“要做到以上三点,市委就别怕和中央不一致,要有独立行动。”曾庆红说,“问题不是如此简单,而且这三点很难做到,至少是来不及了。但我一定在今天上午的常委会上,转达你的三点建议。”沙的书生之见未被采纳。

根据李鹏的《六四日记》透露,5月19日,邓小平已拍板由江泽民代替赵紫阳任中共总书记,而江泽民正式上任是在6月23日至24日召开的十三届四中全会。

在“六四”硝烟尚未完全散去,上任才一个多月的总书记江泽民“衣锦还沪”,于8月4日再次召开知识分子座谈会,“六四”后带了三天黑纱上街、上班的沙叶新也获邀请,“漏网”出席让沙感到很意外。沙叶新认为,很可能是向曾庆红提出三点建议给曾留下好印象,这名单当然也一定是曾最后拟定或批准的。

沙叶新在日记中写道:“江最后发言,给人感觉是解释性的,安抚性的。他着重谈了天安门事件和国际的大背景等等,但说服力不强。只是有一点值得注意,他说今后游行示威要讲民主,也要讲法律,国家也要有应对此类问题的正常手段……什么是正常手段?在天安门所采取的手段是正常的吗?江没说。但他说到,当时确实没有经验,也没有橡皮子弹。他还说当初让他去北京,他毫无思想准备,也不知他去干什么,只通知他马上来,还说北京很乱,要他化装,还要化名,身份是画家。”

当时有人想在沙叶新戴黑纱一事上做点文章,要整他。座谈会次日,沙叶新所在的上海人民艺术剧院党总支书记有意安排,贴出一张喜报,大意是:“八月四日,总书记江泽民同志在上海接见了我院院长沙叶新同志,特此通告。”沙叶新感激这位总支书记的心意。在那凄风苦雨的日子里,在他甚至想到死的徊徨中,能得到这样的呵护,让他难以忘怀。沙叶新深信:人心没死,他的心更没死!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