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革到改革:中共十一大到中共十二大

+

A

-
2017-10-01 20:13:09

按照中共《党章》规定,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由党的中央委员会召集,特殊情况下中央委员会认为有必要可以提前举行。中共十大召开于1973年,十一大应在1978年召开,但因粉碎“四人帮”事件,中共十一大被提前。

1977年7月,中共十届三中全会在追认粉碎“四人帮”后中共政治局决议——华国锋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同时,决定提前一年,于1977年8月召开中共十一大。也就在中共十届三中全会上,在叶剑英、陈云等中共元老压力下,第三次被打倒的邓小平复出,恢复了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参谋长职务,中共党内排名第三,仅次于华国锋、叶剑英。

1976年10月6日粉碎“四人帮”后,北京民众手持毛泽东、华国锋标准像走上街头庆祝(图源:VCG)

拨乱未反正的中共十一大

1977年8月12日,在“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的乐曲声中,中共十一大在北京开幕。在华国锋的带领下,1,510名党代表首先向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康生、董必武、李富春、陈毅、贺龙等中共革命元勋,以及为中共革命做出重要贡献的中央委员和其他同志默哀。华国锋向大会作了政治报告,叶剑英作了修改党章的报告,邓小平致了闭幕词。

这次粉碎“四人帮”、结束文革后的中共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历史赋予它的使命原本应是清除文革遗毒、拨乱反正,但在文革左的惯性以及华国锋的主导下,却成了拨乱未反正的半吊子工程。

在华国锋的政治报告中,文革结束变成了“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结束,并宣称“这决不是阶级斗争的结束,决不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结束”,要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将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华国锋甚至宣称:“粉碎‘四人帮’,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又一个伟大胜利。”

对“四人帮”的批判仍然是文革式的,以文革的方式批判“四人帮”。“四人帮”被指妄图在中国倒转历史车轮,复辟资本主义。张春桥是“国民党特务分子”,江青是“叛徒”,姚文元是“阶级异己分子”,王洪文是“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推行“极右”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四人帮”与刘少奇、林彪并称为三个资产阶级司令部,中共第9、10、11次路线斗争的胜利,曾经的中共党内仅次于刘少奇的第二号“走资派”邓小平因已经复出而被摘帽。

尽管在政治报告中华国锋并未提有名的“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但却一再提到“抓纲治国”,并将其作为未来一段时间中共的政治纲领。而正式提出“抓纲治国”的1977年2月7日《人民日报》社论《学好文件抓住纲》,其核心思想正是“两个凡是”,在文章最后一段中正式提出了“两个凡是”。

在坚持文革“左”的一套的同时,华国锋在十一大上还提出了,“一定要发扬民主,健全民主集中制”,“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让人家讲话,让人家批评”,大力发展文教事业,将国民经济搞上去,重申了“在本世纪内把我国建设成为伟大的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以及毛泽东1971年南巡时提出的“三要三不要”——“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

可以说,华国锋的十一大报告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宣告了结束“文革”,却又充分肯定了“文革”;批判“四人帮”,却又以“文革”的方式批判“四人帮”;强调要安定团结,却又要以阶级斗争为纲。华国锋拨了文革的乱却并未反正,文革“左”的思想仍然笼罩中国。邓小平在闭幕式报告中也只能一切照旧,“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抓纲治国”。

因粉碎“四人帮”有功,毛泽东的大秘汪东兴在十一大上当选中央副主席,成为中共党内第五号人物。文革时期曾协助邓小平全面整顿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也在这次会上复出,出任中央副主席,党内排名第四。在中共十一届政治局常委会会中,反对文革的“老革命”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以三比二的优势压倒“文革新贵”华国锋、汪东兴,为进一步拨乱反正创造了条件。

清除文革遗毒的五年

既然中共十一大未能完成清除文革遗毒、拨乱反正的任务,清除文革遗毒、拨乱反正就成为接下来五年的首要任务,科学技术领域成为突破口。

科学技术领域是文革时期的“重灾区”,大批科学家被打倒、受到迫害,绝大多数科研工作中断。粉碎“四人帮”后,1977年5月在时任中国科学院负责人方毅等人向中央政治局汇报中科院工作后,华国锋提出召开全国科学大会。8月的中共十一大报告中也宣布,中央将在适当时候召开全国科学大学。

1978年3月,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召开,会上华国锋、邓小平及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科委主任方毅、中科院院长郭沫若分别做了发言。华国锋、邓小平的发言稿由国家科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吴明瑜和副主任林自新共同起草。

会前审阅讲稿时,汪东兴批评邓小平的讲稿“马列主义水平不高”,要求加入有关“知识分子要改造世界观”的内容,邓小平答以“一个字也不要改”。曾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吴冷西要求把中国知识分子“已经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一部分”这句话,改为“我们已经有了一支又红又专的知识分子队伍”,也被邓小平拒绝。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