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中东革命的新着火点?

+

A

-
2017-11-12 21:37:08

近来,沙特王储进行了如火如荼的反腐行动,有分析认为沙特王储的行动目的在于打击潜在政治竞争者。在笔者看来,沙特王储的反腐及宗教开放改革,尽管会带来各种各样的好处,但同样极大地降低了沙特作为一个君主专制国家的革命免疫力。

通过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沙特这个国家的政治稳定性在哪里。

2011年2月,当时阿拉伯之春在中东如火如荼,部分不安分的沙特年轻人也大受鼓舞,号召在3月11日“愤怒日”举行大规模游行,结果却反应平平。为何?

1、沙特的伊斯兰最高委员会发布声明,称抗议国王的示威是对《古兰经》的背叛,大批阿訇举行针对民众的演讲,要求民众不要示威;

2、沙特的部落长老发声,要求本部落民众支持政府;

3、在愤怒日到来之前,沙特国王开出专门针对年轻人的福利。

三桶水浇下去,沙特的革命烈火瞬间熄灭了,相比之下,远比沙特富裕的巴林和阿布扎比却发生了大规模动荡。所以,残酷的政治动荡表明,伊斯兰教的虔诚,各个部落的拥护和政府丰裕的财政,乃是沙特政府抵挡革命风暴的关键力量。

令人遗憾的是,新王储的反腐和改革显然会破坏这三根支柱。

沙特改革的推动者新王储穆罕默德(图源:VCG)

首先,新王储对王室潜在竞争者的残酷打击,不但摧毁了沙特王室长久以来的团结,更动摇了各个部落对沙特国王的支持。尽管沙特王室以前也发生过费萨尔亲王动兵迫使前国王沙特本退位的政变,但费萨尔并不敢破坏王室团结的大忌,不但安抚照顾沙特本的家人和利益,更亲自送其登机出国,以示绝对的尊重和团结。费萨尔作为中东有名的政治高人,为何不把沙特本一刀砍死永绝后患?

因为当年的费萨尔之父伊本沙特(同时也是前国王沙特本和现任萨勒曼国王的父亲)近乎起家,靠的就是与各个部落联姻产子,王子们代表的不光是国王之子,更代表了部落的利益。只有维护了王室各个王子的团结,才能维护各个部落对沙特政府的支持(这也是沙特联合酋长国的由来)。毕竟,在中东,国民可能不认同国家,但一定认同部落。

新王储固然可以严酷的苛待折磨甚至杀死自己的竞争者,但是却无法消灭这些强大实力王子背后的部落,这些部落即便不公开反对新王储,但当革命的危机到来之后,指望他们如同2011年的继续效忠,就不再可能了。

其次,新王储推动现代化改革,破除伊斯兰教的垄断,则会严重侵蚀王权的基础。将现代化思想带入沙特,一方面削弱了宗教的特权、影响和地位,使得宗教人士将政府视为叛教者;另一方面,沙特专制王权的根基源于安拉,如同阿卜杜拉国王所言,“沙特国王之所以是国王,就是因为他是真主的忠仆”(2011年),而现代化思潮中的人人平等将严重侵蚀专制王权的观念根基,毕竟,只有神权才会存在君权神授的合法性,对神权的质疑就是对王权的质疑。

因此,拥有专制王权的伊斯兰君主,推动现代化思想和现代化发展,无异于自掘坟墓,阿曼努拉·汗如此(阿富汗国王,因现代化被推翻),查希尔如此(阿富汗国王,因现代化被推翻),巴列维如此(伊朗国王,因现代化被推翻)。从这个角度看,新王储的现代化将摧毁这个国家王权的宗教政治支柱,风险极大。

况且,沙特的财政已经困顿,低迷的油价和高昂的赤字,使得一旦发生危机,很难如2011年般出书阔绰。危机关头,财政收买也是指望不上的。

考虑到沙特周边环境不断恶化,革命的孢子依然在四散蔓延,如此下去,这个国家的未来恐难乐观。

撰写:王夷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