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前绝后影响至今:中共十三大

+

A

-
2017-10-03 20:27:53

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曾表示中共历史上有两次大会开的不错,一个是八大,一个是十三大,不错的关键在于实事求是。1989年“六四”前的5月31日,邓小平在与李鹏、姚依林谈话时,也曾表示“十三大政治报告是经过党的代表大会通过的,一个字都不能动”。“可惜,这两次不错的大会精神都没有贯彻下去。”

1982年,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在日本东京回见日本首相铃木善幸(图源:Getty)

改革建制

1987年,中共改革开放已经9年。9年里,经济层面一方面国民经济快速增长,另一方面体制机制不健全造成的诸如官倒、权钱交易等种种弊端,引发的社会不满不断积聚,1986年安徽发生“八六学潮”;意识形态层面,自由主义思潮野蛮生长,清除精神污染、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等政治运动不断,改革与保守势力斗争激烈。就在十三大前夕,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因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被迫辞职,由总理赵紫阳接任。

中共十三大承载了总结改革开放经验教训,将改革开放推向深入的使命,其核心议题是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重中之重是停滞不前早已被经济体制改革远远落下的政治体制改革。

赵紫阳在题为《沿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前进》的十三大政治报告中,系统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指出中国现在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认清这一点是中共制定一切政策的基础。以此为基础,赵紫阳论述了中共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

经济发展战略方面,十三大报告提出了“三步走”战略:“第一步,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一番,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这个任务已经基本实现。第二步,到本世纪末,使国民生产总值再增长一倍,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第三步,到下个世纪中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民生活比较富裕,基本实现现代化。”在经济体制方面,报告延续了十二届三中全会以公有制为主体“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提法,距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提法仅一步之遥。

政治改革方面,报告在强调中共是中国社会主义事业领导核心的同时,提出了党政分开、下放权力、政府机构改革、人事制度改革、建立社会协商对话机制、完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若干制度、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等7个政治体制改革内容,其中以党政分开最为关键。

早在1980年,邓小平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就作了题为《党和国家领导体制的改革》的讲话,赵紫阳在报告中称这一讲话为政治体制改革的指导性文件,其中就谈及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题。1986年,邓小平又多次强调,通过政治体制改革实现党政分开,“我们官僚主义多,机构重叠、臃肿。这事还涉及到党如何领导,党政要适当分开”。

1986年10月,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成立,由赵紫阳、胡启立、田纪云、薄一波、彭冲五个人组成,负责为政治体制改革探讨思路和设计蓝图,供中央政治局常委决策。年底,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受命起草《政治体制改革总体设想》,1987年经十二届七中全会讨论通过,主要内容写入十三大政治报告,即前述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

十三大后,相对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加速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党政分开方面出台的措施最多,遇到的阻力也最大。首先是调整中央和国家机关的工作关系,根据十三大通过的政改方案,中央财经小组、思想宣传小组、外事小组、政法委仍保留,但仅负责研究大政方针,不直接分管和干预政府各部门的工作。中央书记处由主持党中央日常工作的权力机构改为党中央的办事机构,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中央军委向政治局及其常委会提出的议题,不再经书记处审议,直接交政治局或常委会决策。

其次,撤销设在政府机关中的党组。根据十三大修改的党章,“在中央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政治协商会议、人民团体和其他非党组织的经选举产生的领导机关中,可以成立党组”,也就说国务院和各级政府、政府各部门应不设党组。按照这个规定,十三大后各级政府部门逐步开始裁撤党组,但在实际执行上中央和地方、各个部门进展不一。

政改的内容还包括,调整地方党的组织和人员设置,地方党委不设不在政府任职但又分管政府工作的专职书记、常委,撤销各级党委办事机构中与政府机构重叠的部门,精简各级党委机构,减少专职党务干部;改变党的基层党组织职能,推行厂长经理负责制——实质就是行政首长负责制;推行党的基层组织属地化管理;党纪政纪案件分别查处,中纪委主抓党纪案件查处,政纪、法纪案件由司法机关和政府监察部门处理。对于难以区分的,先由司法机关处理,法院判决有罪后再由纪委和政府监察部门作出党纪、政纪处理。

