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帮最后一次反扑 唐山大地震挽救邓小平

+

A

-
2017-10-27 03:04:09

1976年7月召开的全国计划工作座谈会是四人帮最后一次反扑。第二段会议只进行两天,就发生了唐山大地震,人们更加无心讨论了。7月30日晚,华国锋作了简要的讲话,会议就仓促结束了。本文摘自2000年第3期《炎黄春秋》,作者张根生,原题为《“四人帮”最后一次反扑》。

1976年10月,北京庆祝粉碎“四人帮”(图源:VCG)

1976年上半年,工业生产和财政经济情况都完成得不好,国务院为了扭转工业生产下降的趋势,向中央政治局和毛主席报告,提出在7月6日召开一次全国计划工作座谈会。没想到“四人帮”却伸进了黑手,提出要批判所谓“条条专政”。这实际是对1975年邓小平抓整顿,反派性、抓生产、抓铁路、抓钢铁的一次大反扑。

十年“文化大革命”,把我国国民经济推到了全面崩溃的边缘,有一亿多农民吃不饱饭,铁路运行很不正常,煤炭和电力供不上,许多工厂停产、半停产。周恩来患重病,国务院工作急需加强,毛主席在1973年末决定起用邓小平,任命邓为党中央副主席、常委、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主持日常工作。这是“四人帮”极端反对的,但又无法改变。小平同志首先抓了铁道部,调万里任铁道部长,召开了铁路工作会议,我参加了这次会议,突出抓整顿纪律,坚决打击、镇压破坏铁路运输的偷抢行为,对闹派性的头头一律调开。他接着抓冶金工业,都很快见到效果。邓小平的一系列整顿措施,确保了经济较快增长。不久,毛泽东突然提出看《水浒》,要批宋江的投降主义,又提出要反对修正主义,既反教条主义,又反经验主义,使大家都弄不清是怎么回事,觉得它与当时的工作实际毫无联系。人们在心里拥护邓小平抓整顿,反派性,把重点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但不敢直接提出来。即使这样,还被毛泽东指责为“纲目颠倒”了,“抓目不抓纲”。“四人帮”也乘机攻击邓小平同志是翻文化大革命的案,毛泽东当然不能允许否定文化大革命。“四人帮”一伙就把批邓塞进了计划工作会议中来。会议于1976年7月6日召开预备会,由谷牧副总理和李素文(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主持,宣布了会议内容分为两段,第一段为批邓的“条条专政”,第二段是安排下半年计划,时间各为七天。当时国务院李先念、余秋里、康世恩副总理都因病休息,不在北京,实际是他们已无法工作了,只好躲出去。只有谷牧同志一人在家,不得不主持会议。8日会议正式开始,由谷牧讲话,并有一个书面自我检讨。李素文、姚连蔚是中央指定参加主持会议的(纪登奎、吴桂贤也是副总理,但没参加会议,陈永贵只参加两次汇报)。会议正式代表174人,各省市区为92人,中央各部门82人,会议还邀请了14名工人和14名基层干部代表列席会议,还有吉林省两名造反派列席参加并有书面材料。我从始至终参加了这次会议。

第一阶段实际开了19天,到26日才转到第二阶段。在我们中南组的会上各省发言对国家计委、各部委多是具体工作方面的意见,没有上纲上线。大组会是全体会,只开过两次,一些同志的发言,都是作自我批评,没有推到邓小平身上,更多的是开中组会讨论,人人发言,自己审定记录,出简报。

少数紧跟“四人帮”的人,心领神会地批邓。有的说,邓小平1961年抓铁路就是垂直领导,地方党委只能监督保证,削弱了党的领导,1975年又是这一套,这就是“条条专政”;有的说“万里提出三项指示为纲,要管一代人,管整个过渡时期;还提出反派性是主要矛盾,就是整造反派。万里派许多工作组去积极推行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翻文化大革命的案”;“万里对铁道部一批二撤,在整顿的名义下打击新生力量,破坏了老中青三结合”;“万里一到铁道部就三气未消,翻文化大革命的案,他还说不管八三四一、九三四一,还是六厂二校,二七车辆厂,都要先搞好生产”;“万里是紧跟,不遗余力的推行邓小平路线,大搞资产阶级专政”等等。会议开到十天左右,上海一个革委会副主任根据王洪文、张春桥的直接策划,首先提出来,去年夏季国务院召开务虚会,是怎么回事?是否邓小平主持开的?讨论的什么内容?矛头转向国务院李先念、余秋里,也包括华国锋等副总理。辽宁省革委会一个副主任,在毛远新的直接支使下,与之相呼应,提出75年计划会议问题。当时毛远新偷偷跑到开会的京西宾馆给人出点子,策划攻击国务院主要领导人。当时开会人员不准外出,每天晚饭后只能在京西宾馆大院散步。这时我们知道毛主席已经病危,气管被割开,大家心情都很沉重。

在7月25日晚开的召集人会议上,谷牧传达了向中央政治局汇报后中央下达的指示,除了讲会议下一步议程外,还专门讲了这次会议上有的省市提到了国务院务虚会和去年计划会议问题,中央指出不管那两个会有什么错误都可批评,但本次会议还是批条条专政为主,仍按原计划进行。谷牧还作了简要说明:关于务虚会实际上主要是讨论了计划工作的问题。在中央解决了铁路、冶金问题之后,觉得一个一个解决不行,应把计划问题一起进行统筹解决。当时会上认真总结了过去计划工作的经验教训,研究了如何改进工作。这次会议上有的同志提到务虚会,我们都向中央作了反映,报告了政治局。会议转入第二阶段,主要解决下半年计划安排问题。

当时的一些报纸是不切合实际地报道:由于批判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形势大好,经济有新的增长,这都是骗人的鬼话。实际是在1975年邓小平主持经济工作,抓铁路、抓钢铁带动了整个经济的发展,经济形势明显好转,工农业总产值比74年增加了480亿元,增长11.9%,其中工业总产值增长15.1%,农业总产值增长4.6%。粮食总产量达5,690亿斤,增加13%;钢达2,390万吨,增13.1%;原煤增16.7%,原油增18.8%,铁路货运量增12.9%,财政收入、外贸出口都比较好。但是“四人帮”又搞反击右倾翻案风,把邓小平再次打倒,使国务院无法正常工作,经济工作再次造成严重混乱,生产大幅度下降,1976年比上年的工农业总产值只增长1.7%,大大低于7%的计划要求,钢产量只完成计划的79%,铁路货运量只完成计划93%,财政收入减少了50亿元,外贸出口减少了10亿美元,整个国民经济状况都很不好。因此,才建议召开计划工作座谈会,安排下半年计划任务,结果又大搞批邓的修正主义路线,经济情况更加下滑。

在这次会议上,大多数人对批条条专政并不积极,只是对计划安排的过于集中,对地方项目安排减少了,财政上给地方机动权小了,原定的物资、燃料、资金要抓紧落实等提出意见。谁也说不清什么算条条专政,又怎么解决。最后华国锋作了结束讲话,也是说经济管理体制的改革要慎重研究,不能轻意改变。

第二段会议只进行两天,就发生了唐山大地震,人们更加无心讨论了。7月30日晚,华国锋作了简要的讲话,会议就仓促结束了。虽然有少数人紧跟“四人帮”,妄图进行一次大反扑,把矛头指向邓小平和国务院领导人,为他们篡党、夺权扫除障碍,但是由于大多数人眼光是清醒的,立场是坚定的,识破和抵制了他们的阴谋破坏,更暴露了他们的狼子野心和丑恶的面目。

编辑: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