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前绝后影响至今:中共十三大

+

A

-
2017-10-03 20:27:53

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曾表示中共历史上有两次大会开的不错,一个是八大,一个是十三大,不错的关键在于实事求是。1989年“六四”前的5月31日,邓小平在与李鹏、姚依林谈话时,也曾表示“十三大政治报告是经过党的代表大会通过的,一个字都不能动”。“可惜,这两次不错的大会精神都没有贯彻下去。”

1982年,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在日本东京回见日本首相铃木善幸(图源:Getty)

改革建制

1987年,中共改革开放已经9年。9年里,经济层面一方面国民经济快速增长,另一方面体制机制不健全造成的诸如官倒、权钱交易等种种弊端,引发的社会不满不断积聚,1986年安徽发生“八六学潮”;意识形态层面,自由主义思潮野蛮生长,清除精神污染、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等政治运动不断,改革与保守势力斗争激烈。就在十三大前夕,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因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被迫辞职,由总理赵紫阳接任。

中共十三大承载了总结改革开放经验教训,将改革开放推向深入的使命,其核心议题是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重中之重是停滞不前早已被经济体制改革远远落下的政治体制改革。

赵紫阳在题为《沿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前进》的十三大政治报告中,系统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指出中国现在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认清这一点是中共制定一切政策的基础。以此为基础,赵紫阳论述了中共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

经济发展战略方面,十三大报告提出了“三步走”战略:“第一步,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一番,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这个任务已经基本实现。第二步,到本世纪末,使国民生产总值再增长一倍,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第三步,到下个世纪中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民生活比较富裕,基本实现现代化。”在经济体制方面,报告延续了十二届三中全会以公有制为主体“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提法,距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提法仅一步之遥。

政治改革方面,报告在强调中共是中国社会主义事业领导核心的同时,提出了党政分开、下放权力、政府机构改革、人事制度改革、建立社会协商对话机制、完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若干制度、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等7个政治体制改革内容,其中以党政分开最为关键。

早在1980年,邓小平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就作了题为《党和国家领导体制的改革》的讲话,赵紫阳在报告中称这一讲话为政治体制改革的指导性文件,其中就谈及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题。1986年,邓小平又多次强调,通过政治体制改革实现党政分开,“我们官僚主义多,机构重叠、臃肿。这事还涉及到党如何领导,党政要适当分开”。

1986年10月,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成立,由赵紫阳、胡启立、田纪云、薄一波、彭冲五个人组成,负责为政治体制改革探讨思路和设计蓝图,供中央政治局常委决策。年底,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受命起草《政治体制改革总体设想》,1987年经十二届七中全会讨论通过,主要内容写入十三大政治报告,即前述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

十三大后,相对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加速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党政分开方面出台的措施最多,遇到的阻力也最大。首先是调整中央和国家机关的工作关系,根据十三大通过的政改方案,中央财经小组、思想宣传小组、外事小组、政法委仍保留,但仅负责研究大政方针,不直接分管和干预政府各部门的工作。中央书记处由主持党中央日常工作的权力机构改为党中央的办事机构,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中央军委向政治局及其常委会提出的议题,不再经书记处审议,直接交政治局或常委会决策。

其次,撤销设在政府机关中的党组。根据十三大修改的党章,“在中央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政治协商会议、人民团体和其他非党组织的经选举产生的领导机关中,可以成立党组”,也就说国务院和各级政府、政府各部门应不设党组。按照这个规定,十三大后各级政府部门逐步开始裁撤党组,但在实际执行上中央和地方、各个部门进展不一。

政改的内容还包括,调整地方党的组织和人员设置,地方党委不设不在政府任职但又分管政府工作的专职书记、常委,撤销各级党委办事机构中与政府机构重叠的部门,精简各级党委机构,减少专职党务干部;改变党的基层党组织职能,推行厂长经理负责制——实质就是行政首长负责制;推行党的基层组织属地化管理;党纪政纪案件分别查处,中纪委主抓党纪案件查处,政纪、法纪案件由司法机关和政府监察部门处理。对于难以区分的,先由司法机关处理,法院判决有罪后再由纪委和政府监察部门作出党纪、政纪处理。

1989年的“六四”事件,使中共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停滞,尽管邓小平在“六四”前夕还表示十三大报告一个字都不能改,但1992年的中共十三大再次修改了《党章》,恢复了十二大《党章》,政府机关中撤销的党组全部恢复,党政分开改革回到原点,政治体制改革停滞。

经济改革虽然在“六四”后同样停滞,但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的推动下,经济体制改革、改革开放重新上路,延续至今。十三大提出的“三步走”发展战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也得到延续。至今,“三步走”战略已经完成了前两步。以“三步走”战略为基础,中共在十八大又提出了“两个一百年”目标——“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时(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新中国成立一百年(2049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差额选举

差额选举早在1956年中共八大上就由刘少奇提出,但在周恩来反对下无果而终。1979年,在中共元老、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彭真的坚持下写入《选举法》,并在此后的地方选举中付诸实施。中央层面的差额选举,直到1987年中共十三大才第一次使用,这是十三大最引人瞩目的一项改革。

中共十三大预定选出中央委员175名,主席团提出的候选人为185名,差额比例略多于5%。相比《选举法》中,直接选举人大代表50%到100%,间接选举人大代表20%到50%的差额,5%的比例已经很少,但这无疑是中共党内民主的一个进步。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