1989年的“六四”事件,使中共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停滞,尽管邓小平在“六四”前夕还表示十三大报告一个字都不能改,但1992年的中共十三大再次修改了《党章》,恢复了十二大《党章》,政府机关中撤销的党组全部恢复,党政分开改革回到原点,政治体制改革停滞。

经济改革虽然在“六四”后同样停滞,但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的推动下,经济体制改革、改革开放重新上路,延续至今。十三大提出的“三步走”发展战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也得到延续。至今,“三步走”战略已经完成了前两步。以“三步走”战略为基础,中共在十八大又提出了“两个一百年”目标——“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时(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新中国成立一百年(2049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差额选举

差额选举早在1956年中共八大上就由刘少奇提出,但在周恩来反对下无果而终。1979年,在中共元老、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彭真的坚持下写入《选举法》,并在此后的地方选举中付诸实施。中央层面的差额选举,直到1987年中共十三大才第一次使用,这是十三大最引人瞩目的一项改革。

中共十三大预定选出中央委员175名,主席团提出的候选人为185名,差额比例略多于5%。相比《选举法》中,直接选举人大代表50%到100%,间接选举人大代表20%到50%的差额,5%的比例已经很少,但这无疑是中共党内民主的一个进步。

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掌管意识形态的邓力群,政治上较为保守,有“左王”的称谓。赵紫阳为了不让邓力群继续掌管意识形态,做出妥协,同意邓力群在十三大上进入政治局,当时甚至有人提出让邓力群担任中共总书记。然而,由于邓力群一贯“左”的形象在党内很不得人心,在选举中央委员时落选。

尽管,邓力群的落选引起中共高层的震撼,但邓小平在得知这一情况后,表示尊重选举结果。继而,赵紫阳又向主席团建议,提名邓力群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常委候选人。在当时,中顾委副主任、常委在政治上享受政治局委员待遇。按照中共党章规定,中顾委委员可以列席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副主任可以列席政治局全体会议,政治局认为必要时中顾委常委也可以列席政治局全体会议,中顾委副主任薄一波就一直列席政治常委会。无奈,在中央顾问委员会选举常委时,邓力群再次落选,最后只能担任中顾委委员,退居二线。

1987年中共十三大后,赵紫阳接见采访十三大的中外记者(图源:AFP)

后元老时代

1987年,中共十二届政治局常委中,邓小平83岁、陈云82岁、李先念78岁、胡耀邦72岁,最年轻的赵紫阳也已经68岁,最高领导层的“换血”刻不容缓,必须为后元老时代布局了。

1987年3月,邓小平在一次与赵紫阳的谈话中谈及退休问题,他的意见是“一个全退,三个半退”——时任全国人大委员长85岁的彭真全退,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半退。也就说,3人退出政治局常委后,邓小平继续担任军委主席,陈云改任中顾委主任,李先念改任政协主席,一人保留实职,两人担任虚职。

邓小平的这一意见最终得到陈云、李先念等中共元老的赞成。时任国务院代总理李鹏,中央书记处书记、政法委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乔石,书记处书记胡启立,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跻身政治局常委,江泽民、李瑞环、李铁映、李锡铭、杨汝岱、宋平等6人新当选政治局委员,习仲勋、方毅、杨得志、吴学谦、余秋里、倪志福、彭真等人退出政治局。

据赵紫阳披露,十三大政治局常委人数原本为7人,万里与田纪云也在政治局常委之列。在由薄一波牵头,杨尚昆、王震、姚依林、宋任穷、伍修权、高扬等人组成的七人人事小组讨论时,被姚依林以“万里不安分,有事就起哄,田纪云亲戚有问题”否定。最终,万里被安排出任正国级的全国人大委员长,不入政治局常委。在十三大以前民主生活会上已经被迫辞去总书记职务,并表示“我已年过70了,十三大一定要下来”的胡耀邦,在十三大上仍以接近全票当选为政治局委员。

与此同时,作为为后元老时代做准备的一部分,中共在十三大上修改了党章。原本党章中规定,中顾委主任、中央军委主席必须由政治局常委担任,在新的党章中这一条被删除。既不是中央委员、候补委员也不是中顾委委员的邓小平,得以普通党员身份出任中央军委主席,陈云同样以普通党员身份出任中顾委主任,2002年江泽民以普通党员身份留任中央军委主席也源于此。

