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后宫中的那些高丽贡女

+

A

-
2017-11-05 01:15:21
 
高丽王国大量贡女进入元朝宫廷,不少人成为元帝后宫中的宫女、嫔娥乃至后妃,使得元朝后宫中的女性人口构成出现了高丽女子人多势众的独特局面,产生不可小觑的影响。

蒙古向高丽索要贡女,起初是因为连年征战,人口缺乏,需要用妇女来安抚那些南宋归附的军人。不过,也有不少学者认为,由于蒙古民族长期以来保持与固定部族联姻的习惯,所以导致元代皇室成员身体素质不断下降,需要和外部联姻。

《蒙古源流》对成吉思汗高丽妃子的记载,可以说就是元代宫廷盛行以高丽女为后妃的一种文化追忆(图源:VCG)

起初,高丽进贡的女子多是穷苦家庭的女子,后来变为寡妇、处女,元代权臣阿合马求娶高丽美女“非名族,不受”,自此,高丽显贵家庭之女开始进入元朝上层社会。

元世祖就曾经宠幸过一位高丽贡女,还将其比作是王昭君。《李宫人琵琶行》咏叹了她的事迹:“先皇金舆时驻跸,李氏琵琶称第一……三十六年如一日,长得君王赐颜色。”

世祖之后,高丽贡女的身份和地位也不断提升,而且多数贡女都流入元朝后宫。高丽所献纳的本国女子绝大多数是处女、童女或良家女,符合封建王朝选拔宫女的基本要求。

这些高丽贡女的人生也因为环境的改变而走向不同。有些贡女地位低下,以宫女的身份终其一生,但是有些人却大富大贵,境遇奇佳。

化平君金深之女达麻实里,1307年入元,是第一位由于在元朝宫廷得到皇帝宠遇而载入史册的高丽籍皇后。

高丽平阳公王日玄季女伯颜忽笃是另一位得到元朝皇帝册封却因元朝史书缺载而少为人知的高丽籍皇后。

而在元代的高丽后妃中,最为辉煌的当属元顺帝皇后奇氏完者忽都。

奇皇后于1333年由高丽籍大宦官秃满迭儿推荐进入元朝宫廷,最初只是一个小宫女。但是她凭借自己的美貌与智慧获得皇上的青睐。

1340年,奇氏生下皇太子爱猷识里达腊,随即被册封为第二皇后,与正宫皇后弘吉剌氏并列。奇皇后在此时也开始展现她的政治手腕。元顺帝时期,元朝已经积重难返。奇皇后看到了机会,努力提高自己的声望。

至正十八年的饥荒中,奇皇后出资赈灾,节俭己用,收买人心,积聚政治资本,显示出非凡的政治才干,并逐渐进入统治集团的权力核心,甚至意图逼迫元顺帝禅位,但最终没有成功。不过皇太子却掌握了元朝的军政实权,迫使顺帝册封她为正宫皇后,从而使她成为元代历史上也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惟一一位外籍正宫皇后。

奇皇后的势力扩张也让朝政日渐紊乱,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元朝的灭亡。1368年,元大都被明朝军队攻破,奇皇后跟随元顺帝北奔应昌,不知所终。

高丽贡女的大量涌入形成了一个特殊的集团——高丽贡女集团,并对元朝与高丽两国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一方面,这些贡女承担了平衡元王朝与高丽王国国家关系的政治功能。她们利用自身的特殊身份,尽其可能地对元朝皇帝施加有效的政治影响,避免元朝与高丽之间的冲突。

另外,元朝宫廷中的高丽女性对两国政坛的影响也十分明显。在近百年间,有宗主国政治背景的政治集团一直是高丽政坛的主流势力,是亲附蒙元帝国、维护双方宗属关系的决定性力量。但随着元王朝的迅速衰落,高丽本土政治势力逐渐占据上风,实现了两大政治势力主导地位的彻底转变。

此外,高丽贡女对元朝宫廷文化也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以至于在明清以后,蒙古族史书中仍保留着一些元朝皇室与高丽联姻的优美传说。例如,《蒙古源流》对成吉思汗的高丽妃子的记载,可以说就是元代宫廷盛行以高丽女为后妃的一种文化追忆。

撰写:安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