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接替菲律宾成为南海问题搅局者?

+

A

-
2017-11-13 21:35:40

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首次访华时盛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中国,然而离开北京后,南海问题无疑成为APEC上最能牵动各方神经的话题。“印度洋—太平洋”成了特朗普在越南岘港演讲最重要的关键词之一,他在12日表示,愿意在南中国海主权声索国之间展开斡旋。

在中越边界战争结束后,双方军事冲突不断,直到1990年最后一战结束。图为1985年,云南老山战士正在训练(图源:VCG)

不过,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并不买账。“为了避免各声索国间的冲突,南海的问题应该先搁置,”他在11月12日召开的东盟商业与投资峰会上演讲时表示,“这个地区经受不起激烈的对抗。我们不能奢望战争和暴力。”

但特朗普(Donald Trump)一再重复这个观点,他在越南河内发表这一讲话,“如果我能在调停或仲裁方面提供帮助的话,请让我知道”。在与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Tran Dai Quang)会面时他强调,自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斡旋者和仲裁者。

越南有可能代替菲律宾成为美国在南海的重要推手吗?或许可以从两国与南海的历史来寻求答案。

中国与菲律宾的南海主权争端并没有历史遗留问题,直接原因是北京与台湾对南海的掌控力度都有所下降。

菲律宾的领土范围主要由四个国际条约确定,这些条约没有一项将黄岩岛纳入菲律宾领土。

然而1949年中共建政后,由于中国海防薄弱,且有限的海防和海空军力量长期的主要任务是对付台湾方面,根本无暇顾及南沙群岛事务。1956年中国政府还对渔民实行了严格的禁海政策,中国人于是逐渐绝迹于除太平岛以外的南海海域及岛屿。

而1946年民国政府派遣“太平”、“永兴”、“中业”和“中建”4艘军舰组成的舰队相继收复了西沙和南沙后,仅长期驻守南沙群岛中的最大岛太平岛和中业岛,对其他岛屿保护力度不够。

到1986年中国大陆政府解除禁海令,渔民旧地重探时发现,南海的绝大部分岛屿礁盘早已被周边的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国瓜分殆尽了。待中国海军1988年重返南海时,面对除太平岛外的自然岛屿已有“新主人”的新情况,只能象征性地驻守一些必须经人工增高方可建屋住人的礁盘,或不时由官民发出一点不同音调的抗议之声。

到了2003年,中国已经可以通过海战实际控制黄岩岛附近海权。2016年7月的南海仲裁案也没有动摇中国的控制权。无论菲律宾是否选择做美国的盟友,在南海问题上都无法再与中国争夺控制权。

与中国接壤的越南则不一样,双方无论在陆地与海洋都有漫长的边界,并因为历史问题遗留领土归属争议问题。

1978年时中越边境上存在领土归属争议问题的地方共有78处,总面积72平方公里,如果双方有诚意坐下来就具体问题谈判,本来并不难解决。

这些争议随着越南统一后倒向苏联阵营而愈发严重。1975年4月30日,越南南北统一战争宣告结束。但当月,北越政府以接管南越资产为名,占领了之前由南越当局控制的西沙诸岛。当年5月,越南《人民军队报》 在越南地图上第一次把南沙群岛标为“越南领土”。

双方的冲突最后转为战争,经过1979年至1989年的中越战争,中国占领了大部分的边界骑线点,总计新增争议地区变成了164处,共227平方公里。在南海,经过1988年南沙海战,中国正式控制了南沙9个岛礁。

在中国武力优势的情况下,1999年,中越两国签署了《中越陆地边界条约》,将争议领土平均划分,其中114平方公里归中国,113平方公里归越南。

自1992年到2000年历时9年,双方共举行了7轮政府级谈判、3次政府代表团团长会晤、18轮联合工作组会谈及多轮的专家组会谈,平均每年举行5轮各种谈判或会谈。谈判中,双方就划界原则达成一致,即根据国际法和国际实践,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原则和规定,考虑到北部湾的实际情况,中越两国外长在2000年12月25日在北京签署了北部湾划界协定,公平合理地划分北部湾。至此,白龙尾岛正式成为越南的一部分。

然而在广阔的南海,越南依旧是侵占岛屿最多的国家。1979年6月,中方通过外交渠道正式向日方提出共同开发钓鱼岛附近资源的设想,一时成为争端外交的典范。随后,中国在解决南沙争端方面逐步形成了“主权属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然而,在实际操作中,“主权属我”逐渐被人遗忘。

越南乐见于这种状态,2011年5月5日,越南通讯社发表了署名海边的文章称“‘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不公正的和无道理的,但这也为越南开发东海提供了条件。”有评论称,最后一句话潜台词意图明显:等到中国海军强大了,即使搁置争议政策取消了,南海资源也已经开采得差不多了,南海被占领分割的现状将变成既成事实,更加棘手。

同时,与军事实力不强的菲律宾不同,越南投入巨资面向南海构建了11处海军基地,15处空军基地,作为立体纵深海空基地群的核心链条,同时全方位向“陆守海进”方向调整,特别强调“夺控南沙岛礁”的核心军事准备。越军通过30多年长期建设,已构成以南威岛和鸿麻岛为核心,横亘南海中南部,地幅宽度500公里,纵深600多公里的大范围实际控制带,并与相隔数百公里的越南本土海岸防御体系衔接。

2010年,越南借东盟主席国的地位,为美国在多边场合对中国施压创造条件。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当年7月河内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上利用南海问题向中国发难,掀起轩然大波,使南海问题迅速升温。

可见,越南一直积极经营南海,除了已经控制的29个岛礁还希望不断扩大成果。而特朗普将亚太改称印太,其亚洲政策呼之欲出,未来除拉拢印度、日本等对抗中国外,南海问题自然也是会利用的牌,而一直觊觎南海的越南在菲律宾退出后,或许将成为在南海对抗中国的棋手。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