中共十三届一中全会上,赵紫阳在谈及中共老一辈革命家的历史地位和作用时表示,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彭真等元老虽然已经退下来,但“他们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是我们党的宝贵财富”今后“重大问题仍然要请小平同志掌舵”。赵紫阳这一讲话作为一项议案,经全场鼓掌通过,邓小平仍然是中共最终决策人。

直面改革派保守派之争

在中共十三大上,除了差额选举中央委员,赵紫阳还干了一件创造历史的大事,首次在中共新的领导层选出后举行答记者问,接受全球几百位记者的采访,其中还有一位台湾记者,直面一切问题,甚至包括中共党内的改革派保守派之争。

以下是赵紫阳答记者问摘录:

外国记者:你是否认为十三大的结束意味着中国改革派和保守派斗争的结束?

赵:国外一些朋友总认为中国有一个改革派,一个保守派,并以两派势力的消长来作为分析中国政治局势的依据。我要说,持这种观点来分析中国局势,将会不断犯错误。我已注意到,我们这次大会前,一些国外政论家、新闻界的朋友,已经因此犯过错误。这次参加大会的1,900多人,全体举手通过了我的报告,没有不同意的,也没有弃权的,你们大家都看到了,这能说明我们有改革和保守两个派别吗?如果说1,900多人中的改革派和保守派都举手赞成了我的报告,岂不是又合二而一了吗?当然,中国有10亿人口,有4,600多万党员,不可能没有反对改革的人,搞自由化的人,但在骨干分子中间没有保守派、极左派之分。一个领导集体,在一些具体问题上,一些步骤问题上,具体政策上,当然不可能完全一致,我认为这是正常的。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党,谁也不能说意见是完全一致的。你们不是不赞成我们“舆论一律”吗?为什么又把我们意见有一点不一致当成是了不起的事情呢!我认为在领导集体中,甚至在我们5个人当中,如果有点不同意见,反而可能成为我们今后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少犯错误、不出大错误的重要保证。我希望你能同意我的分析。

香港记者:你曾说你更适合当总理,现在你当了党的总书记,请你谈谈你的感想。

赵:就我个人来说,我现在还是认为我做总理更合适。但是大家一定要我做总书记,我只有努力把总书记的工作做好。没有绝对的自由嘛!

香港记者:有50多。请问邓小平退出中央委员会、中央顾问委员会后,决定重大事情你是否会和他商量?

赵:我会这样做的。我会向他请教。我非常尊重小平同志。我认为现在的中国领导人中间,无论是在职的还是退下来的,政治经验和智慧还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小平同志的。小平同志作为我们党和国家的重大问题决策人的地位和作用是经历了历史的考验的,是党内外、国内外公认的。遇到重大问题向他请教,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何乐而不为呢?

台湾记者皮介行:赵总理,你好。在你的任期内,是否希望实现两岸人民要求统一的共同愿望,是否希望实现“一国两制”?

赵:我很高兴见到你。希望你在大陆多去一些地方,实际地看一看。大陆这38年来,有很多进步,但也有些地方比较落后,你要去看好的,也要去看坏的。我还希望你回去不至于遇上什么麻烦。至于你提出的问题,我当然非常希望在我的任期内能够实现祖国统一,但这不决定于一个方面。能不能统一是一回事,总不能背道而驰吧!我看,目前的形势是向着好的方向在前进。你赞成吗?

皮介行:赞成、赞成。

北京记者:我们去台湾采访,你批准吗?

赵:我们方面毫无问题。你们要去我都批准。可惜光我批准没有用。

外国记者:明年开人代会,谁将担任总理的职务?

赵:明年人大、政府都要换届。国务院的人事,将由全国人大决定。过去,外国人不是批评我们把人大当成橡皮图章吗?我们今后要尊重人大的职权。属于人民代表大会职权范围内的事,我不能随便发言。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我不准备等到明年七届人大,而在最近即将召开的人大常委会上,我就要提出辞职。我将提出一个代总理的人选。我的提名现在也不能告诉你们,但我可以对你们说,他比我年轻。

美国记者:胡耀邦已经被选进政治局,他将负责什么工作?

赵:我们还没开会嘛!刚才我说了,我们将开会研究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如何工作。你这个问题提得太早了。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