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仁回到中国后想问毛泽东为何发动文革

+

A

-
2017-11-14 12:54:56

李宗仁回到中国后不久,毛泽东便发动了文革。李宗仁对文革的种种怪事感到不解,想和章士钊去问毛泽东为何发动文革,但遭到章士钊阻止。本文摘自《43位战犯的后半生》,作者李永铭、范小方,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

抗日名将李宗仁(图源:VCG)

6月13日,李宗仁再次离美飞欧。23日,郭德洁处理完余下的事情后,也飞抵瑞士。这将是他们回国的第一程。程思远接到李赴欧的电报后,第五次上北京听取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部门领导向他传达周恩来对李宗仁回国一事所作的具体指示(当时周在非洲访问)。

6月28日,程思远到了苏黎世,与李宗仁夫妇会合。为了不致暴露目标,他们住在郊区。但是嗅觉灵敏的美蒋特务还是探知了李宗仁的意图。他们派人拿着白崇禧发给李宗仁的劝其“保全晚节”的电报,到苏黎世阻止李宗仁回国。倘若劝阻不成,不惜采用暗杀的故伎。李宗仁原打算等次子李志圣赶到后一起回国,忽然接到紧急通知,要他们务必于7月13日下午2时前离开苏黎世飞往巴基斯坦的卡拉奇。这样,台湾来人就没有遇到李宗仁。蒋介石又密令其驻卡拉奇的特务机构暗杀李宗仁一行。这时,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特命全权大使,也收到了从北京发出的急电。国务院的领导同志指令:要万无一失地保证李宗仁一行的生命安全。大使馆与巴基斯坦官方联系,得到巴总统的支持。3日凌晨,李宗仁所乘坐的道格拉斯式客机在卡拉奇国际机场刚一降落,一辆巴基斯坦保安部的警车,立即把他们接到了中国大使馆。蒋介石的暗杀阴谋破产了。

在李宗仁到达卡拉奇的第二天,也就是7月14日,香港《快报》在头条位置发表了彩色标题新闻《李宗仁将返大陆》。

7月17日夜,在巴方的密切配合下,中国驻巴大使丁国钰陪同李宗仁和程思远,将巴基斯坦航空公司的一架飞往广州的波音707客机的头等舱全部包下来,零时13分,飞机从卡拉奇机场起飞,在夜色中向中国的领空飞去……备受礼遇的多情老人当历史定格在1965年7月20日上午11点时,在首都北京机场,一架专机徐徐停稳,这时舷梯上走下一位特殊的客人,他就是栖身海外十六年的原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仁先生。看到机场上隆重而热烈的欢迎场面,李宗仁百感交集,禁不住热泪盈眶。周恩来、彭真、贺龙、陈毅、罗瑞卿、郭沫若、叶剑英、傅作义、李四光等党和国家、政协、军队的领导人在机场迎接,李宗仁的昔日老友和部下卢汉、邵力子、黄绍竑、刘斐、屈武、刘仲容以及原国民党高级将领杜聿明、宋希濂、范汉杰、廖耀湘等,还有末代皇帝溥仪,也都到机场欢迎他的归来。中国封建王朝的末代皇帝与中华民国的最后一位代总统在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大家庭里相互握手,这是多么富有历史意义的一幕啊!李宗仁在机场大厅欢迎仪式上宣读了《归国声明》,他说:“在国内外一片大好形势中,我已从海外回到人民祖国的怀抱里来了。……我以海外待罪之身,感于我国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英明领导之下,国家蒸蒸日上,……凡是在海外的中国人都深深为此感到荣幸。我本人尤为兴奋,毅然从海外回到国内,……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亟盼海外友好乘时奋起拥护祖国,幡然归来,尤未为晚。”他还寄语在台湾的国民党军政同志,“凛于民族大义,也与我采取同一步伐,毅然回到祖国怀抱,团结抗美,一致对外,为完成国家最后统一作出有用的贡献”。

