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秘档中的毛泽东:不真实的真实故事

+

A

-
2017-11-20 22:59:24

《毛泽东传:真实的故事》由联经出版社出版后,迅速引起各方关注。这本书由俄罗斯历史学者潘佐夫(Alexander V. Pantsov)大量依据以前从未被学者公开使用过的位于莫斯科的档案数据而写成,是“全球最大、也是最集中的有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多国共产党历史的文献汇集”。

中共在长征时摆脱了共产国际的控制,开始本地化(图源:新华社)

自1937年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在《西行漫记》中描绘了毛泽东后,几十年间每隔数载都会有一本关于毛泽东的新传记进入东西读者的视野。

这部毛泽东传记的最大特点就是大量利用了苏联方面有关毛泽东及中国革命的各类档案,潘佐夫主要查阅了“俄罗斯社会暨政治史国家档案”——这是世界关于国际共运和苏共党史最全面的文档,里面有大量关于中共活动的档案,包括中共驻共产国际的文档,共产国际和苏共给中国的指示,列宁(Vladimir Lenin)、斯大林(Joseph Stalin)和其他领导人的相关文件,中共和国民党驻共产国际代表的秘密报告等,范围囊括了前苏共中央、各主要政府部门、共产党情报局乃至克格勃等。

苏联解体后,前苏联的大量解密档案成为各国历史学家、政治学者趋之若鹜的“资料宝藏”。有评论指出,身为一名土生土长的莫斯科人,又是从莫斯科国立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潘佐夫在挖掘这批档案时自然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而书中描述的种种细节颇具说服力,也让大部分读者不得不信服于这些资料的权威性,而丰富的细节也让本书显得非常生动,可读性甚高。

然而,任何档案皆不等于历史真相。潘佐夫从档案中寻找到的毛泽东,只能是毛众多形象中的一个侧面。

潘佐夫向读者展示了“毛泽东思想”的核心内容之一“新民主主义论”有其“俄罗斯根源”,他相信是斯大林让毛泽东在30年代后期接受了新民主主义政策。

实际上,1934午10月上旬,承担共产国际与中共中央联系的中共上海局遭到国民党特务机关的大破坏,书记盛忠亮(盛岳)被捕叛变,两部电台和电信机要人员全部损失,中共与共产国际之间的联系也因此而全部中断。这样,当中央红军踏上长征路时,共产国际失去了对中国革命的直接指导。直到长征之后到达陕北,中共才与共产国际恢复联系,但条件所限,实际直到1940年双方才开始有了比较稳定的联系。

这段时期不仅是毛泽东从军事领袖成长为中共领袖的关键节点,不少中共党史研究者相信,这亦是解读晚年毛泽东的关键点。显然,外国缺乏这方面资料。只有随军走完长征的李德于晚年发表的《中国纪事》一书,对延安时期毛泽东对中共国际派,特别是王明等人的政治斗争有详细的描述。

潘佐夫坦承过往论著则多依赖毛泽东本人的叙述、相关人士的回忆、中共官方的公开文件又或者干脆是道听途说,如王明、李德、弗拉基米洛夫(Peter Vladimirov,中文名孙平)等人回忆或日记的形式来呈现。然而上个世纪60年代中苏交恶后,此种形式以及书写者强烈的政治倾向性,极大地影响了这些回忆,包括其中资料选取的客观性和准确度。至于弗拉基米洛夫所写《延安日记》基本被认为是苏联在中苏交恶期炮制而成。这种对史料不辨别真伪的做法无疑损失了一部分真实性。

潘佐夫对档案的收集很满意,他称仅毛的档案就有15卷,还包括他的“政治报告、私人信件,毛和斯大林、斯大林和周恩来、毛和赫鲁晓夫会晤的速记报告,以及毛的医疗记录……,克格勃和共产国际间谍的秘密报告,毛的妻子和孩子的个人材料,包括以前不为人知的他的第九个孩子的出生证书,……我们是毛泽东传记作者中最先利用所有这些资料来进行写作的,它们被证明是重新评价毛的私人和政治生活的宝贵资料。”

可惜的是,潘佐夫过于相信档案,对一些已经被公认的研究成果视而不见。例如他坚持认为是斯大林精心策划的朝鲜战争,甚至说斯大林“准备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

此外,中共党史研究者杨奎松称,苏联档案早已公开过几批,而且涉及毛泽东生平思想历史最具重要性的一些机密档案的披露,大都不是源自于主要保管共产国际和共产党情报局与各国党关系档案的俄罗斯国家社会和政治历史档案馆。如果以为主要只利用了(且只是部分利用了)俄罗斯国家社会和政治历史档案馆一家史料的潘书,已经基本上解决了利用俄国机密档案研究毛生平思想的问题,就大错特错了。

不过杨奎松肯定了这本书的价值,指出该书是集包括中国学者在内的中、俄、美等诸多方面各种前期研究之大成,同时提供了一些自己独特的思考和研究心得。但是真将这本书看成“真实故事”还是罢了。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