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贵遗言:华国锋把江山丢得一干二净

+

A

-
2017-10-30 23:11:56

“谈到华国锋,陈永贵笑着摇摇头说:我以为他真有毛主席两下子呢,没想到他是个草包,他没有毛的千分之一。把毛给他的好端端的江山,丢了个一干二净。我早就对他说:华主席,你千万不要把邓小平给放出来,他要解放出来,人家要说我们是毛主席的叛徒,是背叛了毛的事业的。”本文摘自《陈永贵沉浮中南海——改造中国的试验》,作者吴思。

1974年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陈永贵在黑龙江作报告(图源:VCG)

我现在没有任何压力了,所以我给你说点真实的东西。毛主席并没有讨厌张春桥,而是非常器重他,还有姚文元和王洪文,只是王洪文这个人不争气罢了。张春桥在中央的地位很高,政治局委员都怕他,他和江青都是说了算数的人物,因为毛主席是重视支持他们的。

1970年8月召开的庐山会议后,毛曾经召集过我和纪登奎,吴德等人。他对我们说:陈伯达在会议上的矛头是对着张春桥的,实际是对着我的,只不过他们现在不敢而已,将来是否公开反对我,也说不定。林彪、陈伯达这些人的脑子很聪明,他们看出我在培养春桥和文元,不错,我是在培养他们,也不光是他们,在座的我都在培养,只是春桥、文元有他们自己的优势罢了。他们的文章写得好,是我们无产阶级的理论权威,这两个人我看要比陈伯达强得多,水平也高出一等。永贵在华北组的会议上,也要揪什么反对我的坏蛋,其实真正反我的就是他们,而不是春桥,也不是康生,是那几个要我当国家主席的人。下来以后,毛主席还一再对我说:你可以拜春桥、文元为师,让他俩教你理论,你教他俩实践,互相学习嘛!这些话我记得清楚,永远也忘记不了,只是在当时环境下,特别是打倒他们以后,这些东西我没有再公开过。毛主席重病的时候,亲自给他身旁的人交代,要他们请江青立刻回京。江青接到绝密电报,手都发抖了,但别人一进去,她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吆喝大家打扑克,以等待火车。我亲眼见她几次出错牌,她虽然在打牌,但是紧张得不停地看表,我就知道她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有人说,她在毛主席病重的时候,高兴得要死,这不合事实,我们要实事求是。现在江青已判刑了,我主张恢复历史,这样可以让人更加清楚地识别经验教训。江青这个人,她由于长期在毛身边,同样有着许多在今天看来都应该是很难得的好传统和好作风。比如,她从不接受任何人的礼品。我从大寨回来给她捎带点特产,她从来都是付钱的。她这样说,老陈,我们都是毛主席培养出来的干部,我们要自觉地接受和服从党的纪律,抵制资产阶级法权的侵蚀,我们不要搞那些请客送礼的资产阶级作风。但是买卖公平还是许可的,钱我一定要付给,送的东西我也要收,我们之间完全在原则和范围内进行。

据我了解,江青不但对我这样,对其他同志也是这样,就是她和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之间也是这样。我亲眼见到一次,王洪文给江青从上海带来一些药品,大概就是他没有给上海付钱,江青一直追问他付钱没有,最后江青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来三百多块钱给王的。你们都知道江青喜欢照相,她使用的相机和胶卷都是她自己掏钱买的。她对我说:我每月的工资除了伙食费和生活开销,几乎全买胶卷了,我的钱实在不够花。但我不占国家一分钱的光,我要以身作则,做一个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

问:你对江青这个人的印象如何?

陈永贵说:老实说,我看不出人家有什么不对,我在粉碎她以后的讲话,都是按中央定的调子来说的,江青对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是不错的,毛泽东批评江青,我看完全是对她的一种爱护,绝不是要打倒她。这些,我们政治局的同志都看得很清楚,华国锋也看得很清楚。他也曾当着江青的面说:江青同志,我永远听你的,当你忠实的助手,对主席的一家,我们世世代代都要尊重和爱护,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做损害主席一家的任何事情。我听了觉得可笑,感觉华国锋像小孩子讲话一样。

谈到华国锋,陈永贵笑着摇摇头说:我以为他真有毛主席两下子呢,没想到他是个草包,他没有毛的千分之一。把毛给他的好端端的江山,丢了个一干二净。我早就对他说:华主席,你千万不要把邓小平给放出来,他要解放出来,人家要说我们是毛主席的叛徒,是背叛了毛的事业的。再说邓小平来了,把你放在眼里吗?他还给我做工作说:毛主席给了他一个机会,我也给他一个机会,他会对我感恩不尽的,等于我给他一条生命嘛!你看看他多傻瓜!

华国锋在幻想,他让步以后,邓小平会让他继续在党内任主席。我给他打几次电话,他都不接,他害怕人家说他是在搞小动作,有意和我们拉开距离。吴德就对我说:坏了!我们都让英明领袖出卖了,这个人可是个极端自私的人。我还不相信,说你应该相信华主席有办法处理这件事情。吴德说:屁,他有什么经验!这两年尽是胡耀邦、邓小平牵着他的鼻子走,他在左右开弓地自打嘴巴,把人都丢尽了,人还要再说什么?一天,华国锋对我说:你去问问邓小平,看他还要不要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究意还要不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有一次国务院开会后,我要求和邓小平谈话,就在人民大会堂他的临时办公室,我问了他那个问题。邓小平听了笑了笑,我看他笑得非常可怕。他对我说:你以为还是在”四人帮“在台的时候吗?提的问题这样可笑,简直像三岁小孩子一样幼稚!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我是最有资格讲这种话的人,什么是毛泽东思想?我是有发言权的,你才加入共产党多久?永贵同志,我希望你还是按照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首先检查一下自己吧!一听这话,我就头发胀了。我对他说:你不要忘记你站出来时你的检查,你不要对党中央耍两面派,你应该考虑一下,现在你应该走什么路线的问题。邓小平不等我讲完这些话,就提上他的皮包走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简直没有办法了。

就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候,陈永贵终于恢复了他一个农民的本色,我和一些山西老乡去看他,他几次对我说:我梦见毛主席了,他要我到另一个地方和他一起干。

自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市场经济拥护邓小平,因为他推倒了毛泽东的经济学,但是奇怪的是,中共宣传一直不肯承认这是反毛泽东思想,反倒是支持毛泽东思想。

陈永贵还为江青做了辩解,更是难得可贵。他认为毛是爱江青的,毛有时候指出江的弱点,完全是出于爱护,而不是讨厌。毛江是恩宠夫妻,在政治上更是如此,毛江是不能拆开的。而且毛是拥护“四人帮”的。

至此,我们可以明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把江比之“白骨精”多么下三滥。江青还在台上的时候,郭写了许多诗,吹捧江青;江青倒下,他又一边倒。郭是一个有才气、没骨气的人!

编辑: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