李宗仁回国后,先是被安排住在北京饭店,后来搬进了一个院落。到京当晚,周恩来总理即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并设宴欢迎李宗仁、郭德洁夫妇。此后的一段时间,李宗仁不是被中共党政领导人、各民主党派、团体和旧友宴请,就是被安排在北京地区参观。

7月26日上午,毛泽东,中共中央主席;李宗仁,原中华民国代总统,两位历史人物的手握到了一起。宾主的交谈幽默而愉快。当李宗仁谈到海外的许多人都怀念伟大的祖国,都渴望回来时,毛泽东说:“跑到海外的,凡是愿意回来的,我们都欢迎,他们回来,我们都以礼相待。”毛泽东还说:“你在声明中没有骂蒋介石,这很好。将来蒋如果愿意回来,我们更高兴,更欢迎。”最后,毛泽东建议李宗仁到全国各地去看一看。

9月26日下午3时,李宗仁在全国政协礼堂三楼举行盛大中外记者招待会,来自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名记者出席。在招待会上,李宗仁畅谈了他回国两个多月来的观感,并发表了对当前时局的看法。他说,自回国以来,他得到了中国共产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热烈欢迎,优礼相待,开诚相见,关怀备至。他对此内心感动,毕生难忘。他认为,目前我国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不仅为百年来所未有,且为中国史无前例的新气象。孙中山先生所创立的革命三民主义理想已完全实现,正在建设社会主义大道上向前迈进。事实上已超过孙先生当年的理想。

李宗仁说:“一百多年来中国受尽了帝国主义的压迫和欺侮。帝国主义者说中国人是‘东亚病夫’,一盘散沙。但是现在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我六亿五千万人民已经完全觉醒,团结得像一家人,显示出空前无比的威力。现在我们不是‘病夫’了,而是巨人了!我这个75岁的老人也感到很自豪。”有记者问:“李先生是不是马列主义者?”李宗仁回答说:“我不是马列主义者,而是个爱国主义者。”10月1日国庆节,李宗仁受邀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礼。

此后,李宗仁夫妇在中央统战部同志陪同下到各地参观,还重游了广州、广西故地。每到一处都受到当地党政领导同志的热情接待和周到安排。李宗仁目睹了祖国发展的情况后,感慨万千。他说:“百闻不如一见,新中国所取得的成就,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正当李宗仁和夫人郭德洁兴致盎然地在广西故地重游时,死神却一步步向郭德洁逼近。1966年3月21日,郭德洁因乳腺癌晚期医治无效,在北京去世,享年60岁。

老年丧妻,对李宗仁打击很大,他的情绪一直十分低落,有时睹物思人,悲情满怀。考虑到李宗仁孑然一身,生活不便,程思远和民革中央秘书尹冰彦酝酿着给他再找个伴儿。

经过一番查访再加上事有巧合,一个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当护士的27岁的胡友松走进了李宗仁晚年的生活。交往一段时间之后,胡友松被李宗仁的传奇人生和人格魅力所吸引,逐渐产生了对李宗仁的爱慕之情。在周恩来和国务院有关同志的关心下,7月26日,76岁的李宗仁和27岁的胡友松在北京西总布胡同5号举行婚礼,结成了轰动一时的老少配。婚后老夫少妻的生活过得甜蜜美满。

这时,“文化大革命”已经开始了。对于“文化大革命”,起初李宗仁认为这既然是毛泽东发动的,肯定自有他的道理,因为毛泽东是一个具有雄才大略的伟人,伟人自有伟人的高明之处,他所指挥的事情是不容怀疑的。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连串事情,着实让李宗仁感到迷惑和不安。

在“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下,李宗仁的几个旧友黄绍竑、黄琪翔、刘斐等人及其家人都受到了红卫兵的冲击和凌辱。黄绍竑被红卫兵抽打罚跪后,不堪受辱,自杀身亡。李宗仁得知这一消息,不禁感到心寒。他有一种预感:厄运很快就会降临李公馆!他想去找章士钊一起去见毛主席问问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

章士钊说:万万不可,我们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是谨慎为好。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