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美外交的重大隐患:误判与围堵

+

A

-
2017-11-14 23:14:46

近来的一系列现象,显示出中国似乎正在亚太的中美竞争中展现出某种优势:美国总统在他的访华行程中对中国政府赞不绝口,美国的媒体也心甘情愿地承认——中国正赢得亚太地区的竞争;在越南和菲律宾举行的APEC会议和东盟会议上,中国也屹然以最核心的姿态呈现其中。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特朗普政府在口头上已不再如奥巴马般公开明确地表达对中国南海建岛行动的不满;台湾问题上的争端也极少被白宫主人提及;至于以往美国对日关系中标榜的联合协防钓鱼岛,似乎也被新总统所遗忘。作为唯一有能力对抗中国的大国,美国在亚太前沿的对华暧昧态度,无疑将给远东各个承受着中国愈来愈大压力的次等强国和中小国家带来恐慌。

我们可以看到,曾经一度试图与北京针锋相对的新加坡,现在已不得不到北京朝拜;台湾社会各界则愈来愈担忧美国抛弃自己。处在这样的地缘氛围中,那些长久以来依靠美国制衡北京的小国之忧虑是可以理解的。

同样,面对可喜的形势,中国的舆论界也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些假象。美国是否已经默认中国在南海的行动自由?美国是否已经不再干涉中国对台湾的主张甚至举措?有些人甚至认为美国已经将霸权拱手相让。在笔者看来,这种认知实际上是一种危险的假象。

误判的危险

在非西方大国与西方民主强国的漫长外交史上,因为政治体制及思维的不同,常常出现一些令人吃惊的危险误判。对于非西方大国来说,他的领导人处置与西方外交之时,往往会有两个可能的错觉:

一方面,他更倾向于从现实力量和利益出发(或者说从纯粹理性的角度),将心比心地去揣测民主国家的外交决策。1939年9月的希特勒认为英法绝不会与德国作战,他的理由在于:如果1938年的英法捷强势同盟不曾因苏台德这种关键利益而对德国宣战,那么1939年的英法更不会为了波兰走廊的一条公路而与更加强大的德国(兼并了苏台德工业区)开战。然而事实却截然相反,英法的大军竟然因此与德国开战了。

另一方面,他更往往会过于看重或者相信民主国家领导人的某些暗示及表态,并将之视为等同于自己表态的外交承诺。

斯大林最初极为反感朝鲜领导人金日成进攻南韩的冒险计划,但1950年1月美国总统杜鲁门和国务卿艾奇逊先后表示美国在亚太的防御圈不包括南韩,这使得苏联领袖误认为杜鲁门不愿意为南韩而流血,随后,斯大林召见了金日成并默许其向南进攻,这引发了朝鲜战争和全面冷战的灾难。

希特勒和斯大林都是精明至极的政客,为什么会在与西方打交道的过程中出现这种极为危险的判断错位?归根结底就在于,他们忽略了西方政客外交决策的出发点不仅仅是国家利益,更在于他自己的政治命脉——民意支持率。这是一种非西方政客很难体会得到的政治困局。

1938年的西方国家民众对于希特勒“民族自决与和平欧洲”的外交口号抱有巨大的幻想,再加上一战的悲惨记忆,因而普遍反对为了苏台德的日耳曼人聚集区与德国开战(哪怕这种战争有利于英法的安全),但到了1939年9月,西方民众对德国的扩张已经极其反感,民众普遍要求遏制德国的扩张,英国政坛的氛围也因此改变——一年之前的恶棍、反德主战的丘吉尔,成为预言灾祸的英雄;一年之前的和平使者、主张和平的张伯伦则沦为出卖捷克的罪人。

英国首相张伯伦一年之内的对德外交大转变仅仅只是英国民意嬗变的一个政治缩影,因为他的权力必须紧紧地依赖于民意的支持——尽管1939年的英德战争要比1938年的英德战争更困难也更危险。

同样,尽管1949年的美国杜鲁门政府坐视共产主义在中国大陆胜利,并随后开始在南韩撤军,甚至公开宣示“不将南韩作为美国防御圈的一部分”,但是这种近乎放弃南韩的暗示实际上毫无政治效力。因为,当共产主义的大军越过了三八线之后,美国国内的共和党与右翼力量便群起抨击杜鲁门政府对共产主义的低头和屈服,杜鲁门的民意支持率随即迅速跌落,在这种情况下,杜鲁门不得不加大美军在朝鲜半岛的投入,以求稳定自己的政治根基。此前的“不在防御圈”承诺,到头来毫无价值——我深信金日成家族就是从此刻开始真正理解西方政客的承诺到底价值几何。

经验显示,西方国家政客对于未来问题的承诺,无论是保证还是妥协,除非达成现时效力,否则价值不大。作为一种时刻依赖民意哺育的政治动物,他的某些说法无疑具有很大不确定性。萨科齐曾经对自己的好友卡扎菲保证,“法国不干涉利比亚的内政”;希拉里和奥巴马也曾紧握埃及统治者穆巴拉克的双手;特朗普亦认为联俄政策有利于美国的全球均衡战略,但是国内多变的民意氛围最终迫使他们在友情的承诺与自己的生存之间选择了后者。从这个角度,朝鲜金氏家族从来不对美国的承诺表示信任,显然是一种更贴近现实的政治远见。

因此,如果特朗普此刻默认了中国在远东的某些行动自由,但一旦中国真的有所行动,随着西方国家民意薛定谔式的变化,美国总统是否还能继续信守自己的承诺则只能依赖于天意。对于中国来说,美国如果做出过这种承诺,那么其就很可能最终演变成一种西方体制下无意识的地缘陷阱。

特朗普总统在当选前后及就任初期,屡次声称将推进美俄关系,并对中国展开攻击,但上任之后却因“通俄门”等国内政治斗争因素而作罢(图源:VCG)
撰写:王夷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