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江泽民首秀APEC征服美国人

+

A

-
2017-11-12 04:55:32

1993年3月江泽民出任中国国家主席。同年11月前往美国参加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第一次非正式会议并会晤美国总统克林顿,随后访问古巴、巴西和葡萄牙。这是江泽民就任国家主席后的第一次出访,也是中国1990年代初最重大的一次外交活动。江泽民这次首秀APEC,最重要成果是征服美国人。

1997年10月26日,江泽民受美国总统克林顿邀请访美,第一站抵达美国夏威夷州首府檀香山。这是江泽民自1993年后第二次访美,也是第一次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当天晚间,夏威夷州州长卡耶塔诺和夫人在州长官邸宴请江泽民和夫人王冶坪(图源:AFP)

克林顿一再邀请,江泽民如何选择

“六四”事件后,美国严厉制裁中国,1992年宣布向台湾出售150架F-16战斗机,1993年又发生银河号事件,美国还阻挠中国申办2000年奥运会,致使两国关系越闹越僵。克林顿(Bill Clinton)在竞选期间曾经称中国政府是屠杀学生的“刽子手”,承诺当选后将人权问题与对华最惠国待遇挂钩,但随着中国经济形势空前高涨,克林顿发现同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元首又不能没有交往,不得不开始调整对华政策。

1993年9月17日,克林顿致信江泽民,邀请他出席11月在西雅图举行的APEC领导人第一次非正式会议。美方还表示将安排两国元首举行双边会晤。3天后克林顿又提前给江泽民发贺电,祝贺中国国庆并希望同中国建立合作关系。9月24日,克林顿再次致信江泽民,希望能够同他在APEC峰会举行会晤。

对于克林顿的一再邀请,江泽民面临两种选择:一、就事论事,将美国之行局限于会见克林顿和出席会议;二、把美国之行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来安排,推动中美关系的改善。江泽民选择了后者。江泽民的美国之行虽然不是对美国的正式访问,但这是“六四”后的第一次中美元首峰会,打破了中美关系的僵局。

当地时间11月19日,江泽民同克林顿在西雅图举行正式会晤。开始时,江泽民将一支中国造的萨克斯管作为礼物送给克林顿,并告诉克林顿,自己曾在年轻时学过二胡,还喜欢唱歌。在轻松的气氛中会晤很快转入正题。会晤结束时,克林顿提到萨克斯管,微笑着说:“将来有机会,我吹给你听。”江泽民回答:“我可以拉二胡和你一起演奏。”

根据中国官方媒体的说法,在一个半小时的会晤中,江泽民和克林顿双方都认为,中美关系非常重要,它不仅仅是双边关系的问题,而且应该放在世界范围内来看,应该着眼于未来,着眼于21世纪。针对“六四”后美国对中国的责难,江泽民告诫对方:“现在的世界,是一个不安定、问题很多的世界。20世纪的最后几年,有远见的、对人类负责的政治家们,如果对世界人民不做点什么事,是向历史交不了账的。”

在讨论了人权问题时,江泽民声明,一国不应该干涉别国内政,各国的事务归根到底应该由本国政府和人民自己去管。在最惠国待遇问题上,江泽民寸步不让,他指出,对中国进行遏制,或诉诸经济“制裁”,实际上也损及美国自身的利益。1994年克林顿政府最终宣布人权问题与最惠国待遇脱钩。

江泽民访问团随员、时任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吴建民在《外交案例》一书中披露,在谈及对第一次会见江泽民的印象时,克林顿多次讲过:“我第一次和江主席会见,就发现他是一个伟大国家的一位了不起的领导人。”

11月20日,APEC领导人第一次非正式会议在西雅图布莱克岛举行。克林顿首先登上“泰伊”号游艇。江泽民在来宾中被安排首先登船,与克林顿互致问候并用英语交谈一阵后,其他领导人陆续登船。然后一起乘船前往布莱克岛。江泽民在致辞时提出,各国领导人应该为人类迎来真正的和平与繁荣做些事情。各国应根据本国的实际情况制定发展战略。亚太经合组织应成为一种开放的、灵活的、较为宽松的论坛和磋商机构。这些主张博得不少与会者的赞同。

