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政改之路:越共总书记不再一权独大

+

A

-
2017-10-22 22:54:55

近年来,越南在政治改革方面取得一些成就:越南共产党通过党内直选、自荐参选、差额选举、党内质询制度、重大事项由党内无记名投票来决定等,初步实现了党内民主;针对腐败问题,越南立法要干部公开财产。本文摘自2013年2月6日《青年参考》,原题为《初步实现党内民主和制衡,总理在国会挨批——越南政改之路》。

2016年1月27日,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后左一)在越共十二届一中全会上讲话(图源:新华社)

国会代表当面呼吁总理下台

2012年11月14日,河内巴亭会堂。国会代表正在质询四面楚歌的越南总理阮晋勇。

据法新社和美联社报道,整个质询过程进行电视直播。国会代表杨忠国毫不客气地抨击说,越南经济深陷困境,总理阮晋勇须为此负责,应该下台。在质询中,国会代表公开要求党政核心领导人引咎辞职,这在越南还是首次。

“颜面尽失”的阮晋勇讪讪地表示,只要越共要他继续干下去,他就会这么做。阮晋勇2006年上任,2011年再次担任总理一职(任期5年)。

早在2012年10月22日,阮晋勇就因未能管理好经济,向全体国会代表和广大人民道歉。“我明白自己的政治责任以及所犯的错误,”他说,“我们已经吸取了教训。”

越南国企贪污腐败、效率低下,尽人皆知。阮晋勇当时誓言会继续改革国企。阮晋勇的公开道歉,则被视为越共新一轮自我批评浪潮的一部分。

阮晋勇“惨遭修理”的大背景,是越南近年来不断强化国会对政府和越共领导干部的质询和监督。越南官方通讯社报道,根据国会2012年11月通过的法案,政府高级官员均需接受国会信任投票。包括总理阮晋勇、国家主席张晋创,以及副总理、国家副主席等在内的49名高官将成为首批接受国会信任投票的官员。

投票计划于2013年5月举行,届时500名国会代表将对官员分别作出“非常信任”、“信任”和“信任度低”的投票。如果半数以上的代表连续两年对一名官员投“信任度低”票,该官员将接受不信任投票;如果投“信任度低”票的代表达到三分之二,该官员将立即面临不信任投票,倘若不信任投票通过,该官员将辞职或被撤职。投票结果会对外公布。

国会不是橡皮图章

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教授庄礼伟表示,越南国会之所以能以投票方式对行政部门进行制衡甚至公开批评政府,根源在于国会代表来自直接的差额选举,选民对国会选举态度认真、积极,代表们也不能不关心选民利益。

至于越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得票率进行公开宣布,庄礼伟认为:“这种透明来自自信,也来自公仆对人民的谦恭。”

电视直播国会代表对高官的质询,这使得代表和高官(包括总理和各部长等)都不敢等闲视之。曾有政府官员被问得瞠目结舌,脸上冒汗。

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学者张明亮告诉《青年参考》:越南国会虽不像西方议会那么强势,但它并非象征性机构,其权力不容低估。2010年,国会投票否决了由阮晋勇提出的连接河内与胡志明市的高铁计划。张明亮注意到,进行质询的,主要涉及民生、教育、卫生等领域;在国防、军事和外交方面,很少有公开质询。

显而易见的是,国会的批评和监督,有助于越共了解民意,避免犯愚蠢错误。不过,庄礼伟强调,由于越共对国家的领导权已写入宪法,因此,活跃国会议政气氛,也是从维护越共领导地位考虑的。

实行更多的党内民主和制衡

根据中国长江商学院前高级研究员罗天昊的研究,越南1986年走上“革新开放”以来,比较注重党内民主和制衡。

罗天昊认为:越共九大(2001年)以后,形成“三驾马车”格局,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总理形成分权模式。越南的政治局规模也不大,目前只有14人。政治局核心成员,分工明确,分权制衡。总书记是中央书记处成员,不担任国家元首;总理实权较大,但无军权和党权;国家主席有名义上的军权和政权,总书记有实际军权和有限的党权;国会主席职权虽虚,但近年得到充实。在高层,党政军权力较分散,呈现制衡色彩,总书记不再一权独大。

在2011年初的越共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央委员亦实行差额选举。大会投票确定279名中央委员会委员候选人(包括中央委员候选人218人,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61人),大会投票产生175名中央委员和25名中央候补委员,差额选举比例为24.57%。

路透社也承认,越共党内民主有些实质性进展,2010年,越南第三大城市岘港有权选举市委书记的人,扩大了6倍,达到300人。

这10年来,云南省东南亚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朱振明多次到访越南,亲眼目睹了越共党内民主的进步。不过,他强调,外界传言越共总书记也实行差额选举,但在越共十一大上,并未出现这一幕。

朱振明亲身感受到,越南高层和底层之间的交往比较频繁,老百姓也很容易见到部级官员。越南高层在民众面前并不摆架子,很随和,和百姓关系非常和谐,双方的交流也没有障碍。政府官员时不时地开开玩笑。他们外出都是轻车简从,并没有封路。此外,上下级官员之间没有明显的等级秩序,地方官员和中央部门的官员,也起争执,没有套话空话,同意就是同意,不同意就当面指出。在一次会议上,越南某省一副书记毫不客气地埋怨越南贸易部某司长:“中央给我们的承诺,事实上并没有到位!”参加此次会议的朱振明,对这个细节印象颇为深刻。

张明亮告诉《青年参考》记者:越南在党内民主化方面、民意代表机构权力的实质化方面(如直选比例较高),做得比较好,这是进步之处。究其原因,张明亮的越南同行称,内外因皆有。南越倒台后,原来的军工教等各界人士逃到美国,这些人原本相对民主,又受美国的大环境影响,在海外持续抨击越共不民主。在内部,民众不断批评党的各种问题,迫使越共不得不民主。另外,在越共党内,一言堂的传统很少,这也增进了民主观念。

在越南街头的宣传标语上,写着颇耐人寻味的文字:“党是领导者,人民是主人,政府是管理者。”单从这个标语来看,很难判断究竟谁说了算。庄礼伟认为:从目前情形看,越南的政治发展仍以党内民主为主导,以大众民主为辅,但这种党内民主落实的力度确实很大。

编辑: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