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为何无法超越中国

+

A

-
2017-10-11 05:44:37

印度这个潜力无限的大国,能否发展成为一个与中美相匹敌的现代化超级强权?

笔者曾阅览诸多国内外学者对印度改革和发展前景的看法,在这些文献中,无论是乐观还是悲观意见,都忽略了一个国家现代化进程中最关键的一环:国家的认同形态在现代化浪潮中的作用。而这才是决定印度现代化改革能否成功,并发展为超越中国存在的关键。

在此之前,我们需要认真了解一下国家形态在国家现代化中的关键性,一个被所有政治教育完全忽略,却被梅特涅、俾斯麦视为根本的现代政治秘诀。即国家形态赖以维系的基础不同:中印之间的真正差距

“国家是合法的存在,而非真理的产物。法理和刀剑并不能将人群捆成国家,唯有自发的认同才能做到,所以,一个国家的形成和维系有赖于某种深入人心的观念。此观念的存灭,关乎着这个国家的存续。”(《无可匹敌的力量——群众运动》《论国家》)

只有认识这一点,才能真正理解那些历史上争议颇多、持久难解的政治话题,才能真正理解印度与中国的差距何在。

为何1834年之后的普鲁士王国能够顺利推动现代化?而奥地利帝国却只能在僵化保守中走向衰微?

为何1970年的日本帝国能够在通过明治维新走向强盛?而同时代的清帝国却只能故步自封,甚至于1905年的新制改革仅仅加速了国家的瓦解?

为何1924年之后的凯末尔土耳其现代化改革能够获得成功?而1876年的奥斯曼土耳其米德哈特宪法改革和1907年的土耳其青年党现代化改革仅仅加剧了帝国的崩溃?

这是因为,构成国家认同的观念不同,导致了不同国家在现代化风暴面前的不同命运。现代化变革中最重要的基础,是现代化的思潮。毕竟,唯有国民思维的现代化,才能谈得上现代化发展可能,但令人遗憾的是,现代化的思潮很可能摧毁或者削弱一个国家赖以维系的认同基础。

在现代化的思潮中,无论是“人人平等”的人文理念,还是强调理性科学的自然逻辑,都将削弱宗教虔诚,摧毁神性崇拜,并急剧提升受众的自我意识,释放身份政治之民族主义认同。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国家的认同能否经得起现代理性认知的考验,也就决定了这个国家在现代化风暴面前的命运。

中印对比是地缘政治中有趣的话题(图源:@军迷张晓予)

“在注定充满痛苦和挫折的人生中,虔诚的信徒们心安理得地服从上帝的安排,反而能处之泰然;但世俗的现代人则需要足够的理性认同,在挫折面前装饰他虚弱的自尊心,而身份政治油然而生,故而穷光蛋高唱“无产阶级最高尚”,日耳曼人则高呼“德意志民族最优越”——《无可匹敌的力量,群众运动》之《革命的火种》

对于19世纪前期的普鲁士和奥地利两国来说,若以人口和领土而论,奥地利帝国远远超越前者,但真正的问题就在于普鲁士作为一个纯粹的德意志民族国家,能够经得起现代化改革的考验,可以将国家认同变为民族主义,而无须担忧崩溃风险;

“(作为纯粹的德意志人国家)吾国相比奥地利之最大优势,即便我军全数在外,吾王仍居国家之首安全无虞……其有助于加倍顺应时代之需要,接纳公众事务之发展。”

——俾斯麦普魯士首相

撰写:王夷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