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枭雄黑喇嘛 曾让中俄外蒙三方如坐针毡

+

A

-
2017-11-14 04:34:03

黑喇嘛是对20世纪中亚地缘政治产生过重要影响的历史人物。在20世纪初期中亚纷乱的政治格局中,在三不管的无人区黑戈壁腹地,黑喇嘛营造起了自己的独立王国,上演了一场血雨腥风的强盗史,让中国、俄罗斯、外蒙古如坐针毡,让西北地区人们谈虎色变。

黑城遗址是古丝绸之路上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一座古城遗址(图源:VCG)

落难

黑喇嘛,是中国境内对其的通称,本名丹毕坚赞,也称丹宾坚赞、丹宾。“坚赞”是对宗教上层人物的敬称,还有人叫他丹毕诺颜。“诺颜”是蒙古语王爷的意思。他是卡尔梅克人,即乾隆年间吐尔扈特部东归后留在俄国的卫拉特蒙古人,出生在俄国西蒙古阿斯特拉罕州杜尔伯特部。早年黑喇嘛在伏尔加河流域过着游牧生活,后因参加十二月党人的活动而被沙皇关进监狱,成功脱逃后,到西藏研习密宗教义,自称获得了高超法力。

翻身

从1911年辛亥革命到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内陆亚洲地缘政治发生剧烈动荡,进而为黑喇嘛翻身提供了难得的机遇。清朝灭亡后,外蒙古政权在俄国支持下加快了脱离中国的步伐。这时候,黑喇嘛摇身一变,成了外蒙古独立的急先锋。1911年,他率军袭击驻科布多的中国军队,并对汉人及回教徒进行集体屠杀。迫于当时的舆论,俄国政府将其送进监狱,但六年后黑喇嘛又重获自由,再次加入外蒙古独立运动的活动中。也因此,他在库伦(今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受到英雄般的礼遇,并被授予“公”的头衔,身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占山为王

但因为后来站错队,黑喇嘛再次被迫出逃。1921年,黑喇嘛同流亡到外蒙古的白俄军队合作,与外蒙古革命党人(红军)为敌。最终红军战胜,便在整个外蒙古和西伯利亚悬赏捉拿黑喇嘛,死的活得都成。孤掌难鸣的黑喇嘛逃出科布多再次开始了他的亡命之旅,最终逃到了无人区黑戈壁,在此占山为王,开启土匪生涯。

黑戈壁,位于新疆、甘肃、内蒙古之间,曾是中国西部最大的无人区,东起额济纳河,北抵中蒙界山,南临河西走廊西段,西依天山东段,总面积约18万平方公里,比一些省份的地域还大。因为布满了黑色的砾石,因此有“黑戈壁”之称,它横亘在丝绸古道上,令人望而生畏,不失为避难场所的首选。

黑喇嘛占领黑戈壁后,凭借精良的装备和众多的人马,在马鬃山南的碉堡山修建要塞,即丹宾喇嘛城堡,以切断丝绸古道,抢劫商队和政府官员,甚至自立关卡,向往来商旅收税。他们来无影去无踪,抢劫每每得手,搅得苏联和当时的蒙古与中国接壤处鸡犬不宁。致使新疆、内蒙、青海、甘肃一带妇孺老幼谈虎色变,将其比喻为“丝路罗宾汉”、“魔鬼黑喇嘛”。哈密东北部山乡的居民吓唬孩子都不说狼来了,而说黑喇嘛来了。

黑喇嘛的土匪行为使中国、外蒙古、俄罗斯如坐针毡,纷纷派出大批特工潜入黑戈壁,想要查出那个“黑喇嘛”的来历与企图。据说,当时出玉门关的商旅突然增多,其中有一半都是冲着黑戈壁和黑喇嘛去的特工。但因为黑戈壁地处无人区,又依靠地形的天然屏障,易守难攻,外人暂时拿他也没办法。

很快,控制了商道命脉的黑喇嘛积累起了富可敌国的财富。在20世纪初期中亚纷乱的政治格局中,在三不管的黑戈壁腹地,黑喇嘛营造起了自己的独立王国,与山另一边的红色政权分庭抗礼。

覆灭

当然,北边的库伦政权是绝不能容忍黑喇嘛继续逍遥法外的。他们正日夜部署针对黑喇嘛的斩首行动。

1924年,外蒙古军警与前苏联克格勃组成了一支远征军,决定越界解决黑喇嘛。由著名的肃反英雄特工巴勒丹道尔吉伪装成土匪打入城堡内部,很快他便成为黑喇嘛的亲信。但黑喇嘛为人相当谨慎,又孔武有力,外人行刺根本不可能得逞。无奈,巴勒丹道尔吉装出快要病死了,趁黑喇嘛来探病,俯身相就时突然杀了他,并砍下他的头颅,带回苏联。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杨镰认为:“20世纪20年代,苏联永久保存了两个人的遗体,一个是列宁,另一个是黑喇嘛(仅有头颅)。至今,黑喇嘛的头颅完好地保存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一座彼得大帝时期的建筑物里,是编号为3394的珍藏品。”

撰写:扬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