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英遗孀刘思齐: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

A

-
2017-10-13 03:40:28

“我是不幸的,十八岁与毛岸英结婚,不到一年他就离我而去。但毛主席在整个十年给我的爱,又让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主席老年丧子悲痛自不待言,却一直关心我的学习、生活、健康、人际关系、专业、职业。”刘思齐还记得自己跟主席提了想学医,毛泽东几天后很认真地告诉她她不适合,“因为你的性格不能冷静对待病人的病情。”本文摘自2010年10月15日中新社。

毛岸英与刘思齐合影(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我是不幸的,18岁与毛岸英结婚,不到一年他就离我而去;我又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走进了毛泽东的家庭,受到领袖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爱护。”在登陆央视一套的《毛岸英》首播会现场,80岁的刘思齐心情激动,“因为有太多话要说,又不知从何说起。”

刘思齐说,有了电视剧这种形式后,她就一直想把毛岸英搬上荧幕。她希望该剧在社会上引起反响,通过该剧知道毛泽东不仅是一个伟人,也是一个“凡人”,也是父亲、丈夫、兄弟;她也希望该剧让所有人都了解毛岸英,他不是一个顶着“毛泽东儿子”桂冠的人,而是一个为了祖国、为了世界和平做出重要贡献的人。

为了拍摄该剧,中南海破例允许他们在毛泽东、毛岸英曾经生活的地方实景拍摄三天。那里有刘思齐“甜的、苦的、撕心裂肺的”回忆。她又一次眼泪夺眶而出,她还记得在那棵大梨树下,毛泽东曾跟她谈了4个小时,讲自己家里5口人怎么为革命牺牲,而那时她还不知道主席强忍着内心悲痛没告诉她毛岸英是第6位。

该剧的整个拍摄过程刘思齐都全程参与,当剧组同志问她意见时,她也毫不客气地提出。然而当该片剪辑合成时,她却病倒了,在医院里的近三个月里,她还不忘看样片,“我看了三遍,每一遍我都在流泪,回忆那些不忍回忆但永生永世都铭记在心的往事。”

刘思齐曾独自前往湖南韶山,在湿冷的冬天里,一笔一笔抄着那里收集的毛岸英宝贵资料,包括和他最后一刻在一起的战友亲身回忆,包括给毛岸英蒙上白布、制作棺木的同志的亲口讲述。刘思齐说她“一边抄一边流泪”。

为了拍摄该剧,刘思齐还专程去了俄罗斯。在当年的苏联国际儿童院,毛岸英曾经散步的湖边、小树林,刘思齐再次泪流满面。在俄罗斯国力档案馆,她看到了十四五岁的毛岸英亲笔填写的档案:“父亲,中国革命的领袖;母亲,烈士。”她也看到了毛岸英的入党申请书,简明扼要地写着“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毛岸英短暂而辉煌的一生证明他做到了入党时的誓言。

“我是不幸的,十八岁与毛岸英结婚,不到一年他就离我而去。但毛主席在整个十年给我的爱,又让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主席老年丧子悲痛自不待言,却一直关心我的学习、生活、健康、人际关系、专业、职业。”刘思齐还记得自己跟主席提了想学医,毛泽东几天后很认真地告诉她她不适合,“因为你的性格不能冷静对待病人的病情。”

1950年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牺牲后,刘思齐悲伤不能自己,总把毛岸英作为一个活着的人等待。直到毛泽东主席让她去朝鲜给岸英扫墓,她才不得不面对现实。“抱着冰冷的墓碑,我就想它怎么不像梁山伯与祝英台故事里写的那样突然裂开呢?如果那样,我也会跳下去,与他相聚。”已是白发苍苍的刘思齐至今仍心念“化蝶”的传说发生在自己身上。

刘思齐说她的回忆录总在毛岸英牺牲的时候写不下去,“只觉得手里的笔也在流泪”。然而,从看这部剧开始,她觉得毛岸英又回来了,而她终于决定拿起笔把回忆录写下去。

编辑: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