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赢了”根本原因:美国的分裂和内斗

+

A

-
2017-11-13 06:12:00

近来,一些迹象显示,在中美外交博弈中,中国已经居于上风,美国逐渐走下坡路。这种观点,不仅仅局限于中国官方的媒体,也同样出现在美国政府的某些言论,及美国媒体。

以美国官方为例,11月8日总统特朗普访华,访问结束后,特朗普不但将自己的社交媒体封面换成与中国领导人的合影,而且白宫方面还专门制作了称赞中国的视频,更人惊诧的是,即便在特朗普最为纠结的贸易问题上,他也不乏恭维中国之意。

与此同时,美国国内和西方的反特朗普势力,也不乏对“中国胜利”的认可。《时代周刊》一向以反特朗普著称,其封面上也写上了中英文“中国赢了”的大字;而对特朗普和大陆都不怎么感冒的《明镜》周刊,也破天荒地印上了中国“醒来”的文字。此情此景,也难怪中国网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总之,这些言辞似乎使得相当多的人认为中国不但在中美博弈中居于上风,同时也正在逐渐取美代之,成为真正的世界领袖。

不过,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反特朗普的媒体,他们之所以愿意讨好或者抬高中国的根本原因,并非外交层面的博弈,而在于美国或者说西方世界严重的分裂以及由此而来的内斗。

对于深陷与国内政敌斗争的特朗普来说,以“通俄门”为代表的国内一些政治斗争的进展,才是关乎自己生死攸关的核心战场。作为一个政客,特朗普现在考虑的首要问题并非让“美国更为伟大”,而是让自己的总统宝座在这个“分裂的国家”中,不被对手层出不穷的调查和中伤侵蚀掉。

为了达成这一最为贴合自身政治利益的目标,特朗普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以取悦自己的核心支持者,否则他在政治上就不能生存——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利益将让位于自身利益——如同1918年3月的俄国新统治者列宁一样,明智者必然会选择与德国人割地议和,以腾出手来消灭国内不共戴天的反对派。毕竟,如果特朗普的核心拥护者对白宫主人的支持出现大幅动摇的迹象,那些貌合神离的盟友们将会毫不犹豫地抛弃这面沾满口水的旗帜——就像在2016年录音门中所看到的那样。

时代封面上的“中国赢了”(图源:VCG)

1918年2月,德军大举入侵俄罗斯,布尔什维克政权岌岌可危,德国政府要求列宁签订一份迦太基式的和平条约。布尔什维克高层对此纷纷反对议和,但身为大革命家的列宁深深知道,德国人并不是布尔什维克的真正敌人,因为德国人并不会推翻布尔什维克,只有那些发誓消灭红色政权的俄国白军才是布尔什维克的敌人。所以,列宁坚决要求布尔什维克对德国割地、赔款,以保留红军实力消灭国内白军和社会革命党,此举最终成为布尔什维克赢得国内战争胜利的关键。

因此,在对北京的访问中,特朗普的表现主要有两个特殊政治点:

一方面,他全力将自己定位为“给美国劳工带来投资”和“扭转对华贸易逆差”的总统,在利益和称呼上继续恭维自己的追随者——劳工阶层。特朗普与中国签订高达2000多亿美元的订单,可以被视为“给大量美国工人带来就业”的典范——仅在西弗吉尼亚,特朗普的协议就带给当地的收益就高达837亿美元,规模比该州去年的经济总量(734亿)还大——为了达成这一目的,他可以在诸多远东地缘利益上对北京降低声调;在北京的演讲中,特朗普宣称自己将努力扭转对华贸易的逆差,确保美国“因此受害”的“伟大美国劳工”之利益;在越南APEC会议上的演讲中,美国总统再次宣示了自己的形象,他宣称将“扭转美国对外贸易中遭遇的不幸”,以求确保美国劳工的利益。

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并未批判美国贸易逆差的主要受益者中国,他更愿意将批判的火力服务于国内政治舞台。在北京的演讲中,我们看到,特朗普对中国政府一番恭维之后,紧接着集中贬损美国此前的历任政府(民主党和共和党建制派),称其损害、出卖了美国劳工的利益。如此言辞背后的政治目的不言而喻:特朗普针对的目标并非中国,而是美国国内的建制反对派,他不惜借备受瞩目的国际舞台来攻击自己的国内反对力量,以求达到最大的宣传效果,其政治心态可见一斑。

从以上表现可以看出,特朗普访华过程中的政治用心,以及图谋的利益关键点在于:1、将自己塑造为美国劳工,也就是自己追随者利益的坚定捍卫者,稳固他的政治基本盘;2、借访华契机,继续攻击国内反对派。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访华的核心目标,还在于满足自己的国内政治利益需求。所谓美国反特朗普报纸宣扬之“特朗普维护一半美国人利益”是有其道理的。

同样应该看到的是,与所有特朗普的外交访问一样,美国及西方反特朗普的媒体不但不为本国政府欢呼,反而极力宣扬在特朗普对华外交的失败——时代周刊在特朗普访华过程中表达的“中国胜利”,其目的并不是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更不是为了表达对中国的认可,而是为了更加衬托特朗普外交的无能。宣扬中国胜利贬损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就可以利用美国人的“爱国主义”情感来消减特朗普的政治基础——其政治宣传所试图达成的政治目标,是对内而非对外。

因此,美国政府赞扬中国和美国媒体认可中国的根本原因,都在于美国社会的深刻分裂。特朗普借助争取中国的投资来取悦自己的支持者,而反特朗普则借助宣传“中国的胜利”来指责白宫无能:双方相互将对方视为自己的最大威胁,就像两头瞎眼的史前巨兽般在澡泽中相互撕咬。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反而成了他们在国内政治斗争中赖以制胜的道具,如同“通俄门”中的俄罗斯一样,一旦美利坚国内的政治斗争需要凌驾于国家利益,她的外交就会出现不可思议的扭曲。

与伟大的黎塞留期待的战略良机类似,法兰西的崛起只可能依赖于强大无匹之神圣罗马帝国自身的分裂和内战,今天中国崛起的机遇同样如此——此刻,她已初见端倪。

撰写:王夷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