在APEC会议期间,江泽民还主动会见了来参加会议的印尼、澳大利亚、韩国、加拿大、日本、泰国、新西兰、菲律宾、新加坡等九个国家的领导人。对于增进彼此了解和信任无疑是有意义的,是这次APEC会议期间中国外交的另一大亮点。 

在美访问期间,江泽民还充分利用各种机会,同美国各界人士进行当面交流,争取他们对中美关系发展的支持。11月17日,江泽民在旧金山短暂停留,会见旧金山市市长,与700多位工商界领袖晚餐时,江泽民详细介绍了中国的政治经济形势,鼓励他们看中国时要把眼光放远些。他说:“我确信,美国工商界具有强大的实力和丰富的经验,不会让机会从自己手指缝间溜走。” 

巧打人情牌,江泽民访普通工人家庭

18日下午,江泽民前往波音公司埃弗雷特工厂参观,称赞波音公司是推动中美关系改善的先行者。他告诉三千名员工,中国是波音公司在美国之外的世界上最大的客户,以回击当时一些人对中国在对美贸易中获得顺差的抱怨。

“六四”之后,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媒体的歪曲报道,使公众对中国有很深的偏见和误解。如何减少这些偏见和误解,是江泽民访美期间必须面对的一项挑战。对此,江泽民提出一个好点子--访问一个波音公司普通工人的家庭。波音公司安排33岁的装配工奎勒斯接待江泽民。

当抵达奎勒斯家时,江泽民用英语打招呼,在之后交谈中也不时地用英语说上几句。江泽民送给主人的儿女一个大布娃娃和一个玩具大熊猫。欢声笑语中,主人的小女儿送给客人一幅自己画的《睡美人》。“真漂亮!”江泽民夸赞道:“我要把它送给我的孙女,她也喜欢画画。”随后,江泽民又很自然地从口袋里掏出家人的照片,将自己的孙子、孙女介绍给主人全家。临走前,他又送给这家人一些中国纪念品,并说这是即将到来的感恩节礼物。

江泽民一出门,一大群记者围上来,争先恐后地问:“这个家庭怎么样,幸福不幸福?”江说:“这个家庭很幸福,很好。”他引用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的名言:“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引来记者一片掌声。

外交要着眼于人民,是做人的工作,人是有感情的,做人的工作当然要有人情味。不要小看外交要有人情味这个思想,过去在 “左”的思潮盛行的时候,“人情味”是受到批判的。吴建民写道,在这方面,江泽民给中国外交人员做了榜样,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外交的一个新发展。

江泽民在赴美之前接受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齐麦克的专访,就国际形势、中美关系和中国国内的形势回答了记者的提问。这次长达45分钟的采访在江泽民访美期间CNN在黄金时段作了多次播放。赴美国之前,江泽民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中外记者,介绍了此行的目的,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访美期间,江泽民还接受了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美国广播公司、全国广播公司和美国有线新闻网四大重要电视台著名评论员的联合采访,并举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

在这次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江泽民是最受媒体关注的人物之一,他接受媒体的采访收视率极高并被广泛地引用。吴建民在《外交案例》披露,在江泽民访美快结束时,他问美国一些名记者对江泽民印象如何?他们说:过去对江泽民主席不了解,以为他是一个“共产党的官僚”,但看了他对媒体发表的讲话以及他在美的活动之后,对他产生了好感。

当地时间11月21日,江泽民离开美国访问古巴,受到哈瓦那上万市民夹道欢迎。在古巴停留19个小时后,江泽民开始长达6天的巴西之行,先后访问巴西利亚、伊瓜苏、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等地,参观世界上最大的伊泰普水电站和巴西航天研究中心、一所贫民区公立学校。在接见华人华侨代表时,江泽民时而用普通话,时而用上海话,不时还夹带点英语,讲得趣味横生,引得众人开怀大笑。

访问巴西结束后回国途中,江泽民本是路过葡萄牙,但葡萄牙政府主动提出升格为访问。葡萄牙总统苏亚雷斯(Mário Soares)因生病不能到机场迎接,第二天仍抱病从外地赶回首都接待。值得一提的是,苏亚雷斯先到江泽民下榻的饭店,陪同江泽民一道前往总统府,并主持仪式欢迎江泽民。

江泽民在出访前曾说:“我此行的主旨是和平、谅解、合作、互利。”可以说,整个访问下来,江泽民用行动充分展现了这一主旨,这是一次成功的访问。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