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六四后借罢免赵紫阳向邓小平表达不满

+

A

-
2017-11-02 10:05:41

1989年6月23日,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召开,此次会议罢免了赵紫阳。陈云没有参加会议,但带来了两条意见。陈云这两条是委婉地表达对邓小平有意见。本文摘自微信公众号八十年代,作者徐庆全,原题为《邓小平为何说十三大报告“一个字都不能动”》。

1982年12月27日,赵紫阳在埃及开罗(图源:Getty)

邓小平既然认为十三大确立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此后,不管有些人如何否定改革开放,如何挑起姓资姓社之争,但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十三大报告。

《邓小平年谱》1989年5月31日条云:

同李鹏、姚依林谈话。说:改革开放政策不变,几十年不变,一直要讲到底。要继续贯彻执行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连语言都不变。十三大政治报告是经过党的代表大会通过的,一个字都不能动。

邓小平的这次谈话,以《组成一个实行改革的有希望的领导集体》为题,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谈话中,在上述“一个字都不能动”后面,邓小平还有一句话:“这个我征求了李先念和陈云同志的意见,他们都赞成。”

邓小平这句话,当然是在特意强调他与李先念、陈云在这个问题看法上的一致性。可是,这种强调,也透露出了另一方面的信息:在这个问题上,此前三人的观点或许并不一致。

证诸史实,的确如此。

据《李先念传》记载,1989年5月20日,时任全国政协主席的李先念,出席了在邓小平住地召集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这次会议做出决策,江泽民担任总书记(下册,1,355页)。

5月27日,李先念在全国政协第七届委员会第十八次主席会议上讲话。据卢之超回忆(时任政协副秘书长,《李先念文集》编者):“李的讲话里面有一句关键的话,就是动乱的产生,问题不在老百姓中,也不在党外的朋友中,而是在共产党内。李先念、王任重都认为这句话写得好。讲话稿征求邓小平的意见时,邓进一步补充为:‘而是在共产党内领导层的个别人’,这就等于把赵紫阳的问题摆出来了。”(《海边忆往——围绕中南海的回忆与思考》,173页)

在李先念看来,邓小平的补充,是支持他来揭露赵。因此,5月30日下午,他召卢之超来,起草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李先念对卢之超说:“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两手抓,得有重点啊,要不然不就是二元论吗!”这当然是在否定十三大报告提出的改革开放的基本路线,但李先念毫不忌讳,他接着说:“不管十三大报告,那是他(赵紫阳)搞的。”又说:“赵的思想是要在中国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私有制、股份制,就是把大企业卖掉,他提的没有一条是社会主义的。”

李先念又说到了陈云的看法:“在杭州我曾经和陈云谈,过去毛主席说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我一听就冒火了,说不能这样讲。他说是恩格斯讲的,我就不敢说了。这次我对陈说,毛主席这话不能否定,赵有点像。陈说,他就是资产阶级代理人。”(同上,174页)

如此说来,李先念和陈云意见一致,都认为赵紫阳是在搞资本主义,那么,赵紫阳主持的十三大报告,“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当然就可以反对甚至可以否定了。

李先念和卢之超的谈话,应该只限于他们两人,头一天(30日)谈话,第二天(31日)邓小平就听到了?当然不可能。

很显然,在这次谈话前,李先念或者陈云已经公开表露过这样的观点了,而且邓小平也有所耳闻了,所以,5月31日,邓小平对李鹏和姚依林谈话时才针锋相对地说:十三大报告“一个字都不能动”。

1989年6月9日下午,邓小平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部队军以上干部讲话中,提出了两个问题要大家思考:“第一个问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包括我们发展战略的‘三部曲’,正确不正确?是不是因为发生了这次动乱,我们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正确性就发生问题?我们的目标是不是一个‘左’的目标?是否还要继续用它作为我们今后奋斗的目标?这些大的问题,必须作出明确、肯定的回答。不能因为这次事件的发生,就说我们的战略目标错了。第二个问题,党的十三大概括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对不对?两个基本点,即四个坚持和改革开放,是不是错了?我最近总在想这个问题。我们没有错。”

尽管邓小平几次这样强调,但是陈云和李先念还是有意见。

1989年6月23日,十三届四中全会召开,陈云没有参加会议,但带来了两条意见:第一条就是赵紫阳辜负了党的期望,第二条是同意对赵紫阳的处理。

明眼人知道,陈云这两条是委婉地表达对邓小平有意见。陈云无疑在说:我和邓小平只有这两点是共同的。其他的,包括邓小平所说的十三大报告“一个字都不能动”等等,我是不说话的。

据卢之超回忆:

大概8月上旬,李先念找我去,想搞几条意见。他的秘书告诉我,李到陈云那里去,商量对当前经济问题的看法。陈云说了几条:赵紫阳垮台,中国得救了;对于初级阶段有不同看法;十三大文件一个字不动不行;赵紫阳提出国家调控市场、市场引导企业,这个提法要批判;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搞几个香港不行。个人面子是小事,党和人民利益是大局,等等。每一条都是针对邓小平的,都很尖锐。这是他们两个人下面交换意见说的,提出来好不好?李的两位秘书和我商量,都不主张搞。后来此事作罢,并且没有对任何人说起。由此也可以看出上层矛盾之深。(同上,187页)

据《陈云年谱》,陈云和李先念这次谈话,在1989年8月4日。

陈云和李先念所代表的意见,想来邓小平都知道,所以,此后只要在公开场合讲话,他都要一遍一遍地强调这一点。

1989年11月23日上午,邓小平会见坦桑尼亚革命党主席朱利叶斯·克·尼雷尔时,再次肯定说:“十三大确定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战略布局。”

1992年2月,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强调说:“要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关键是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

邓小平既然认为十三大确立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此后,不管有些人如何否定改革开放,如何挑起姓资姓社之争,但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十三大报告。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