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与韩国之争:谁创造了中国文明

+

A

-
2017-10-10 22:29:03

不论历史悠久还是短暂,政治制度和国体如何,历史教科书都承载了灌输民族价值观的作用。为此,提供“官方”故事来培养民众的爱国情怀才是教材的目的。

在这种目的下,各国教科书都免不了“美化”本国历史。但有两个国家为了美化本国历史,还黑了中国,一个是对中国爱恨交织的韩国,另一个则是与中国相距甚远的土耳其。

韩国初、高中的《国史》以及《韩国近现代史》都涉及了很多关于中国史的内容,并且还都是围绕着韩中关系展开的。

为了彰显本国的伟大,神话中记载的檀君古朝鲜成为了韩国的“信史”。对于中国,教科书中记述道:“高句丽是东北亚的霸主,占领了满洲和朝鲜半岛,国土辽阔,形成了一个政治制度完备的大帝国,与中国平起平坐,国力不相上下。”

这句或许指的是隋唐两朝对高句丽久攻不下,不过隋唐始终没有占领朝鲜半岛之意,只是要其进入朝贡体系,在唐王朝与新罗联手灭掉高句丽后,朝鲜半岛被纳入朝贡体系,唐王朝也不再进攻。

而且,韩国教科书一直声称满洲为高句丽占有,这使本来不接壤的中韩两国竟然有了领土纠纷。

不过由于古代中国一直是压倒性的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为中国藩属的韩国,不得不在教科书中承认古代中国的文明中心地位,认同当今中国有过曾经辉煌的过去,亦是追溯本国的文明之源。对于邻国日本,韩国则没有这么客气,直接称日本的一切都是由朝鲜半岛传入。

客观来讲,韩国的历史教科书中并没有写“世界都是韩国的”,但正是这种过于拔高本国的史观,以及韩国政府故意而为,起源于上世纪的“韩国起源论”再度开始流行。

中国坊间流传的“孔子是韩国人”、“最早的金属活字印刷起源韩国”等只是韩国宣称“世界是韩国”中的一部分。韩国网页出现很多古怪的地图,显示不少现在中国的领土“自古以来就是韩国的一部分”,韩国运动员在世界级比赛中打出“长白山是韩国”的标语也就不足为奇。

凯末尔重塑历史后,土耳其顺利改革,开始了世俗化进程(图源:VCG)

与韩国不同,土耳其曾经拥有过奥斯曼帝国的荣光,所以在他们的教科书中,不仅“中国文明之基础的创立者是土耳其人”,“人类最高级的和最早的文明种族、国家,是阿尔泰与中亚的土耳其人”,他们在教科书中真正实现了“世界都是土耳其的”。

这荒诞的历史是在土耳其国父凯末尔(Mustafa Kemal Atatürk)授意下,由知识分子精心打造的。

在土耳其独立后,凯末尔决心建立一个欧洲式的共和国,这就表示凯末尔要抛弃伊斯兰教。

然而伊斯兰教不仅是信仰,也是一种生活方式,教徒从生到死都在遵从教义,教义中的训诫在生活中的不允许被轻易篡改。凯末尔如果要废除哈里发制,必须通过改革,彻底将伊斯兰教教徒的生活方式改变,方可带领土耳其走向世俗社会。

凯末尔和他的追随者相信民族主义可以救土耳其,他们为了将“瓦坦”(祖国)推广和普及,不仅强调国民不分人种、种族缘起、宗教和教派的差别,并构筑一个全新的“土耳其史观”。

在新史观下,突厥人被重新提及,使奥斯曼土耳其人逐渐认识到了自身曾被淡忘了的过去——皈依伊斯兰教之前的突厥历史。

为了确保民族主义可以取代伊斯兰教,他们声称突厥人是世界起源,比伊斯兰教的起源还要早,奥斯曼帝国也只是一个统治了土耳其人的伊斯兰帝国,土耳其人以前可以不依赖伊斯兰而存在,现在也可以。

凯末尔养女伊楠在1930年4月23日召开的“突厥之家”代表大会上宣读了精心准备的演讲,提出“真实的”土耳其历史:

“人类最高级的和最早的文明种族、国家,是阿尔泰与中亚的土耳其人。……此外,古典历史上被称为希腊的这块陆地之最早占领者爱琴人,就是阿卡亚人,今天被我们称为希腊的国家就是Akai,即阿卡亚人统治之地。阿卡亚这个词来自于Aka,爱琴只能是自于Eke和Eci。这些词都是土耳其语……我认为,在克里特出现的最早的米诺斯文明,在被叫作希腊的阿卡亚人统治之地的迈锡尼文明,它们的最早创立者是土耳其阿卡亚人。在克里特和阿卡亚,作为今天文明之基础的文明的创造者不是欧洲人或者印欧人,也不是古希腊人,他们也决不是闪族人。……拉丁文明之基础的创造者是被称为埃特鲁斯坎人的土耳其人。”

这明显不符合事实,毫无科学性,甚至用荒诞都不为过的史观,在凯末尔的大力支持下,进入了教科书,成为了土耳其史的教学范本。结果就是民族主义为世俗化铺平了道路,凯末尔的改革终于得以进行下去。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